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2-18 22:44:07   字数:2052字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艾筱然没想到被安莫寒使唤来拿咖啡豆磨咖啡也可以使唤出一个阴谋来。反正她现在闲的无聊,开导开导他们好了。

几个人戒备的看着她,从来没见过的新人,加上看上去职位应该不低,气质也不错怕是某个家族的千金,几个人察言观色能力不错,艾筱然的基本表面现象被打量出来了。

项凌回头跟几个人说了一声“应该是安莫寒身边的人!”声音不大,但是茶水间静悄悄的,艾筱然自然而然就听到了,她眉眼一挑,“猜对了,我是从进公司就一直待在他身边,下午还和他吃了一顿饭。”她蛮得意地冲他们笑了笑。

几个人听到她的话,脸色直接由阴转黑,语气也不好起来,密谋陷害安莫寒,却被他身边的人听见了,“你想怎么样?!”项凌显然很代表这几个人,不仅是因为股份多,也是因为他的急于拉安莫寒下台,要说二人的仇,怕也就只有项明了。

自从他哥哥携款逃跑直到尸体在瑞士被发现,他就已经在怀疑安莫寒了,现在他哥哥的股份在安莫寒手里,他更笃定这一点,所以他是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陷害安莫寒。

“这是违法的哦!”艾筱然拿出手机在几个人眼前晃了晃,像劝小孩子一样看着几个人。几个人身子一僵,他们都看出了艾筱然手机里的应该是他们的对话录音。

“你到底想怎么样!”终于有人崩溃,他现在后悔和项凌密谋这件事情了,他就是看不惯安莫寒,但也没必要把自己的职业生涯搭进去,现在可能还得被贴上一个绑架勒索未遂的头衔而坐牢,除了项凌外,其他人不外乎都露出了同样的神色。

艾筱然见得到了她想要的反应,便道“我可以把录音删除,只要你们保证不再密谋陷害安莫寒的事情,还要卖力替他工作,我就不说出去,不然的话……我把真相抖出去,看看他相信你们还是相信我。”艾筱然很会把握人的心思且观察入微,但她也只是牢里的金丝雀,思想还单纯,没有被肮脏的黑幕和世界所触及到,且目光和心思都停留在对安莫寒好这件事情,自然也不会考虑到这件事是她几句话就能解决的。

几个人想也不想就点头同意,就差没有给艾筱然奉茶叩头了,项凌虽不情愿被这么一个幼稚的小妮子摆布,但现在只有先忍着,不然他的计划就实行不了了,等她告诉安莫寒他就死路一条了,转头跟着一群人离开茶水间。

安莫寒等的不耐烦,拿个咖啡豆磨杯咖啡有这么难吗?她都出去40分钟了,心烦意乱地扯着领带,刚想起身去看看,她就推门而入了,在门口艾筱然就想了想,这件事她还是不说了,她并没有证据,她的话他现在怕也是不会再信,至于录音她当然是骗那几个人的,她也是无意听到的,哪里来得及录音。

安莫寒皱眉看着她心不在焉地把咖啡放在他桌子上,干脆拽住她的手,“你在想什么?遇到什么事情了?”

艾筱然这才发觉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明显,连忙摆手笑笑,“没事没事!”因为她口气中敷衍太过分,安莫寒直接发火,放开她的手,一双鹰眸锐利盯着她,让艾筱然无处可躲浑身不敢动弹,好霸气啊!艾筱然反应过来,自己真没用,这样就犯花痴了!

“说,去哪里了?咖啡泡了这么久?!”安莫寒一副不问出来不死心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艾筱然妥协低头,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吃坏了什么,拉肚子了。”说谎不打草稿的事情经过“脑癌”的时候骗过几个大姐后,她就特别流利了,果然一回生二回熟。

安莫寒半信半疑看着她许久,久到艾筱然以为要被看穿的时候,安莫寒冒出了一句话“你洗手了吗?”艾筱然脸从脚红到脸,“废话!当然了!不敢喝是吧?哼!那我喝!”一把抢过他桌子上的咖啡移到了自己办公桌上才趾高气扬看着他。

安莫寒被她的害羞可爱的举动逗笑,也就没继续去在意她出去那么久的事情,注意力成功被转移,艾筱然松了口气,撒谎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艾筱然不理他,直接坐在了办公桌上,安莫寒想了想,出了办公室的门,艾筱然虽然好奇他去哪里但她又不能跟着,万一他是去厕所的呢?!对于喜欢的人总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好奇心的,想知道他无时无刻的行踪。

艾筱然埋头工作,屏蔽了外界干扰连安莫寒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不知道,直到她想喝一口咖啡,手伸出手却碰到了一个马克杯。“咦?”

那是一个小猫形状的马克杯,萌萌的很可爱,她转头看向安莫寒,“你刚才出去就是为了买杯子送给我?”这是他第二次送礼物给她,第一次是他一直未曾摘下的宝石手链,但是这两次的意义完全不同,第一次她还没喜欢上他,对于那份礼物她没有感觉,二这一次她喜欢上他了,对于他送的任何礼物她都会心花怒放。

安莫寒尴尬的咳了咳,“嗯,你不是说你拉肚子,咖啡不要喝了,里面是葡萄糖水,杯子是刚才去买葡萄糖的时候送的。”他当然不会承认他特地跑去商业街买的杯子。

艾筱然噗嗤一笑,这么拙劣的借口谁会信啊,怎么可能会买葡萄糖送杯子,还是这么高级的马克杯?但是她不打算拆穿他,因为啊,她还是被感动了呢,小小的一个拉肚子,而且还是她骗他的,他居然会这么细心的泡葡萄糖水给她喝。

“谢谢。”鼻子有些泛酸,连忙把杯子端起来喝水,安莫寒没看见她眼睛里的水雾,只是见她喝了,也不继续在意被她知道他特地买杯子的窘迫,“不客气。我可不想你病倒了案子就都压在我头上,”又口是心非了一番,然后满意的继续工作,艾筱然喝着葡萄糖水,看着他,嘴里是甜的,心也是甜的。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