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曼漫   更新时间: 2017-02-13 02:29:19   字数:2069字

沐水谣微红了脸,却又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旁边的叶临勋,只见他已经调整好所有状态,面容冷静得惊人,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个男人简直了,他的收放自如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沐水谣收回余光,不再看他,定定地望着车窗外的远处,思绪乱飘。

差点就能顺利飞走的,现在却来了这么一出,怕是很难再有机会走了!不过沐水谣没有多大的担忧,她很相信以师兄的能力,他会有办法救她回去的。

也不知车子是怎么绕的,一路曲径清幽,转了好多个小弯路,然后上了个长长的坡,但也没见一辆车和人经过,看起来森冷森冷的。

很快,视野忽地豁然开朗,面前是个巨大的私人庄园,守卫深严,难怪一路过来都没有外来车辆和闲杂人。

只是她怎么没有印象来过这里啊,她明明记得出来的时候,只是市区的一栋别墅,而现在怎么变成这了!

而且这庄园明显不是那么简单,总带着一股庄重与威严。

车子驶进去,经过一大片草坪,此时草坪中央的大喷泉奏起了古典音乐,喷洒着花式多样的水花,美得让沐水谣忘记了呼吸。

在她还被那音乐喷泉迷住的时候,叶临勋正看着她傻傻的可爱模样,柔和地解释道:“每当有车子或人经过时,音乐喷泉就会感应开启。喜欢吗?”

“嗯嗯。”沐水谣鬼使神差地应和着。

“先生好,小姐好。”一进门,两排女佣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用标准的九十度躬身礼仪,整齐地站在过道两边。

这阵仗真是一出比一出厉害,不过沐水谣已经见怪不怪,彻底免疫了。

叶临勋本来轻轻挨着沐水谣的,突然一个沉重,完全靠在她身上了。

沐水谣被吓了一跳,马上身子又一轻,只见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扶起叶临勋,往电梯走去,她只能屁颠地跟着。

直上七层,穿过走廊,一扇巨大的门敞开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迎了出来,原来是叶临勋的那个哥们医生,陆义凡。

只是这次的他,不像上次见到的那样嬉皮笑脸,满嘴调侃,此时像是变了个人,严肃的样子丝毫不亚于叶临勋那冷漠男,只是冲沐水谣说了句:“别担心,有我,你老公不会有事的!”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他和叶临勋不要好都难。一副满是认真的脸,说出来的语气却怎么听都觉得没正没经的。连沐水谣都有那么一刻觉得他是人格分裂的!

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怎么觉得“老公”这个词特别加重了语气!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

只见陆义凡已经剪开了叶临勋的上衣,给他打了麻醉针,然后好像就那么一会儿,就利索地捏出了子弹,动作之快,让沐水谣都看不清楚。

“好了,他已经没什么大碍。幸好送回来得及时,而且他能撑到现在也算奇迹了,否则我这神手都救不了他。”陆义凡一边包扎,一边镇定地说。

沐水谣一颗悬着的心才得以放下,想问叶临勋什么时候可以醒,最后却说成:“他还死不了吧?”

陆义凡看着她一副明明担心却装作漠不关心的小模样,也忍俊不禁:“叶临勋这小子身体好,恢复快,等麻醉过了,他应该就会醒啦。”

沐水谣总算放心了,但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管他呢,他是生是死也不关我的事。”

对啊,本来就与她无关嘛。既然叶临勋没事,她不如趁他醒来之前偷偷走掉吧!

“不管怎样,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就功成身退了。我兄弟就交给你照顾了,有什么事给我电话就OK,我现在还要回医院处理点事。”陆义凡也不再逗她了,坏笑着给她打了眼色,一口气说完便迈步离开,一点也不给沐水谣说话的机会。

沐水谣非常无语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怎么个个都那么不讲理,她又不是叶临勋的谁,凭什么就理所当然地要她留下来!

她努了努嘴,再看向床上的叶临勋,此刻他那么安静地睡着,俊俏的面容比平时醒着时随和多了。

沐水谣忍不住看呆了,她还真没如此认真仔细地端详过他的睡容,原来他看起来还有那么天使的一面,真是不可思议。

他要是一直这样的面容,那就不会那么讨厌了!

沐水谣,沐水谣,别再犯花痴了!

她竟然觉得叶临勋没那么讨厌了!甚至有点好感?她一定是刚刚被吓傻了,思维混乱了,产生了错觉。

“希望我们再也不要见了。”沐水谣斟酌了很久,才在纸上写下这么一句话,没有任何理由,那么决绝。

她看了又看,心一软,最后还是增加了两个字“保重”,才觉得妥当,便把纸条放在床头柜上。

沐水谣又看了叶临勋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到了窗边。她一把扯下窗帘布,再从药箱取出了好几卷绷带作绳子,拉了好长好长,然后几卷捆在一起加牢固,固定好绑在窗边的拉勾上,确保稳妥,就把窗帘布的一头系在自己身上,另一头系在粗绷带上,就抓着绷带,跳出了窗外。

沐水谣从一开始的大门进来,她就已经留意到这座庄园的房子,每层都会有个窗户和小平台,而且幸好她是在七层而已,不算高。

她只要慢慢抓着绷带做的绳子,再以她的弹跳能力,一层层地降落,是没有问题的。

事实上,不管是长度还是稳固度,她都计算得很好,刚好顺利地降落到地上,动作轻巧。

刚好就有脚步声逼近,沐水谣屏住呼吸,躲在一边墙上,做好“袭击”准备。

一个转角,她就把来人快速地绊倒了,原来是个女佣,已经吓晕过去。

沐水谣赶紧和那女佣交换了衣服穿,整理好,便泰然自若地走到了庄园大门口,果然如进来时一样,有保镖严守。

她试着学女佣的英式口语:“管家先生吩咐我去给先生购置一些药品。”

保镖们看到她的女佣装束,没有想太多,便放行。

曼漫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