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1-21 23:29:06   字数:2031字

安莫寒没有在意秘书的反应,只是心情颇好。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他才愣了一下收起脸上的笑容,“薇薇……”又是这种感觉,像是在背着艾筱然偷情的感觉,他为什么会因为她收下他的花而心情愉悦?

那边的念薇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欢喜地自说自话“寒,我想去看电影,还想吃甜品,你带我去好不好?”

安莫寒皱眉随意答应了一声,“好,我晚上去接你。”他对她的感觉已经不似当初了,没有那么在乎了,因为艾筱然的介入?不,不可能,她怎么会影响到他?将窗帘放下来,抛开那些想法专心工作。

艾筱然揉了揉眉心,苦恼看着两个方案,秦卿恰巧进门,“筱然,晚上一起去吃饭吧。”自来熟的坐下,眼尖的发现那束玫瑰,眉一挑。

“秦先生,我和你并不熟,所以请不要用这个称呼,要么叫我艾总,要么艾小姐,安夫人也可以。”艾筱然不喜欢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在是比不上安莫寒的半分男人味。

秦卿没答话,只是上前看向她烦恼的方案,思索了一下,才缓缓说出他的见解“方案一是传统路线,大伙也熟悉了,方案二是全新,新鲜感,如今大众比较接受新鲜事物,可以尝试方案二,但是这个方案二有些问题,所以需要改进。”他认真的口气让艾筱然佩服,好吧她收回她的话,这男人认真起来,身上的气息和安莫寒那股气势不相上下。

安莫寒看了一半的文件看不下去,将窗帘收上去,结果就看见秦卿附身贴在艾筱然旁边,似乎是在看文件。安莫寒心里有些不舒服,眼睛一眯,秦卿怎么在艾氏?为了艾筱然?呵,一个贱人也能让那么多人垂涎,一个大公司的总裁都能为了她屈膝在艾氏,之前的那个言玮也是隔壁H市首富的儿子。

手上的拳头悄悄握紧,拿起车钥匙出了办公室,秘书见他脸色不好的冲出来,又被吓了一跳,看着安莫寒离开的背影,心里感叹,要不是公司工资高,她早就辞职了,在总裁底下工作,早晚会被吓出心脏病。

安莫寒开着车漫无目的的乱逛,最后停在了离艾氏不远的江边,他就是在这里遇到念薇的,以前心情不好会直接去找念薇,但现在他却不想去。

不知道坐在长椅上吹了多久的江风,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回神,回头就看见艾筱然端着一台照相机震惊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安莫寒打量了她一下,没答话,艾筱然尴尬的摸摸鼻头。之后没搭理他开始工作,她是来采景的,作为下一个宣传户外拍摄用地,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地点来对称主题,所以她才会想到这里。

安莫寒看她认真地摆弄机器,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不同于以前的懦弱的艾筱然,她认真工作的样子,倒是别有一种吸引力,他看她看的目不转睛,艾筱然被炙热的视线射的左耳朵有点红,她知道肯定是他,但她又不好意思跟他搭话。

“你们公司没人了吗?要你一个总经理出来?”安莫寒想到秦卿,就满心不悦。艾筱然松了口气,幸好他先开口了,不然多尴尬。“这件事是策划总监负责的,我让他去修改方案了。对了,你还记得秦卿吗,他居然放着总裁不当,来艾氏做个小小的策划总监,你说他是不是傻?”

安莫寒越听脸色越阴沉,“你没发现他对你图谋不轨吗?”艾筱然一顿,点头,“我知道,他现在不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吗?”小声的嘀咕着,但怎么可能躲过他的耳朵?

“艾筱然,你是有多下贱?怎么说也是艾家的千金,怎么像个酒吧陪客小姐一样作践自己?!言玮,秦卿,一个个都被你迷的团团转是不是?是不是有钱的你都要倒贴,是不是是个有钱人就能上你!你是有多廉价?”安莫寒忍无可忍发了飙,但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艾筱然脸色煞白一片,陪客小姐?廉价?忍了几天的泪终是落下了,他说她演戏,这是误会她不在乎,但是他怎么可以,怎么就可以这么侮辱她?他是把她当垃圾了吗?她感觉自己的心疼到不能呼吸,手上的相机也落在地上,摔出了一丝裂痕,有如她和他之间的裂痕,再也修补不了,只会越张越开,然后彻底决裂。

她没说话,没有像那天一样有勇气的反驳他,她不知道是懒得辩论了,还是懒得解释了,此时她就想将安莫寒这个人从她的心里挖出去,可是每动一下,她就疼到无以复加,果然,他是她不能触碰的伤口。

安莫寒看着她绝望的眸底,没有报复的快感,只有莫名的难受,他想出言收回他的话但想到她的心机,有些怀疑,这难保不会是她的苦肉计。

心烦的与她擦肩而过然后离开,开车离开,从后视镜他看见了她呆呆望着他的车尾,瘦弱的身子似乎被风吹的摇摇欲坠,让他有些想将她抱住的冲动。他看见她缓缓张嘴说了什么,但他却听不见,转了个弯艾筱然消失在他的视线,他直接回了公司。

艾筱然看着已经不见的车子,泪落到嘴角,原来泪是苦的啊,得不到回应的暗恋算得了什么,她说了,说了我爱你,但是没有回应,这里连回声都没有,要说回答的话,那么她听见的只有安莫寒离开的车引擎声了。

她蹲下身捡起相机,还好,没摔坏,照片拍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了,她笑了笑,摸了把泪便进了车,朝着后视镜咧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但是那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垮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断的泪水,之后便是压抑了许久的哭声,她趴在方向盘上将自己的委屈发泄出来,将自己的无可奈何发泄出来,将自己得不到回应的痛苦发泄出来,同时也是为自己爱上不该爱的人而悲哀。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