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无台   更新时间: 2017-02-11 15:02:18   字数:3019字

“厂长,为什么?”韩德吃惊,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已经不想去深究厂长是怎么知道的,他只想赶快先把厂长的怒火平息下来。

至于所谓的报警,说实话他并不相信。

自己虽然不太对得起厂子,但是他自认也没有到非要报警那个地步。

无论如何,这都只是厂子内部的事情,能在内部处理就在内部处理,不会闹到外面的,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才会有一句古话,家丑不可外扬!

“为什么?你知道这次性质有多恶劣么?你这是受贿!”厂长转过身指着韩德的鼻子。

“可是,这毕竟是我们厂子里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让警方来插手,而我也愿意接受厂里所给予的任何处分。”韩德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如果这个事还没有闹大,或许还可以像你说的一样,我们自己内部来解决。”厂长悠悠地说。

“这个事情,闹大了?”韩德听出了厂长话里的意思。

“我问一个问题,大家昨天回去到今天早上的这段时间里,有谁去过我们玩具厂的企网?”厂长没有立即回答韩德,而是看向会议室的其他人。

一会议室三四十个人,此时仅有几个人举起了自己的手。

“好,刘清,你来说发生了什么事。”厂长指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不久前才来到这里的,从高等大学毕业,所以一过来就当了一个小主管,厂长对他也是有点印象。

“厂子的网站上,首页就是副厂长在酒店叫小姐的照片,还有…受贿录音。”刘清说道。

“现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吧?”厂长转过头来对韩德说。

韩德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

“我,我……”韩德嘴唇哆嗦着。

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知道谁从哪来的这些证据,传到了企业网站上,这么大的事,厂里肯定会把自己交出去。

吱~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几个穿制服的警察推门走了进来。

“你们谁是韩德?”为首的警察进来后先向众人敬了个礼,然后问众人。

“喏,就是他。”厂长看警察问话半天了韩德都没有站起来承认,就直接伸手指向他。

“韩德,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贪污受贿,还有传播不良信息,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的警察一说完,他身后的警察就过来给韩德铐上了手铐。

韩德则是一脸沮丧地被警察们带出办公室。

“据情报,另一个涉案人员肖伟略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是否对其实施抓捕?”有几个空闲的警察,此时其中一位问这个带头的警察。

“等他来到这里,就抓捕,一并带走,现在先把他押到车里。”那个警察指了指韩德。

而肖伟略,现在或许应该叫他肖组长。此刻正高高兴兴地拿着合同进入明良玩具厂的门口。

想想自己以后辉煌的前程,他有信心在致远干的比以前在华美的时候还要出色。

不过进来的时候他在门口看到了一辆停放的警车,心里稍微有些警惕,不过仔细想想,不可能是自己,就仍然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肖伟略今天特地穿了一身正装,这衣服还是他以前在华美的时候买的,价格不菲,一直都很少穿。

肖伟略觉得今天是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特地挑出了这件衣服。

肖伟略往办公楼的方向走,还没走到,他就隔着玻璃看到走廊里韩德被几个警察押着的画面,就淡定不了了。

韩德为什么会被抓?肖伟略想想也就只有最近这个事情,才最有可能,韩德是自己的舅舅,自己并不知道他以前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

肖伟略很谨慎,他很快从中猜出了门道,就提着公文包往外跑。

门口的保安就看到这个穿着气派的家伙刚刚气定神闲悠然自得地走进来,转眼就撒丫子狼狈狂奔。

保安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问题,想了想门口的警车,这个保安也意识到机会来了。

在警察同志面前表现的机会来了!

保安和警察虽然都是穿制服的,而且二者的制服还很像,不过要是保安能够帮助警方破案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那性质就不同了!

