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2-09 23:00:54   字数:3220字

“她怎么样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念薇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而是满含期待的问他,安莫寒计算了一下时间,“3个星期左右吧,她应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念薇有些失落,他……好像比当初在意那个人了,他喜欢她了吧?想了想沉默了许久,才道“寒,我们分手吧。”黯然出声,但是脸上的泪却茹决堤般落下,“薇薇,别闹。你当初不是答应了吗?说过不会使小性子的!”安莫寒急于安抚念薇,没有注意到身后浴室的门被打开。

“我还能怎么样?!我们三个人算什么?一对夫妻和一个情人?你爱上她了吧!你想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和她发生关系了不是吗?寒!我配不上你但我爱你啊!”念薇的哭喊一字一句的压在安莫寒的胸口上,压的发闷,爱?他爱艾筱然吗?他爱的……是念薇吧……

“薇薇,我爱的是你,我对她的好,是因为她和我亲生母亲很像!”话音刚落,身后的人顿住,毛巾掉在了地上,她就知道,他不可能爱上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对她好的!她也终于明白那次晚会上那些人的奇怪讨论,安庆每次看她的眼神,还有黎姨也是吧?她是他母亲的姐姐吧?

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都是因为她与别人有着相似的脸,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如此痛恨这张脸。她不知道安家上一辈的恩怨,但李柔不是安莫寒的生母她听水云悠讲过的,原来她长的像他的母亲啊,那个她无意中听到的名字——黎冉。

她只是愣在原地,安莫寒再讲了什么她也听不清了,但是安莫寒转身看见她时眼底的那一抹惊异她看见了,“你都听到了?”

“我受够了……你本来就该属于念薇,我会死的,我的死你们当做是我对你们的祝福吧!既然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母亲所以才对我那么好,现在没有必要了,取消到新西兰的票吧,我累了,我想回家。”她很冷静说完这一切便转身进房间去收拾东西,双眼酸涩的厉害,可是却没有泪水来湿润,哭不出来了呢。

安莫寒看她淡漠地将衣服收进行李箱,眉头皱得死死的,她太过于冷静了,冷静的让他心慌,她就连一滴泪也没落下,是该夸她倔强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他觉得她真的要离开了。

他尊重她的做法,联系秘书定了票,让她吃早餐他去叫了服务员来收拾东西,气氛很是沉闷,她看着他特意吩咐的餐点,却没有半分食欲,草草吃了两口便放下了,“我吃饱了。”说罢便走进房间,服务生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艾筱然给了她小费打发她离开。

“准备好了?”安莫寒看她盯着行李发呆,才问她。艾筱然麻木点了点头,要去拿行李,却被他一步抢先,她没说话只是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机场人来人往,二人径直走向检票口,上了回国的飞机,头等舱只有他们两个人,是安莫寒特意吩咐的,但艾筱然没心思在意这些了,只是望着窗外,在飞机起飞前跟米墨她们通知了一声她要回国就把手机关了机。

呆呆望着越来越小的机场,嘴角泛起苦笑,再见了瑞士。阖上眼睛,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显得尤为可笑。安莫寒察觉到了她的伤感,帮她拭去眼角饿泪,“对不起……”将她拥入怀中,艾筱然任由他抱着,气氛越来越尴尬和沉默。

安莫寒烦心地抬起她的头,干脆吻了上去,艾筱然被他的吻惊回神,急忙推开他“安莫寒,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你不是不想当替代品,好,那就履行你作为妻子的最后一次义务吧!”动手就想脱掉她的裤子,也不顾还在飞机上。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连忙躲开他的吻!“不要!你放开我!唔……”艾筱然的挣扎并没有什么用,安莫寒见她不再挣扎,也就放轻动作吻掉她的泪,艾筱然的泪却还是不住的落在他手上,心疼抚了抚她的后背,“对不起……对不起……”

艾筱然想了想豁出去般,凶狠吻上了他,安莫寒自然回应,不久后安莫寒松开她的唇,她的脸上泛着红晕,“这是最后一次了,回去之后你好好哄念薇,我就在安家等死,我死了之后可以注销我的一切,我存在的证据会慢慢被磨灭,身份证、户口本、我的照片……”

“别再说了!”安莫寒出声打断她,沉着脸将毯子盖在她身上,“饿了没有?我去叫餐!”他语气不好,但是透着对她的关系,艾筱然释怀一笑,其实他也会在乎我的吧?转念一想,也许只是因为这张脸才会在乎。脸上还挂着笑,面色却透着惨白,摇了摇头“我不饿,记住,等我死了,你就和她结婚。”

