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无台   更新时间: 2017-02-10 20:12:30   字数:3055字

“大的?为什么要等他们来才能干?我们在鹏城,大的干的还少吗?”之前那个骂骂咧咧的声音的主人回答。

“别发牢骚!据说,这次,他们的头,也会来这里。”那个人解释。

“什么?头?他,他也会来鹏城?”之前那个态度比较恶劣的人声音有些虚。

“对,他这次就是专门为了我们要做的事情,跑一趟鹏城,怎么,你现在觉得,有没有必要再等下去呢?”那个人问道。

“那就没得说了,如果头真的要来的话,别说是才这几天,就是让我再多等半个月,也没关系。”

“知道就好。”

常轩在旁边听完了一切,等到他们换班交接完毕,又过了一会,悄悄地往自己下落的地方走去。

常轩用了老方法,原路返回,而且对自己的力量控制得完美,在向上爬的过程中也没有因为晃动铁链发出声音。

常轩最终重演了一遍高空走独木桥的技术,从塔吊下来,最后看了货轮一眼。调头离开。

往回走了一段距离,现在回头已经不太看得清楚那个码头,常轩打算在这里打个车回去,同时也拨通了傅红雪的手机号码。

“喂,常轩?”电话响了几声,傅红雪就在那边接了电话。

“喂,唉咋这回这么奇怪你带手机了?”不知怎么的,常轩原本想说正事,但是傅红雪这次一打电话就接的行为,让常轩格外的惊喜。

“问这个干嘛,你要是有事就赶快说!”电话那头的傅红雪还没睡着,虽然已经不早了,但是傅红雪还在处理一些犯罪资料,这样的生活她都已经习惯了。

至于这次这个一打电话就接了的情况,是她有意在等常轩的电话,经过之前几次想联络常轩,和常轩想联络她的时候,因为她没带手机而无法联络的尴尬情况,她最近带手机的行为倒是越来越多了。

此时常轩问起来,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仓促间催促常轩赶快切入正题。

“哦,是这样,我之前在一辆车上闻到了不和谐的味道,就一路跟踪过来,结果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非正规的码头,他们在看守一艘货轮,其中有一个人我认得,那是枪击案中的一个劫匪。”常轩顿了顿。

“而且,那艘货轮里面,有很多的枪,听他们说,会从海外来一帮人和他们里应外合,一起在鹏城干一票大的,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相当厉害的头目要过来。”常轩尽量用清晰且易懂的表达方式叙述了这些事情。

等到常轩说完这些以后,那边的傅红雪却没有立马做出回应。

常轩也没有急着挂电话,他在等着傅红雪的回答。

“常轩。”沉默了一会之后,傅红雪才开口。

“其实你发现的这艘货轮,刑警队早在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并且他们的意图,也大概知道,不仅如此。”傅红雪说道。

“潘局还在他们当中安插了警局的人手,就卧底在他们内部,你先不要轻举妄动,那里的事情,警察会处理。”傅红雪说完。

“这样啊,好,我知道了。”常轩回答,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嘟…嘟…”电话那头的傅红雪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心里有说不完的委屈。

这个二愣子每次给自己打电话,从来没有别的事,都是这种。

常轩这边,他把电话挂掉,刚揣进裤兜,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还是汽车引擎的声音。

同种汽车的引擎声音是相近的,就是常轩的听力,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里,也不能分清前后出现两次的不是一辆的同种汽车。

但是这个引擎的声音,虽然隔得很远,正在接近,但是常轩已经听出来了。

自到鹏城以来,这样的引擎声,常轩只在一辆车上听到过。

吴大少的兰博基尼。

车子很快,开过来,果然就是吴大少的兰博基尼,车子巨大的马达声,高速从常轩面前掠过!

“他也来这里。”常轩看着吴大少兰博基尼的尾灯,目光若有所思。

第二天早上,常轩一来到公司,就敲了庄一菲的办公室门。

“请进。”庄一菲洪亮的声音传过来。

常轩推开门走进去。

“怎么了?”庄一菲看到是常轩,难掩讶异之色,这个二愣子还会主动找自己?

