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灿然   更新时间: 2017-02-14 19:30:42   字数:2034字

人的一辈子哪有不做过几件荒唐的事,而程若汐这辈子做过最荒唐的事,就是对顾辰南做了最想做而又最做不来的事。

??她辞退了自己安稳的工作,挤进了顾辰南的经纪公司,为的就是能和他的距离缩小再缩小,她甘愿从最基层做起,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的优秀被高层看在眼里。

??把她安排到顾辰南的团队,那几日是她觉得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经纪公司拿下了最新的企划案,举办了一场庆功宴。

??眼睛模模糊糊看见有个人躺在床上,那个人居然跟顾辰南长得很像,程若汐只记得庆功宴的时候有点得意忘形了,不记得喝了多少杯,后来就被同事送到房间里休息。

??没想到这家酒店还有这种特殊的服务,“喂,程若汐,别站在那傻笑,快过来给我松绑,”顾辰南一定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玩游戏把把输。

??最后玩大了,被他们给绑在了酒店里,现在唯一能叫的人就是眼前傻笑,通红的脸蛋的程若汐。

??连声音都这么像,看来酒店是下了一些功夫,浅浅一笑,“好,我现在就,嗝,给你松绑,”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朝着眼前模糊的人走去。

??“靠,这玩意怎么那么难解,”程若汐对着床头柜的台灯捣鼓了半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醉成这样,”不是很近就能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三杯,唔,五杯,九杯,呵呵呵,不记得了,”说完后继续傻笑,顾辰南此刻真的想掐死那些整他的人,就算放个人进来,好歹是意识清醒的吧,一个醉鬼能成什么事啊。

??算了,他能对一个醉鬼有什么好的期盼,“在这里,”实在看不下去了,顾辰南没有绑住的手抓住程若汐的双手放在绳子上,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解开绳子离开这。

??“顾辰南,你身上好凉啊,”程若汐全身在火辣辣的烧,碰到顾辰南冰凉的臂膀自然是想整个人都想凉快凉快,脸蛋不自觉的靠近他的臂膀。

??“程若汐,你干什么,快起开,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吵死了,还能不能让人安静的凉快了,程若汐想都没想,就用嘴封住顾辰南烦人的唇。

顾辰南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生平第一次被人强吻,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只是咬下嘴唇,这女人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亲吻,想来也是奇怪,刚才明明闻到程若汐身上一股酒臭味,现在却闻到淡淡的花香味,没有很浓郁的,让人想要靠近。

等等,眼前这个女人长相平凡,身材平凡,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有特色的地方,他堂堂超级巨星居然想要靠近这种女人,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想,不,很有可能是酒精的缘故,嗯,一定这样的,顾辰南不断的催眠自己。

睁开眼睛一看,程若汐还在享受般的凉快着,要不是手被绑着,他真的想把她扔到花洒下,让她好好的凉快个够。

顾辰南一把推开她,盛怒道,“喂,你咬够了没有,”从来没有被一个女的压在身下这么久,更从来没有被一个女的咬了唇瓣咬了这么久。

顾辰南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淡定,一定要淡定,他还要指望这个蠢女人帮她解开绳子,“没有咬够,”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蠢女人居然会这样回答他,“顾辰南,我喜欢你,程若汐喜欢你,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的努力,”程若汐自顾自的说道,

“喂,不是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那万千粉丝都喜欢,难不成我都要喜欢她们,”顾辰南浪荡的性子怎会屈服于一个女人,“喂,醒醒,别睡了,快把绳子给解开,”差点把正式给忘了。

“唔……”程若汐早就闭着眼睛,不省人事,完了还吧唧吧唧嘴,俨然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顾辰南喊着酒的后劲就上来了,脑袋晕头转向,眼皮重的抬不起来,就没再管程若汐,任由她躺在他的臂膀上,一直到天明。

“啊……”程若汐一大早鬼嚎似得尖叫,这,她怎么会躺在顾辰南的身旁,而且一只腿还放在他的腰上,她狠狠的吐了一大口口水,这不会是梦吧,为了证实这不是梦,程若汐对着顾辰南的脸颊轻轻的捏下去,睡梦中的顾辰南感觉到疼痛,但没有醒过来,有热度,不是梦。

天啊,这一切都是真的,欧耶,太感谢了,她这一辈子都没这么感谢过自己,要不是她昨天醉的一塌糊涂,又怎么会一觉醒来就躺在顾辰南的怀里,也正因为这样,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完全断片了,一丁点都没有印象。

她昨天有没有在顾辰南面前做些不雅的行为,或者说过什么言词不好的话,她有没有对顾辰南做什么,比如扑倒,低头看衣服都好好,一件不落的穿在身上,她昨天怎么没趁着这个机会趁机扑倒顾辰南呢,醉酒后的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担心那些事情的时候,首要任务是要离开这,要不然等顾辰南醒来,俩人之间那种尴尬的气氛是要闹哪样,程若汐把腿从顾辰南的腰上小心翼翼的拿下来,刚打算开溜,回头看看睡梦中的顾辰南。

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叫嚣,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要是错过,下个机会会是什么时候来,可想而知,程若汐没忍住,又跑回去对着顾辰南的脸颊亲了下去,“等着我,你一定会是我的,”狠狠的看了许久才想起来要离开。

程若汐走的时候,完全不晓得顾辰南的手还被绑着,之后顾辰南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来人啊,快给我松绑,程若汐,你这个蠢女人跑哪去了,快给爷松绑,啊……”顾辰南的鬼嚎绝不亚于程若汐的,托程若汐的福,顾辰南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了。

灿然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