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1-03 21:54:05   字数:2119字

手上的手机突然响起,男人一脸戒备的看着她,艾筱然可不管,看见“安混蛋”三个字就紧张且激动地接起来,“老公,厕所里有个变态他看我小便就算了,他现在还把我堵在隔间里不让我出去!”那边的安莫寒不解,什么情况?但是他知道艾筱然是绝对不会搞恶作剧的,肯定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融合道“乖,不要让那个变态碰你,我马上就到了!对了,你不会英语就不要乱说话了。”安莫寒自然考虑到了她会讲中文的原因,但是他也是担心她真被人欺负了,所以才让她不要乱讲话。

艾筱然在心里雀跃欢呼,安混蛋你好给力!!!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则一脸无奈,“先生,我老公快到了,你确定你不走吗?万一你被送到警局了呢?唉,反正你也听不懂!”她以一脸为他好的表情。

男人本来看见“安混蛋”三个字正在努力憋笑,暗叹这个女人的男人真倒霉,居然被备注成混蛋,但是当他听见这个女人说他是变态,口罩下嘴角抽了抽,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被当成变态!“好好待在这里!不许出来!”他将她塞回隔间,用随身带的绳子将门绕上然后死死拴住,确保她出不来才转身要离开,便听见隔间里艾筱然大喊一声,“你懂中文啊!”

男人翻了翻白眼,伸手拿出一颗白色药丸,随手扔在了那具没有生命的身体身上,只是几秒钟就消失不见,化为乌有。他戴上帽子刚要出门便碰到了安莫寒,“老……老大!!!”男人大惊失色。这里明明是女厕所,老大来干嘛?难道老大还有这怪癖!!!他似乎忘记自己是从女厕所出来的事情了。

“你怎么在这里?”安莫寒蹙眉看向脸上挡的只剩眼睛的景墨,这是他一手创办的组织的负责人,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你不会就是那个变态吧?”

景墨一脸惊恐,他终于知道为毛刚才那个女人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那么耳熟了。“老大。我绝对没有猥琐嫂子,我只是来解决掉背叛组织的那个女人!谁知道被嫂子听见了……”他心里一阵庆幸,幸亏他刚才没动手啊!

安莫寒听见‘嫂子’只是顿了顿。懒得去解释,“我知道了,赶紧走吧!”他摆了摆手让他离开才走进洗手间,里面还残留着特制药的味道,他看了眼被绑的死死的厕所隔间,无奈掏刀割断。

“啊!!!吓死我了!!!吓、吓、吓死我了!”艾筱然想也不想便冲进他怀里,手还抖得厉害,安莫寒暗骂了景墨一声,抚了抚她的后背“别怕了,乖,没事了。”

平复了好一会,她才红着脸离开他的怀,“我我我录音了,我们去报警吧!”她有些激动摇着手机,安莫寒眉一挑,蛮聪明的嘛!他手微微一动,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打中她手上的穴位,艾筱然手一抖手机掉进了马桶,闪烁了几下后宣告牺牲。艾筱然脸一僵,她、她、她怎么手抖了?!欲哭无泪看向安莫寒,“怎、怎、怎么办?”安莫寒皱眉,这怎么还吓结巴了呢?

“我已经报警了,我看见他跑的时候还扛着个人,肯定跑不远!”他安慰着她走出厕所,怎么说这场合对他来说很尴尬。

另一边的景墨狠狠打了好几个喷嚏,“谁骂老子?!”揉了揉鼻子继续赶路,艾筱然被安莫寒安慰了几句,安心了许多,说话也利索了,“我们去新西兰吧!这里太危险了!”她语重心长一脸严肃,搞得柳珏和柳暗一脸诧异。

不久后,门被敲开,一张卡被送进来,“这是柳暗的营业范畴。号码是我帮你挑的。”安莫寒将新号码存下后把卡递给她。

艾筱然拿着卡才想到什么,“手机进马桶洗澡了!”欲哭无泪看向安莫寒,一脸委屈,二人又一脸疑惑,难道是因为手机掉进马桶才说瑞士危险?

“走吧,带你去买手机。”他向二人点头示意,牵着她出了包厢,艾筱然对这些高新技术产品无感,所以全程都坐在车里吹暖气,安莫寒很快就回来了,她接过手机的瞬间一愣,她最讨厌的就是白色,想必是念薇喜欢白色吧,习惯是很恐怖的。

她将新卡装进手机,把旧卡的号码存上后想了想,打开车窗把卡扔了出去。对于言玮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和回应,但是她很明确她爱的人是安莫寒无疑了。尽管这是一场毫无结果的单恋,望着手上白到刺眼的手机,头转过看向窗外,几对情侣稀稀落落在散步,她嘴角扬了扬,其实祝福他和念薇幸福也不错。

安莫寒从后视镜看到她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心中有些宽慰,很舒心。回了酒店,已经将近八点,艾筱然知会了几个姐妹一声便进浴室洗澡,安莫寒查了查新西兰的旅游景点才订了票,明天下午一点的班次。

听见浴室哗哗的水声,知道艾筱然从不关门的习惯,邪魅一笑,上前拧开了浴室的门,在艾筱然尖叫前,他便用吻堵住了她的嘴,下面发生的事自然让人脸红心跳。

艾筱然眸底的爱意愈来愈满,但她知道她喜欢他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份爱恋,这份痴情,终将付诸东流。从敞开的房间门,她看到安莫寒正在准备早餐,时间已经9点多了,但是因为昨晚某人的索求无度,她全身的骨头像散架一般,而且比平常累了不少,也许这就是癌症的症状吧!从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她也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她死的时候会很难看吗?

“然儿,想什么呢?快去洗漱!”安莫寒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迷糊地点了点头,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见她去洗漱,他才沉下脸拿出手机,他察觉到很不妙,自己对她越来越自然的宠溺他也发现了,电话被接通,那头糯糯柔声让他居然有负罪感,“薇薇……”

“寒,我好想你!”念薇激动的抽泣声传入安莫寒的耳朵,“乖,我也是。”他安抚她,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阴沉,他感觉到自己对念薇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似乎改变了些什么。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