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1-21 00:18:52   字数:2054字

当安莫寒前往念薇别墅时,艾筱然的一群闺蜜也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当然,廖琪除外。艾筱然坐在言玮的车上,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她明白这是自己对他的依赖,但是看来这件事情他是不会再信她了,就算她告诉他她不知道自己没有癌症他也不可能信她的话,但是她还是想去问一下李柔。

言玮聪后视镜看她沉迷于自己的思考,知道她是在想重要的事情也没有打扰她,车行驶到了他常去的餐厅,可他却不知道这间餐厅是安家旗下的。“然儿,走吧?”艾筱然看了眼熟悉的建筑,有些晃神,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跟着他走进去。

另一边,念薇刚睡醒刚洗漱完换好衣服便听见引擎声,她打开窗户就看见楼下一辆熟悉的车刚停下,从车上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寒!“寒!!”来不及穿鞋就冲下楼扑进久违的怀抱,“薇薇。”安莫寒心疼拥住她,不禁恼怒就因为自己轻信了一个骗局所以冷落了她一个月。

“你怎么回来了?”念薇擦去泪一脸惊喜,安莫寒沉默抿了抿唇,念薇一愣“她去世了吗?”

“不,她不会死了,但我会让她生不如死!”眸底掠过阴狠的光,见念薇被他吓到,他才抚了抚她的背,“吃过午餐了吗?”

念薇很容易就被他转移了注意力,又重新沉浸在安莫寒回到她身边的喜悦中,她摇了摇头,“我刚起呢,而且你不在我吃不下。”听了她的话安莫寒抬起她的脸“的确瘦了不少,走,我带你补回来。”拦腰一抱将她抱进车中,“寒,鞋……”念薇有些难为情,安莫寒转身进门拿鞋,顺便关了门。

他绕到驾驶座将鞋子递到后面给她,因为她之前被他抱在后座,念薇有点呆,以前他会让自己坐在驾驶座鞋子也是他帮她穿的,他对她有些不一样了……摇了摇头,是她想太多了,他只是没在意要么就是今天太累了,对就是这样!她又一脸笑意看着开车的他犯花痴。

车停在了餐厅前,他突然想起艾筱然低血糖才晕过去,不知道有没有去吃饭,想法一出他就回过神来,连忙扼杀了自己关心她的想法,他就是在国外习惯了照顾她暂时还不过来罢了,那种女人怎么配得上他关心?

“寒?”念薇看他愣神疑惑唤了他一声,安莫寒捏了捏她的脸“走吧!”开车门下车,念薇乖乖走到他旁边搂住他的胳膊。

“安总。”经理见是他连忙上面迎接,但声音却落入坐在窗旁二人的耳中。艾筱然切牛排的手顿住,抬头竟与他对上了视线,念薇也认出了她,脸色有些奇怪,她没忘初次见面的早餐风波她姐妹中伤她的那些话,她的心里有些莫名的阴影。

安莫寒眯眼危险地看向言玮,又打量了艾筱然一番,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才拥着念薇往楼上走去。艾筱然双眼呆滞脸色发白看着二人消失的身影,心中的苦涩难以平复,压下心中的疼痛,苦笑着将牛排送进嘴里,可是却味同嚼蜡。

吃完饭言玮将她送回了安家,“言玮哥哥,谢谢你。”她下了车冲他一笑,“然儿,他、要是对你不好,我会带你走的。”言玮一本正经,艾筱然敷衍点了点头当作答应,她不知道,她没放在心上的这个承诺,在后面的某一天却实现了。

言玮见她进了院子才启车离开,艾筱然看着大门有些无奈,她的东西大多都在行李箱里,钥匙、钱包都在那里面,所以她只能无奈按响了门铃。门是管家开的,见是她吃了一惊“少奶奶?!你怎么回来了?!”

艾筱然没应,只是点了点头,管家见她有些不对劲连忙让她进来,李柔和安庆正在客厅商谈财团的事情,“老爷,夫人。少奶奶,回来了。”二人惊诧抬头便见艾筱然脸色有些苍白走了进来,轻唤了一声“爸,妈。”

李柔连忙带她过来坐下,面色凝重,“怎么回事?莫寒呢?”面对李柔的询问,艾筱然望着手上的手链发呆,过了一会才说话,“我没得癌症,他,去找念薇了。”

“没得癌症?但当初的报告……”安庆松了口气庆幸她没事,又疑惑于报告的事。艾筱然这才抬眸看向李柔,“妈,我也想问明白,那张报告你没拿错吗?”

李柔也有些急,但是那张单子让她扔掉了,她干脆说了那天的事情给二人听……

那天早上李柔担心医院人多便特地早去,可是却遇上了堵车,等她到了医院人已经很多了,而领取检查报告的人也不少,她问了负责的护士,告诉了她艾筱然的名字,护士刚打算查询,旁边正巧有护士送来新的报告而艾筱然的名字大大写在最上面,护士直接递给她看了告诉她艾筱然得了脑癌,当时她太过于伤心,而那边人多护士也没空提醒她核实信息,这表示她完全有可能拿错。

听了李柔的分析,二人都觉得有理,安庆想了想决定打电话查一下,毕竟是他安氏旗下的医院,老总裁一吩咐,院长便赶紧着人去办,结果找到了滞留一个月无人认领的报告单,名字正是艾筱然。在电话里核实了信息,也证实了这张报告才是艾筱然的,而报告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很显然,这个小误会却引发了一个大误会,李柔有些内疚,“然儿,对不起,这件事都怪我。”艾筱然只觉得凑巧并没有在意这些,缩写对于李柔的道歉她觉得受之有愧,“妈,说什么呢!只是闹了个乌龙,我现在也不是没事吗?不过我倒是担心那个真正得癌症的女生,同名已经不易,现在却有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人,这是莫大的缘分。”

“我刚才有问过,那个女生当初核实了信息却不对重新做了检查所以筱然的报告才没有被拿走,那个女生……一周前已经去世了。”安庆回答她的问题,艾筱然有些惋惜,希望那个女生在另一个世界安好继续她的人生。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