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2-09 22:15:32   字数:2163字

只是几步路,艾筱然就到了安氏,前台的小姐礼貌地问她是否有预约,艾筱然想了想,这应该算没有吧?于是她就很乖宝宝样的摇头,“没有。”

前台接待看着这个大家闺秀般的女人,唉,真可惜啊,怎么就喜欢上了安总呢,人家已经有女友了,遗憾的跟她说“小姐,不好意思,没有预约是不能进去的。”这种对话她说了不下百遍,都是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

艾筱然想着,要是自己闯进去应该没事吧?往电梯方向望了望,一眼就看见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电梯,很显然是安莫寒的私人电梯,她刚想冲着前台接待说话就看到了她惋惜的眼神,然后她就诧异了,这是什么眼神,她刚才说了什么吗?虽然疑惑但是不打算追问,继续对她道,“没事,我自己进去找他就好了。”于是就不顾前台接待的阻拦和即将到来的保安踏进了总裁电梯,按下了楼层,就闭上了眼睛,享受一下这种走后门的感觉。

到了安莫寒办公室所在楼层,艾筱然跟秘书点了点头,秘书自然也是认识她的,“夫人,安总在里面。”艾筱然笑了笑,道了声谢就直接推门进去。

安莫寒刚巧接到保安的电话,见她进来,就想到所谓闯祸的女人肯定就是她,这才对着电话道“以后她来就当没看见。”艾筱然非常自来熟坐在了沙发上,笑眯眯看着他把电话放下。

“你怎么来了?”安莫寒皱眉,艾筱然扬了扬手上的文件,安莫寒才想到了安庆跟他说的那个项目艾氏由艾筱然来负责。“两边跑麻烦,以后就直接往这里来上班,有什么要用的让你的助理送过来。”安莫寒起身,假装不经意的走到侧窗那边把小窗帘拉下来,他可不想让她知道这里可以看见她办公室。

艾筱然想了想,这样也好,她还有顺风车可以搭,她最不喜欢开车了,所以何乐而不为呢?“好!那我在哪里办公?”安莫寒重新回去看文件,头也不抬毫不犹豫,“这里。”

“这里?和你坐一起?”艾筱然诡异的望着他,虽然她挺乐意多和他相处的,但也不至于这么近吧?!安莫寒不耐烦的打电话,“送张办公桌和椅子进来!”

艾筱然悻悻闭了嘴,低头看文件,不久,门被敲响,艾筱然想也不想就回了句请进,安莫寒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就低头继续做事。

办公桌和椅子被放在了安莫寒旁边,秘书给她泡了咖啡,安莫寒交代她艾筱然一年内都会在这里办公,让她打点一下。

虽然秘书眼神很惊悚但是艾筱然比她更惊悚,他没病?抱着怀疑的心态她过去捏了他一把脸,奇怪,不像是假的啊。

安莫寒脸色很不好,自己的脸被扯的生疼,“艾、筱、然。”咬牙切齿的等她,艾筱然这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连忙收回手,尴尬的走到自己位置上去。

艾筱然很快就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旁边有什么人,只是专心的低头看文件,时不时写着策划案。认真的人都是美的,安莫寒注意到了旁边画风突变的女人,只见她专心致志在思考着什么,她看着文件也没注意到这炽热的目光。

秘书因为有急事就直接进来,那句总裁还没叫出来,就看见了艾筱然看着文件,安莫寒看着她,她们什么话也没说气氛却好到极致,看在眼里只有四个字,美不胜收。

情不自禁的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秘书收回手机才意识到,自己来干什么,“总裁!我们和艾氏合作的项目出了问题。”

这次安氏和艾氏合作的是一片跟政府买下的土地,因为地段好,但是地不大,所以他们已经决定要开发为商业区,以商贸为主,这也是首次在市外投资的商业区,以往都是以住宅为主。

因为在D市,离她们所居住的A市隔着两个城市,二人只能急匆匆的买票上飞机,连行李都没准备。

两个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闹事的人已经走了,但是他们顾不得疲惫就得去了解事情原委。

和安氏签约最大的商贸公司,因为工人的划区不当,所以让人来闹事,商贸公司和安氏的房地产不一样,所以如果说安氏是房地产商的巨头,那这家商贸公司就是商贸界数一数二的企业。谁也不输于谁,一般两家合作都是客客气气,谁也不得罪谁,如今这家公司前任总裁去世,换了个鲁莽的愣头青上任,才有了这档子事。

安莫寒无奈看了眼艾筱然,脸上满是疲惫之色,“我们先去找酒店,明天再去找那个许董交涉。”打了的先去找酒店,登记好了后安莫寒就跟安庆打了电话报备,安庆让他明天交涉完再联系他。

安莫寒订了一个总统套房,艾筱然脱了累人的高跟鞋就在床上滚,“怎么办,我们什么也没带。”滚完就开始愁,她想洗澡,可是没有衣服。

安莫寒喝了口水,“我们带了钱,有钱哪里买不到衣服?走吧!”艾筱然认命的又穿上鞋,跟在他后面出去。

酒店对面就是一条商业街,安莫寒想也不想就走进了一家名牌店,艾筱然看了看,的确是他常穿的牌子,她则走到女装区挑选衣服,因为店面大,内衣内裤齐全,所以都在这里置办了。

艾筱然一回到酒店,就直冲浴室,衣服留在店里洗完烘干待会会送过来,安莫寒听着浴室里的哗哗水声夹杂着她轻盈的歌声,心情莫名就好了不少,就打电话给酒店服务点了一些饭菜,她们在飞机上吃过晚餐,现在已经9点了他怕她饿了。

门铃响起,是衣服送来了,他把她的衣服和内衣裤分出来,敲了敲浴室门,许是水声太大她没听见没有反应,安莫寒翻了翻白眼,这是她自己惹得不怪他,把衣服放回床上自己则脱了衣服开门进去。

艾筱然听见声音一惊,安莫寒习惯的捂住耳朵,艾筱然的惊喊声就响起,“你、你……干嘛!!!”安莫寒没回答直接吻住摄取她的甜美,艾筱然抵着他的胸口无奈她力气太小。

安莫寒把她吻得不能喘气时终于松开了她,“挣扎着有用吗?每次都挣扎那么厉害最后不还是被我吃了。”说罢就又吻住她,艾筱然口中的嘤咛意味着一场翻云覆雨的开始。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