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1-29 23:03:13   字数:2190字

晚宴平静过去了,不少人也已经离开,安庆和李柔在和秦家长辈说话,艾筱然也不好意思说离开,米墨和水云悠已经离开了,安莫寒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刚才还看见的。

“然儿!”秦卿揉了揉她的头,艾筱然这才发觉他在这里,“对啊你是秦家的!秦琦是你妹妹吧?18岁就落落大方了,和你一点也不像!”

秦卿白了她一眼,递了杯红酒给她,“来来来,喝一杯!”艾筱然笑着接过,“怎么?酒量不好又想和我喝酒。”艾筱然在一次公司聚会时候发现,秦卿酒量很差,所以她就一直嘲笑他,秦卿也不止一次和她比酒量。

“那你陪不陪?”秦卿挑眉看她,艾筱然无奈,又不正经了。“我待会还要陪我公公婆婆回去,不能喝太多,但是这杯我陪了。”一会儿就见了底。

就是这时,安莫寒往她们二人走来,“秦总现在在我妻子的公司过得怎么样?”口中的挑衅意味十足。

“很好啊。每天有美人可以看见当然好了。”秦卿不甘示弱,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了好几个回合。

“请我和一杯吧,想必筱然也乐意奉陪。”安莫寒低头看向艾筱然,艾筱然一顿,他居然要她,陪别的男人喝酒?

三人进了楼上的酒吧,艾筱然心情欠佳,一连喝了好几杯伏特加,秦卿想过去拦她,被安莫寒手中的一杯酒挡住,“筱然酒量很好,不用着急,喝了这杯酒再说吧?”

秦卿坐回去,接过酒仰头便喝下,安莫寒一脸冷笑,轻轻鼓起掌来,“好啊,好一个郎才女貌。”秦卿暗叫不好,回头一看,艾筱然已经晕了过去,自己也头晕目眩。

“不要忘记,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做什么,你只能乖乖接受!”听见安莫寒最后一句话,他才昏昏沉沉睡过去。

三个小时过去了,李柔和安庆寻找着艾筱然和安莫寒,一声破门声从酒店房间里,李柔和安庆诧异赶过去。便一男一女衣衫不整躺在床上,二人正是艾筱然和秦卿,撞门的正是安莫寒。

似乎是精心策划好了般,过来就只有艾顾风和陌燕,李柔安庆几个人。艾顾风和陌燕脸色很不好,明眼人都看出了发生了什么。

艾筱然听见声响醒了过来,看见自己衣衫不整,而在场人的脸色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很平静,只是看向安莫寒,艾筱然何其聪明,她早猜出来了来龙去脉。“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会回去再跟你们解释清楚。”

安庆和李柔点头,陌燕看了她几眼也离开,艾顾风狠狠看着她,“贱人!”撂下这句话也离开,艾筱然笑了,笑的很苦,贱人?他也真说的出来。

再看向安莫寒,他早已经一改之前乌云密布的脸色,而是似笑非笑看着她。艾筱然突然就红了眼眶,她想知道他到底还有没有心?还是说只对念薇有心?

“安莫寒,你到底想干什么?”艾筱然红着眼眶的望他,他衣冠楚楚眉眼带笑着望她,而她衣衫不整满脸狼狈,大床上还躺着一个昏睡的清秀男子,而艾顾风正怒气冲冲的在安家里痛斥自己的女儿这个不检点,又一面跟安家人赔笑。

“你说呢?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而这只是开始。”他在她肩头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然后扔下她,他则去见他的女友念薇。

安家——

“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没有教好女儿。”艾顾风看着地上跪着的艾筱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心痛模样。

“爸,我说过,昨天晚上在年会酒喝多了,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发誓我没有出轨,我没有红杏出墙,所以您没有资格这么侮辱我!”艾筱然想想也知道这一切是安莫寒的杰作,只是要解释就有点麻烦了。

当她脑子有些不清醒时,门外一片吵闹声传来,紧接着一个人影带着十几个保镖出现在她面前,自然是秦卿。“筱然,跟我走,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何必在这里受这些苦?!走!”他拉起艾筱然的手显然便是要带她离开。

艾筱然则是缓缓的抬头“秦先生,我昨晚没有和你发生任何事情,所以你也不需要负什么责!妈爸,我昨晚只是喝多了,之后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到酒店和他躺在一起,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艾筱然笃定的眼神让秦卿默默松了手,“筱然,你知道我……”

“我知道,但是我已是有夫之妇,相信我,我不适合你!还有秦卿你被开除了。”艾筱然打断了他的话,便再不看他。

“然儿,快起来,跪疼了吧。”李柔扶她起身,艾筱然有些踉跄,许是跪久了腿麻了,安庆的眼底浮现一丝心疼,却被秦卿收入眼底,他有些诧异之后似肯定了什么,“筱然,我会等你的,等你想好了,就去海边的别墅找我。”之后带人离开。

艾顾风看出了安庆和李柔对艾筱然的喜欢,连忙改口,“筱然啊,你早这样说我就不会这么说你了,爸爸是相信你的。”

艾筱然撇了一眼艾顾风,扭头对着李柔她们笑了笑,“妈爸,我先回房了。”李柔点了点头,艾筱然转身,看见艾顾风,“谢谢您的信任,问妈妈好!”说完上楼去了。

艾筱然疲惫的拿起衣服走进浴室,当她将自己浸在浴缸,而手机就在此时响的欢快,她哪里听得到?打电话的安莫寒有些不耐烦的等着对面的人接电话,他只不过是想问她处理好了没有,他好回去,可是对面却传来了系统的无人接听。该不会是被赶出去了吧?自己刚刚靠她把地位提上去了一点,她可不能就这么离开了,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呢!他没想到就自己的父母的了然和对她的喜爱,就断然不会将她赶走。

连忙将车调头,他不过是小小的惩罚她一下,这结果可不是他要的,其实他这么匆忙也是因为心中的不安,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在晚会上,他让人在艾筱然和秦卿的酒里下了迷药,他当然知道秦卿喜欢艾筱然,他当然不会让两个人发生什么,他还没开始玩呢,所以就给秦卿下了重一点的迷药。他不过是为了她一年前骗他她得脑癌的事情,从那个时候拆穿了她的阴谋,他就想先收个利息了,所以只是小小的和艾筱然耍个把戏,给她个教训,这只是开胃菜而已。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