“庄姐,你现在跟我走一趟。”常轩说完,就去扯庄一菲的袖子。

“怎么了啊?”口头上在询问,却拿起放在椅子靠背上的外套。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常轩神秘一笑,也不解释。

庄一菲不禁想这臭小子是不是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不对啊!这小子不像这么会哄女生的人啊!

那就是有什么其它的事情。

韩德今天心情大好,今天就是明良玩具厂和致远签约的日子了,再有一个小时左右,肖伟略就应该会带着合同来这里,就差签约完成了。

韩德把车子停在厂里,像往常一样往办公楼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有个业务员小张在门口站着。

“怎么了?怎么不去工作?”韩德随口一问。

“副厂长,厂长让您去会议室一趟。”小张谦逊地说道。

“会议室?”韩德惊讶。

“我不记得通知过今天要开会啊?”韩德皱眉。

“确实没有通知,厂长说这是紧急会议,厂里大小领导干部都去了。”小张解释道。

“厂长还说,无论您什么时候过来,都要立马去会议室。”

“这样啊,好,我知道了。”韩德答应下来,就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路上韩德也在考虑为什么突然就说要召开紧急会议,开会必有原因,细想厂里最近发生的大小事,还有上级通知,都不太可能啊。

仔细想想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这次和致远签约的事情。

不过那都是待会的事情了,现在厂里有谁知道自己要和致远签约?

答案是,没有。

所以韩德想了一会,也想不到原因,就到了会议室的门口。

噔噔噔。

韩德敲门,就算他是副厂长,现在厂长可在里面呢,架子再大,还敢大的过厂长?

“进!”里面威严的声音穿透门板。

韩德多年来的经验意识到,厂里出事了,厂长现在心情很不好,他都没有说请字,而且听这个语气,也是在压抑自己的火气。

韩德推开门,又轻轻地合上,慢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离厂长最近的一个座位。

刚刚的过程中,他已经看到,会议室早已经坐满了人,财务长,秘书长,还有各个部门的领导,大到厂长,小到管门口治安的,居然全都在这里面!

韩德默默吞了口口水。

“你不感到愧疚么?”右边威严的声音传来,韩德往那里斜着看了一眼,厂长正在看着他。

“咳,我,我来晚了,对不起大家。”韩德满脸歉意,望向大家,不好意思地笑笑。

平时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巴结他,给他面子,回以一个笑容,但是今天,他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就好像,他不是副厂长一样。

“你不感到无耻么?”右边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

韩德知道坏事了,一般来说,迟个到,耽误大家的时间,厂长无论如何也不会说这么难听的话,但是这次厂长讲话却这么难听。

“我…”韩德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细汗。

“酒店里的小姐,舒服么?”右边再次响起询问声。

“这。”韩德吃惊,他们怎么会知道?

“你从实招来,说给大伙听听。”厂长双手一摊,把话语权全部交给韩德。

“我知错了。”韩德主动承认错误。

“回答问题。”厂长打断他。

“小姐…舒服。”韩德几乎把头低得塞进怀里。

这话一出,他就听到有的人憋笑的声音,那种想要笑出来,却铆足了劲使劲憋住的感觉。

厂长也是一愣,没想到韩德真的厚脸皮,不要脸到这个地步,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你在说什么?”厂长几乎是吼着问出来。

声音一出,整个会议室就又安静下来。

“是您让我回答问题的啊…”韩德说话语气甚至都有点委屈。

副厂长和厂长,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正一个副,但是其真正的权利,是天和地的差距。

在这个厂里,哪怕他是副厂长,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是一个下属。

厂长直喘气,这个韩德什么意思,到底听不听得懂他问的啥?他的意思是让韩德回答之前他问的那两个问题,谁让他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了?

厂长直接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双手背在后头,转过身去,看着会议室里挂着的厂里的鸟瞰图。

“韩德,这些年来,你也为厂子做了不少。”他叹口气。

“这回,你却做出这种事,你关心自己的利益,我不认为有什么,可是告诉我,你把厂子的利益放在哪?”他轻声说道。

“我做错了,请厂长处罚!”韩德这下也知道,自己这件事多半是暴露了,心下来不及疑惑为什么还没签约就暴露了,只想先把这里的事处理完。

“处罚是轮不到我来处罚了,你跟警察讨论处罚的事情吧。”厂长说。

无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