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道藏龙渊   更新时间: 2017-09-22 22:00:16    字数:2277字

当看到玉面修罗独自一人前来时,夜千玄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他对着玉面修罗隐晦的示意一下,然后转过头紧盯着城主一字一顿的质问道:“敢问城主不知城中坚战力去了何处?吾从小听说断妖关之雄伟如何,但自我入关以来所见之人大多不足以守护如此重要之地,城主你是否应给所有人一个交代!”本来夜千玄还想着与城主周旋,但看到自己的猜想应验时,一股怒火从心口喷出,他恨不得将眼前之人撕碎,就是这种视众生为棋子的野心家一次又一次的挑起大陆上的战火。

当看到玉面修罗出现的那一刻,城主与南团长知道已经退无可退,南团长有些忌惮的看着夜千玄,转而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城主,正要过去告诫城主不可冲动,但看到城主对他摆摆手,然后一脸杀机的看着夜千玄时南团长知道要遭了,这个在城主位子上养尊处优的家伙又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退步,但如果无故杀死祭司,那真的是滔天大祸!

此时,脸色难看的城主心中却出奇的冷静,不过看到夜千玄那副样子时恨不得将他撕碎,浓郁的杀机在眼睛深处不时闪过,权衡着利弊,却越想越是无法解开这个死结,想到夜千玄一出现便用兵不血刃的手段将自己的手下拿下,逼的自己吃了一记暗亏,然后绝口不提救刘长胜一事,没有违背帝国法律,自己根本拿他没办法,又一口咬死进入监牢传播信仰,想到这城主不得不说自己小看了眼前小子的狡猾程度。

强忍着内心的怒火,城主挤出一丝笑容,咬牙切齿的说到:“夜祭司为神灵奉献之精神令吾佩服,不过监牢环境太差,想来不适合尊贵的夜祭司前去,不如我将眼前的罪人交给你,如何?”

说完,一指刘长胜,但语气中的寒意却是令所有人不免一冷,玉面修罗一听,却是怒斥道:“那我家团长呢?”城主只是冷漠的瞥了一眼玉面修罗,然后又转过头死死盯着夜千玄,对于这种小虾米他都懒得理会,当然要不是碍于夜千玄祭司的身份,在他眼中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微不足道的虾米。

显然,城主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刘长胜你夜千玄带走,至于监牢和其他事情你就别管了,未等夜千玄回话,略带威胁的说到:“想来夜祭司还未领取祭司徽章,此去帝京路途遥远,匪盗横行,本官派人护送祭司前往可好!希望夜祭司即刻启程,不要耽搁路程为好!”说完,对着南团长略一示意。

夜千玄一脸平静,看不出喜乐,城主一脸冷笑,略带讽刺的想到:让你走你不走,“请”你走你总该走了吧!不过,夜千玄下一刻的话却使他的伪笑凝固住了,只听道:“此间事未了,千玄怎能一走了之,至少等将此处乾坤换新,你说对吗,城主?”

城主彻底不淡定了,脸色铁青,这小子,这小子怎会如此放肆,胆大妄为,他阴沉的说到:“夜祭司是这件事管到底了?年纪轻轻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啊,否则..."说完,一脸杀气的看着夜千玄,如果说前面是隐晦的威胁,那么此时则是赤裸裸的威胁。

夜千玄看着城主疯狂的表情,脸上虽是一片平淡,但心中小心戒备起来,不过还是坚持的说到:“世之浑浊,多是人之欲望不满,敢问城主所为何事呢?”

台下的百姓听的迷迷糊糊,这怎么越听越迷糊呢?城主又怎会扯上关系?不过玉面修罗等三人明白过来,南团长有些苦笑,他虽然知道城主做着不可告人的打算,但没想到竟如此彻底,如果夜千玄的话全部属实,只能证明一点,城主叛国了,想到这,他有些后悔把城主当做背后的大树,根据帝国法律,叛国罪者夷其嫡系子孙,旁系流绝地,其族九世不得为官,简单来说就是杀光主脉,流放支脉,然后这个家族九代不得做官。也是比较残酷的。

南团长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却被城主的一阵大笑惊醒,“哈哈哈,好一个黄口小儿,不得不说你的猜测十分接近事实的真相,可是你忘了一件事?而这件事足以要了你的小命!”

未等夜千玄回话,城主自言自语的说到:“我杨雄修炼五十余载,年轻时凭借自己远超他人的天赋创下一片威名,却在帝京意外被他人当作棋子从而得罪其他权贵的子弟,一番橙阶八环的元力修为尽数被废,那年我才二十六岁,本来是光宗耀祖的时候,却变成一废物,我的家族也因为我的事不幸卷入,妹妹失踪,父母惨死,后来我在...在青楼发现妹妹的尸体,那年她十六岁,在出事之前,她说她有了喜欢的人,为此事我还和她吵了一架,一切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

杨雄语无伦次,虎目含泪的说到:“后来我在青楼大闹一场,失手杀了几人,被抓进大牢,本来我以为我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或许那时我选错了,我应该跟随他们而去,妹妹啊,如果再给哥哥一次机会,哪怕你喜欢上一个乞丐,哥哥也会支持你,只要他爱你。”

此时他那还有一副城主的傲气,犹如一只丧家之犬四处哀嚎,但他的眸子却越来越冷酷,疯狂,一丝奇怪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散出,夜千玄眼神一凝,这是妖气?

杨雄又接着说到:“后来我被放了出来,一打听,原来权贵家族在一次政治斗争中倒下了,而曾经利用过我的家族却如日中天,带着仇恨我隐居在这里,后来他们又找到我..."

或许他压抑的太久了,虽然语无伦次的絮叨,但夜千玄依旧静静听着,不过一道声音却打破了此处平静,只听一声振聋发聩的惊天虎啸传来,而大地开始震动起来。

所有人全部看向一个地方,东城墙外的妖兽森林,听着万妖的咆哮以及大地的震动,台下的百姓惊慌的散开了,至于对城主往事的好奇全部被妖兽攻城的恐惧冲散。

夜千玄虽然很想听下去,但现实却不允许,有些无奈的说到:“这就是你叛族的理由吗?你可知道你的私欲会将很多无辜的人卷进来!”

杨雄眼神一滞,不过很快疯狂大笑,略带讽刺的说道:“天真的小子啊,你知道人族为何从秩序圣殿的第一议长席跌落到第五议长席吗?至于叛族,在某些野心家的计划中却是最好的工具,知道为何我以三阶的实力坐上城主..."

还未等他说完,一支裹挟着绿色元气的羽箭飞出,插入杨雄的喉咙,变像立生令夜千玄一等人反应未及,杨雄便带着不甘重重倒在地上。

道藏龙渊说:

或许,世间至善者是人心,世间至恶者亦是人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