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蓦倾   更新时间: 2017-03-07 23:31:53   字数:2083字

餐厅,木骜看着熟悉的迈巴赫,安莫寒啊安莫寒你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女人帮你保护女人了?他可是很有兴趣看这出闹剧的,所以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还活着。

米墨和水云悠大家闺秀般坐在包厢里,桌上的菜刚上完,服务生出门将门带上,木骜这才出口,“想必二位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了,那木某就不多言了。”

“我是纤菲的好友米墨,我家纤菲以后就让你代为照顾了。”说出这句话表示米墨很看好这个人,沈纤菲和艾筱然像个小媳妇般坐在餐桌边垂涎着桌上美食,却只能听他们讲话。

“我是水云悠,同样是纤菲好友。”水云悠做完自我介绍便直勾勾盯着艾筱然,艾筱然被盯得头皮发麻。

包厢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艾筱然,因为沈纤菲的男人过关了,可艾筱然的事还没完。

“上次出差,富力酒店,商贸公司董事!”水云悠冷着脸先跟她算旧账,艾筱然看了眼沈纤菲,沈纤菲耸了耸肩,表示不是她说的。艾筱然叹气,“那不是也有艾氏的投资嘛~我也为了这个项目才留在了安氏,就这么动不了也不好不是。”她讨好看着米墨示意让她解围。

可米墨无动于衷,反而更冷着脸,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来一条项链,居然是艾筱然上次送给念薇的,艾筱然诧异“怎么会在你这里?”

“是不是该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送给她?难不成你要二女共侍一夫?”米墨语气稍微有些重,艾筱然却不在意,“当然不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爱他就要得到他,送这条项链只是为了让他们放心我没有想要介入他们。”她一直以来就认为总有一天她会和安莫寒离婚的,所以她不能拆散两个人。

木骜突然对艾筱然有些刮目相看,安莫寒身边居然会有这么一个女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轻蔑的笑笑,幸好他的女人够霸道够聪明,这个艾筱然太傻太懦弱,也就适合暗恋人了。

“你还没告诉我,项链怎么来的。”艾筱然想破头也想不到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米墨顿了顿,道“她把项链卖到水家的当行里了,因为是她,所以云悠就特意去调查,才知道是你让纤菲买的。不曾想却是送给她的。”

艾筱然看着宝石,原来是这样啊,她以为念薇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呢,她以为她挺喜欢的,原来也是接受不了情敌送的东西吧?

她把项链递回去,“既然是她当了,就应该归水家当行了,所以你们处理吧。今天的事情……就是单纯不想安莫寒涉险而已,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艾筱然心情有些低落,在场人舒了口气,“不要再那么傻了,吃饭吧!”水云悠摸了摸她的头,于是一群人就抱着沉重气氛开吃。

安莫寒带着念薇去了情侣餐厅,既然艾筱然那么希望他和念薇在一起,那就如她所愿吧,饭吃到一半,手机就响了。

安莫寒接了电话后脸色很不好,那份他准备了两个月的文件,可以换取股份的文件不见了,保洁员打扫的时候发现保险柜是开着的,就去找了秘书,秘书知道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就打电话给安莫寒,安莫寒一听就知道有人偷了那份文件,因为保险箱里只有一份文件。

“薇薇,公司有事,你等会自己打车回去,小心点,我先走了。”不等念薇开口挽留,安莫寒已经拿起外套头也不回离开了餐厅,念薇看着安莫寒的背影,心里满满的失落感,下意识伸手向脖子才意识到她把项链卖了,她还是蛮喜欢那条项链的,可惜它是艾筱然送的,她绝对不可能留着,出乎她意料的是,居然卖了400万,没想到艾筱然居然这么大方,可是这也让她嫉妒她和她的差距。

艾筱然回到公司时,公司沸沸扬扬,她有些莫名其妙,回了办公室,安莫寒黑着脸看着电脑,见她回来脸色一变,“你还敢回来?”

艾筱然诧异看着安莫寒,“怎么了?”见她装傻,安莫寒直接起身将她扯过来,他的用力让艾筱然的手一痛,“自己看!”安莫寒的低吼让艾筱然忘记了挣扎。

电脑的屏幕上是清晰的监控录像,不断重复着她开保险柜拿走文件的过程,艾筱然的脑子里炸起了惊雷,她忘了还有这茬,死定了,这下子被抓了个正着,连证据都有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文件是我拿的,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艾筱然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这么说,安莫寒没想到她承认的那么爽快。

“文件呢?”安莫寒死死收紧抓住她的手,眼里似乎要喷出火来,艾筱然吃痛咬牙,“烧了!”安莫寒脸色一沉。

“烧了?说!你为什么这么做?!”他将她狠狠一甩,艾筱然穿着高跟鞋因为用力鞋跟断掉了,她的脚踝随之一扭跌倒在地,头撞到了茶几血便止不住的涌出。

艾筱然脚和额头的痛让她没有闲心去关注自己的鞋,刚想去看脚踝,眼睛就被血模糊了视线,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安莫寒本是背对着她,听见一声撞击的声才转头看她,就发现她满手满头的鲜血,看着她直直躺了下去,他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慌乱,急忙抱着她冲出门去。

医院里,艾筱然脸色惨白,言玮心疼的看着她,转而瞪着安莫寒,“你怎么做丈夫的?居然让她受伤?!”

安莫寒自然认得这个人是谁,“言医生这是我的家事吧?你的职责只是看病治病。”他面无表情,暗自想着下次一定不能来这家医院。

言玮被堵的无话可说,只是手悄悄攥紧,“既然如此,那就请安先生好好照顾自己的妻子吧!”转身离开病房,安莫寒这才舒了心坐了下来,他为什么会那么讨厌言玮?何必问自己回答不了的问题?

看着艾筱然的睡颜,额头上因为伤口不小所以圈了一圈绷带,脚踝因为扭伤也打上了石膏,衣服皱到看不了眼,明明很是狼狈的她,却在此时发出了不一样的光芒,就如婴儿一般。

蓦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