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曼漫   更新时间: 2018-12-16 17:44:38   字数:2042字

“哔哔”的喇叭声打破了入夜的宁静。

不知何时,一辆珠光蓝的吉普已在沐水谣身边停下,只见一个帅气的身影从车上跳了下来。

在夜灯下,修长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一头墨蓝色的短发十分张扬,一身黑色的卫衣配着破洞牛仔裤,简单而朴实,却无不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酷,张扬却又带着低调这样极致的矛盾,让人看起来显得更加不羁。

这么标新立异的打扮,不用想都知道来人就是安蓝潶!

“你可总算来了!”沐水谣像是看到希望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神一扫疲惫。

“噗,哈哈哈,我刚刚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你这是玩哪一出啊,穿成这样是来给我当女佣?”安蓝潶绝不放过可以狠狠调侃她的机会。

沐水谣白了安蓝潶一眼,却顺着她的话回应道:“是啊,我要来吃你的住你的,就当回报你行不!”

安蓝潶反倒看出了什么似的,笑了一下:“走吧,先吃东西!”

沐水谣摇了摇头,一转眼的功夫就稳稳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直接去你家,在楼下打包点吃的就好了。”

安蓝潶也紧跟着上了车:“这是要帮我省钱啊?”

沐水谣回以灿烂的笑容:“记着账,要补回来的。”

“还以为你从良了呢,果然你这女人就不是省油的灯!”安蓝潶一脸黑线。

沐水谣面不改色地说道:“谢谢夸奖!”

“厚颜无耻。”安蓝潶恨得牙痒痒,却奈何不了眼前的女人。

此时,沐水谣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露出得逞的笑容,也没有再回应,而是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眼神没有焦距,似乎在想着什么,又像是在发呆。

也不知道叶临勋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他的模样忽然闪现在沐水谣的眼前,那么清晰,让她着实心惊了一下,让本来有些许的困意都消失殆尽。

沐水谣一边摇着头,心里一边说着“呸呸呸”,沐水谣你是不是也病了,竟然会想起那个吃人不吐骨的恶魔,他是生是死与你何干!

此时,她的内心涌起一番挣扎,面上却无波澜。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驶进了一个住宅区的地下车库,安蓝潶才打破了一路的安静,道:“到了,可以回神了吗!”

沐水谣很快便抛开思绪,装做刚刚什么事也没有一样,语调平平,听不出任何情绪,转而言他:“你说你在家里好好地住着别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非得搬出来,又是为何?你确定不会饿死?”她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转移了。

安蓝潶一听,便眉头一皱:“你不知道,现在我爸像变了个人,现在看对方哪里都不爽,一见面就吵,我怕我这暴脾气哪天会一发不可收拾。再说了,我现在还自由呢,一个外卖就搞定了。”

沐水谣无奈道:“懒死你。”

安蓝潶向她吐了吐舌头:“走吧,外卖已经订好,在上面等着你呢。然后吃完就顺便交代一下今晚的事。”

沐水谣顿了顿,自认为已经伪装得很好:“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安蓝潶一本正经道:“那是自然,我可是你的最铁哥们兼最佳拍档。”

沐水谣会意地一笑:“是有点小麻烦,明天会飞A国查点东西,你和我一起去。”

安蓝潶看着她笑得很轻松的模样,就知道事情肯定很棘手,却想也没想,爽快答应:“没问题。不过这次竟然要你堂堂的女魔头Iris亲自出手,看来很严重哦!”

沐水谣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沉默了。

而在庄园那头,已经是大半夜了,叶临勋终于醒了过来,感觉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慢慢睁开双眼,微微抬起手臂,却强烈感觉到背后拉扯的疼痛,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他锐眼轻轻扫了一下房间周围,除了是他熟悉的空间和摆设,却没有了那女人的身影。

叶临勋不顾身子的虚弱和疼痛,心急地想要起身,去找沐水谣,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受伤。

结果他一坐起来,就看到床头柜上那醒目的字条,上面那一行字刺痛了他的眼,他认得那就是沐水谣的字。

再也不要见?保重?沐水谣,你够能耐啊,逃跑一次又一次,还一次比一次决绝!他真的就那么让人讨厌?

叶临勋气得抓起纸条卷成垃圾般,一脸不爽地扔掉,并按下旁边的服务按钮器。

没想到叶临勋比预期醒来得那么快,管家几乎是带着跑地出现在他房间门外,轻轻地敲着门,在得到一声微弱的“进来”应允后来到叶临勋跟前,他紧张地看着叶临勋:“先生,您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叶临勋从醒来就黑着一张脸,声音不大,却是听着怒气不小,他跳过了管家的问题,责怪道:“沐水谣什么时候逃的?”

管家闻言,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道:“对不起,先生,不知道沐小姐是怎么逃的,我白天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

叶临勋一听,更是来气:“你们这么多个大男人,竟让一个女人在眼皮底下溜了都不知道?要你们何用!”

管家知道叶临勋这次是真生气了,因为以前的叶临勋不管怎么生气,至少对他这个管家从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

可是管家不敢有想法,他自知理亏,只有连连道歉:“先生,对不起,我已经发散人手去找沐小姐了。”

叶临勋也是一时气头,话一说完便后悔刚刚的话的确重了,他消了一些火,很快就冷静下来推断:在这个节骨眼上,这女人肯定不会回家先,学校应该也不会回,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先找她身边的朋友。

“让文浚查下她身边最玩得好的是什么人。”叶临勋平复了情绪。

管家马上应道:“好的,先生。”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叶临勋站在窗前,看着勾在外面的窗帘布和绷带,他竟不生气了,反而不自觉地笑出声。

这小东西,果然很聪明,也很大胆。她的身手,她的手段对付他的人算得上卓卓有余。

曼漫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