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2-16 23:45:14   字数:2046字

艾筱然点了两杯黑咖啡就在窗边坐下,她喜欢从窗户的角度仰望天空和街道,这能让她时时记住自己的处境,有如关在牢笼的金丝雀一样看着外面的天空却只有心是自由的,这就是她如今的处境,背后是悬崖面前是牢笼。

言玮在不远处看着她望着天空发呆,这个习惯还是没改啊,她还是以前的然儿,还是他的然儿,整理了一下衣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上前推门而入。

艾筱然看见了他朝她走来,冲他一笑“言玮哥哥,你来啦。”看见熟悉的笑容,言玮恨不得将她狠狠抱住,但他现在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两杯咖啡被端上来,艾筱然将牛奶递给他,“还加牛奶吗?”笑着询问他,言玮接过,“难为你还记得。”便动手倒了一勺牛奶下去,就要给她加。

艾筱然则把他拦住,“言玮哥哥,我喝咖啡不加牛奶了。”她将勺子放在一旁,轻轻抿了口咖啡,咖啡是苦,但哪里有她的心情苦?“他喝咖啡不加糖,我也养成了同样的习惯。”这也是一个原因,安莫寒喝咖啡从不加任何东西,她也就自然而然被带过去了。

听着她放缓的话,口中透出的甜蜜让言玮的手紧紧握成拳头,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微笑,“你最近过得好吗?身体怎么样了?”言玮跟了她就,当然知道她过得不好,他真希望她能心灰意冷的跟他控诉安莫寒如何不好。

然而艾筱然的话让他的幻想破灭,“我啊,很好啊,身体健康,每天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很幸福。”这是她的真心话,作为一个暗恋者,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真的就很幸福了。

她的一脸幸福落在了两个人眼里,激起了不同的涟漪。这两个人是言玮和从咖啡厅外经过的安莫寒。

安莫寒淡淡看了她一眼,贱人果然就是贱人,那一脸幸福做给谁看?殊不知却升起了一丝嫉妒,意味深长看了言玮一眼,最好是不要碰他的人。

言玮则是青筋暴起,终于是忍不住了,“然儿,他安莫寒有什么好,他有女友,他不爱你!”这句话直击艾筱然心坎,脸色一白,低头搅着咖啡,她知道他不爱她的,所以她才选择默默看着他,没想到被说出来这么让她觉得落败。

她打开糖罐,放了一勺糖进去,“我不在乎的。”喝下掺了糖的咖啡,她眉一皱,“习惯就是习惯,改不过来的,喝惯了纯咖啡就觉得掺了糖的咖啡难喝了,这也是我对言玮哥哥的回复,还有,别再跟着我了,我不值得。”拿着包包起身往门外走去,却看见了马路对面看着她的安莫寒。

微微一笑,这样很好,看着他就很好了,轻快的踏着步伐朝他走去“念薇走了?”安莫寒点头,看着她离那个言玮远点心里就好受了一点,果然他是讨厌那个人的。

言玮出了咖啡厅,看见二人并肩向安氏走去,嫉妒心瞬间就膨胀,最后到了临界点,终于爆炸了。

他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最近常联系的电话,“不管你是不是利用我对付他,我也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给我人!”他的愤怒让电话那头的人满意一笑,目的……达到了。

“要害他,得好好策划一番,你先过来吧。”说罢将电话挂断,随即他便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安于酒店的总统套房,“安于酒店?”是安家财团的吧?这个人必定与安家有关系,怕是和继承有关吧,不再管那么多,开车往安于酒店方向驶去。

另一边,安莫寒正召开董事会,因为艾筱然是艾氏的人,所以不能参加会议,她只能乖乖待在办公室看策划案。

“你们除了收购还有什么新意,安氏最不屑于的就是趁人之危,按我看来,就应该好好发展分公司涉及在各个领域。”安莫寒用笔敲着桌子,一股看不见的震慑压抑着在场的人。

这些董事都是安氏的老股东,思想迂腐的很,一时说要改变以往的方案当然不肯。“安家小子,你现在只是个无权总裁,没有股份,这决策我们不通过!”

安莫寒勾唇一笑,竟然让这些经过大风大浪的老一辈后背发凉,“无权?”安莫寒看了一眼那个股东,将一份文件扔在桌子上,那个股东接过一看,脸色煞白,“你居然有30的股份!”在场的人听言都震惊,他们的股份最多的也不过区区20,现在安莫寒居然是除了安庆外股份最多的人。

“现在我宣布,我的决策开始实行!不支持的,我不介意……买下你们的股份。”说罢便推门而出,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安莫寒这黄口小儿太过分了!”“口气如此嚣张!”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些人已经有了不轨之心,交换了眼色就聚在了一起。

“一定要给安莫寒一个教训,让他懂这不是他只手遮天的地方!”茶水间里几个人一脸的愤懑。

“没错!那就这次策划案的文件吧!”一个人的提议让其他人思索,最后都同意了。这次策划的重要性他们都是知道的,他们当然不会真的让这个案子失败,只是让安莫寒体会一下失去的感觉,就几个亿的客户绝对没什么问题。

于是这场阴谋就这样笃定了,“念薇是安莫寒的软肋,把他的小女友抓来威胁他把文件交出来,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就是这句话刚出,茶水间的内间门被打开,伴随着高跟鞋的脚步声,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袋咖啡豆,锐利的眼光在几个人身上扫视而过,几个人瞬间僵住,这个眼神,和安莫寒何其相似。

他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太过于着急,居然没注意到茶水间的里间还有人,不过这个漂亮的女人是谁,从来没在公司见过,难不成是新人?

“你是新人?”那个最初出主意的人是有着安氏10股份的项凌,也就是项明的弟弟。正所谓冤家路窄上梁不正下梁歪,项家和安莫寒真是上辈子是仇人。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