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无台   更新时间: 2017-01-05 17:19:23   字数:2289字

看了眼吴大少离去的背影,肖雨桐扭过头来,对常轩眨了眨眼睛:“常轩,你是不是背地里做了什么事?”

“哪有。”常轩又摸起了鼻子。

吴大少的把柄,他也是偶然得到的,本来只是怀疑,还没有最终确认,但看对方这反应,倒让他又多了几分怀疑。

难道,那个人真的是他?

“不管你做了什么事,能有这样的结果都挺不错的,我支持你哦!”肖雨桐的眼睛弯成了一个月芽儿,她捏了捏粉嫩的小拳头,鼓励道:“这个人整天跟着我,都快要被烦死了,你把他撵走正好,有时间吗?教教我怎么开车吧!”

“呃……”常轩老脸微红,下意识的看了不远处的彭长青一眼,不好意思道:“其实,其实我也没驾照。”

“是吗?”

肖雨桐显得有点有小失,但也没有再勉强他,只是与常轩约好,过两天一起去城郊练车。

等肖雨桐开着那辆奥迪,磕磕绊绊地离开了,谢永和这才悄然走了回来,看了眼肖雨桐离开的方向,嘿嘿一笑,转身又搂住了常轩的肩膀,假意威胁道:“你小子吃了豹子胆,竟然敢拒绝我们肖总的邀请,说,怎么办吧!”

“谢总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常轩渐渐的已经找到了跟谢永和这种老油条相处的办法,所以显得很光棍的样子。

“嗯,态度不错,咱们喝酒吧,撂倒为止!”谢永和又紧了紧常轩的肩膀。

“改天,改天,今天我还有事,改天我当面跟谢总斟酒赔罪!”常轩现在心里装了太多的事,哪有功夫跟这个老滑头扯淡?

更何况他也看出来了,这个老滑头并非是真心想要跟自己套近乎,估计是和彭长青一样,都是源于某个误会。

这个误会虽然让他得到了一些特殊照顾,但本心里,他还是有些反感。

也确如常轩猜测的那样,彭长青并非是真心想和他处关系,不过都是些面子功夫,见常轩拒绝的很坚决,他也就没有再过份的勉强,假意埋怨了两句,就上楼去了。

旁观了整个过程的彭长青,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他想要弥补跟常轩的关系,但身为常轩的直系领导,一时间又有些拉不下脸来,只能干咳一声,道:“小常小庄,咱们回去吧?”

“回去可不能再让常轩开车了,这小子一天到晚的净在外面惹事!”庄一菲的话若有所指,并主动坐到了驾驶室的位置。

“哈哈,年轻人嘛,多练几次就好了。”彭长青很是大方道:“刚才我这车放着也没事,待会回去记得把钥匙给小常,没事了多练练手。”

这个社会就是人际社会,每个人都在这个圈子里扮演不同的角色,只是有的人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所以极力想要保住并提升自己的地位。但有的人却看不清楚,更放不下脸面,因为碰壁的次数多了,要么就怨天尤人,埋怨社会不公,要么就自甘堕落,彻底的沉沦下去。

彭长青是属于变色龙,他在属下面前是一副面孔,在上级领导面前,却又是另一副面孔。

常轩在他眼里,却又是个很尴尬的存在,明知道这人后台强硬,却又偏偏是自己的属下,如果刻意巴结就太着于形色了,只能用这种看似不经意的小事,来拉近彼此的关系。

当然,他也是想用借车这件事,来弥补之前的冷漠。

可惜常轩已经不再是那个二愣子了,他已经明白自己在这些人眼中,是什么样的角色了,虽然这其中有所误会,但也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淡然一笑,道:“我要开彭处长这车出去,可就是一路畅通无阻了。”

“哦?我这车比交警车还厉害?”彭长青意外道。

“那当然,看见价值百万的奔驰过来了,还不赶紧躲远远的?万一蹭掉一块漆咋办?”

“呵呵,小常也学得油嘴滑舌了!”

彭长青哈哈一笑,常轩连吴大少都敢威胁,却刻意给他这个小小部门处长面子,让他心里很是受用。

“对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两位领导看看能不能允许我请个小假?”

“去吧去吧,要不我和小庄打车回去算了,你有个车办事也方便。”彭长青再次示好。

“你要干什么去?”庄一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问完,却又觉得有些不合适,连忙又加了一句:“算了,你去忙吧!”

“一点小事,没那么麻烦。”常轩说着,拒绝了彭长青借车的好意,并亲手给他关上了车门。

开车的庄一菲,从倒车镜里看常轩离得越来越远,心底莫名的多了几分酸楚。

这个男人正是因为特别的气质才吸引了她,但他这种气质,也同样的吸引了别的女人。

心,突然感觉好累,好累……

奔驰车的隔音效果很好,车已经驶出停车场,驶进了主干道的车流里面,但车内依然静悄悄的。

本来在后座闭目养神的彭长青,突然睁开了眼睛,莫名其妙地问了句:“小庄啊,你和小常住对门是吧?”

“啊……是的。”

“嗯,小常这人不错,你作为他的科长,又是他的师父,平日得多些照顾。”

聪慧过人的庄一菲,如何听不出彭处长话里的暗示?

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许久,才默默地应了声——

“嗯!”

停车场内。

常轩再次试着拨打江晓燕的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

他叹息一声,只能暂时放弃与她联系的打算,转身离开了停车场。

这时,一直在暗中跟踪常轩的韩东,从一辆捷达车里探出头来,确认了一下常轩离开的方向后,他吐了口唾沫,掏出口袋里的电话,换了个电话号码卡,拨通了这个号码卡内仅存的一个号——

“看见我刚才给你发的照片了吗?”

韩东捏着喉咙,声音变得沙哑了许多。

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回应的,他脸上的怨毒越来越深,最后终于忍不住冷哼一声,道:“不错,就照你们说的办,事成之后,我也会把你们要的东西拿出来!”

说完,韩东就把电话给掐了,关机取出里面的号码卡,换上了自己常用的号码,再次拨通了潘局的电话,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

“潘局,果然有情况,我发现常轩和肖雨桐的未婚夫有争执,并且刚刚威胁了对方,请求进一步跟踪……”

他话还没说完,捷达车后面突然窜出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头砸在他的脑袋上,韩东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黑影将韩东打晕后,把他往捷达车内一塞,就启动起来驶出了停车场。

原地,韩东的手机掉在地上,尚未挂断的电话里,传出潘局焦急的声音:

“韩东,韩东你怎么不说话?怎么回事……”

无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