话题又被挑起,这次是真的沉默了,空姐来问过几次是否需要服务都被两人拒绝了,当飞机降落在机场时,国内的时间正巧是中午,春天快过了,太阳很烈。艾筱然跟在安莫寒身后出了机场大厅,太阳猛的一晃,艾筱然便感觉意识脱离了她的身体,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伴随着旁边人的惊呼。

安莫寒看着她像脱线的娃娃倒在地上,脸色一变,那一瞬间,他确实感觉她似乎离开了,像只小鸟离开了牢笼。颤抖着双手将她抱起,一个箭步出了机场,找到他存放的车,连忙启车冲了出去,不顾红绿灯,脸色阴沉不断加着油门。

医院——

急诊室的门被打开,坐在椅子上的安莫寒连忙起身,“你是艾筱然家属?”医生望着他,安莫寒走上前去,“我是!”

“她没事,只是疲劳过度低血糖而已。”

听到这话,安莫寒舒了口气,才想到她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在飞机上她还哭了那么久,午餐也是又什么都没吃,一下飞机那么大的太阳怎么受的了,想着那个可爱的女人扬起一个连他也无察觉的嘴角弧度。

医生将药单递给他便要离开,安莫寒突然想起什么,“医生她脑里的瘤怎么样了?还能坚持多久?”口气中还透出不舍,但听到医生的话,这种不舍的情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瘤?刚刚没有查出她有脑癌的迹象啊!”医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便转头离开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这一句话,让他瞳孔收缩,一股怒气正蔓延开来。

艾筱然醒来后没见到安莫寒,难免有些惊慌,虽然她决定和他决裂但是这段时间对他的依赖却是改不掉的。这时有人推开门,那人正朝她走过来。但她没有感觉到他身上弥漫的危险气息。

“你去哪里了?”话还未说完,下巴便被他捏住,“艾筱然!你竟敢骗我?还说服我妈和你一起骗我?”

艾筱然无故委屈,泪豆大滴落下,不明所以得摇头,安莫寒见她落泪,脸上勾出一丝冷笑,“不承认?戏还得演全套是吧?我想不到你是怎么说服我妈能帮你骗我说得了癌症!”手上一用力,她的脸被甩向一边。

“安莫寒,你到底在说什么?”她泪眼婆娑的望他,终是吼出了声。

“医生说你根本没病!你还想掩饰吗?这一个月时间你就是想让我对你产生感情,让我和念薇产生误会,我都被你的楚楚可怜骗了啊!你是不是认为这么做就可以永远坐在安家少奶奶这位置上?!”安莫寒更是大声凶她。

艾筱然愣了愣,“你说我没事?”皱眉问他,安莫寒则是恼怒她到现在还在演戏,她此时在他眼中的地位是一退再退,除了生气恼怒便是厌恶,头也不回离开病房。

艾筱然似是捋清楚了一切来龙去脉,将头埋在腿间,低声啜泣,突然,一个拥抱将她包围,她顿了一下,抬头,“言玮哥哥?”言玮不说话,看着她满眸的泪让他的心疼了疼,“你怎么会在这里?”艾筱然又问道,“傻瓜,我是这里的医生啊!不哭了,我的然儿可不会轻易认输!那种男人不值得!”自从上次她离开咖啡厅,已经过去了1个月,但是她的心境前后却不同了,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艾筱然闻言,擦去眼泪,点了点头,下了病床,言玮替她穿上外套,牵起她的手想拉她出门,可是她却想挣开他,“言玮哥哥……我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

“就当是哥哥对妹妹的牵手也不可以吗?”言玮低头,像是自言自语。

艾筱然心一纠,叹了口气,露出笑脸,“只是哥哥!”勾着他的胳膊,抬头笑对他,言玮点头,看着她巧笑嫣然,眉头却弥漫着淡淡忧伤,脸上又复温柔的笑脸,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我们去吃午饭。”她重重点头,肚子早就在抗议了,哪里能让她拒绝?

医院门口的那辆车上,一双眸子正盯着说笑的两个人,正是艾筱然与言玮,车子如箭般驶出去,车上的人便是安莫寒,他本来是想冷静一下再回家问一下李柔的,他不信这一个月来的相处,她都是没感觉的,可是医院门口与她牵手的那个男人显然二人关系不一般,真是够傻的想去相信她!

看来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何必再去问李柔?当初安庆愿意为了她把公司股份给他,怕也是因为她和黎冉长得像吧!那么……就好好利用吧!安莫寒的眸底散出一股戾气,调转车头往念薇别墅过去。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