保安立马拿起值班室的警棍,扣上自己的帽子追了出去。

庄一菲被常轩强硬地拉上车,还不知道常轩想要干嘛,直到常轩把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庄一菲才隐隐猜测到常轩想要去的地方是哪里。

她自然是不抱有任何希望,也不想再去明良玩具厂,但是常轩什么也不说,就叫她过去看就行了,一副神秘的样子。

“难道事情真的有什么转机?”她不禁猜测,但是她觉得不太可能,韩德和肖伟略亲戚的关系可是摆在那里呢!有肖伟略从中摆一道,华美没机会的。

但是看常轩这么胸有成竹,不知怎么的她也不抗拒了,任由常轩开车来到明良玩具厂,不过心底对于有些事,一点希望也没有。

但是刚过来,她就看到肖伟略穿着一身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名牌的西装从明良玩具厂鸡年跑出来。

看样子是签约成功了,都高兴激动得狂奔起来了,庄一菲暗自叹口气,还是没有希望啊。

“坐稳,抓住扶手。”常轩突然说道。

“啊?”庄一菲不明所以,不过也来不及问,立马调整了身体的坐姿,右手抓住车窗上方的扶手。

常轩突然将方向盘向右打,踩下离合器,松档的同时踩下刹车。

吱……

刺耳的尖锐声音,庄一菲就感到自己身体都在向左边倾斜,手上加大了力道。

“这小子什么时候会这种技术?”庄一菲心里吃惊。

常轩这是做了一个类似右转弯的漂移,那尖锐的声音就是踩下刹车之后停止旋转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而整个车身向右转,左侧就恰好正对着迎面跑来的肖伟略!

车子因为惯性还没有停下,常轩就直接拉起了手刹。

车子还在向左侧移,肖伟略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来不及停下。

眼看着车子就快要撞上自己,肖伟略脑子一片空白,双腿直接吓软。

常轩把手刹往上提,尽力再修正方向盘的方向。

车子终于在撞上肖伟略之前停下,而肖伟略腿还是软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常轩突然做出这些动作,都是为了阻挡逃跑的肖伟略,常轩也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会取得什么成效,但是他知道致远和明良的单子绝对是泡汤了。

此刻看到肖伟略激动得跑出来,刚看到的时候有些不解,不过后来留意到肖伟略脸上的神情不是很好。

常轩就猜想肖伟略可能是跑出来的,就想办法将他拦下。

常轩打开车门,走到肖伟略旁边,庄一菲也跟着下了车。

庄一菲刚刚也吓得不轻,但是她感觉常轩没有撞到人,此刻跟下来却看到肖伟略跪在地上,脸色惨白,觉得常轩是不是撞上他了。

“你怎么了?从里面慌慌张张跑出来?”常轩走到肖伟略旁边。

“警察…警察…”肖伟略喘着气说道。

“警察来抓你们了?”常轩也有点惊讶。

常轩并不知道,原本他们的行径,还不至于闹得这么大,但是他将那些东西放到明良的企业网站上,就把这个事情捅大了。

肖伟略急忙点头,看向常轩,双手抓着常轩的手,仿佛在祈求帮助。

“去你的!”常轩直接一拳打在了肖伟略脸上。

肖伟略直接肿了半边脸,在地上趴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瞪向常轩。

就是这个人,害得自己落得如今这步田地。

常轩一看,那丫的还敢恨我?直接冲上去就是飞身一脚踹在了肖伟略胸口,肖伟略整个人都横飞了出去。

“就是你,敢惹庄姐生气,说华美坏话。”常轩冲上去一边狂跺嘴里一边念叨着。

旁边的庄一菲原本想拦住常轩的,虽然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抓常轩,但是后来常轩嘴里说出的那些话,常轩是在为她出气,她就忘了拦住常轩不要打人。

可怜了肖伟略,头上的纱布本来也还没有拆掉,此刻又挨这顿毒打。

后面冲上来的保安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到了,最近鹏程不太平,作为保安也是时常开会,所以他第一反应把常轩当成了那些劫匪。

不过后来缓过神来他才知道是常轩拦住了逃跑的纱布人,他才过来。

“谢谢你,好心人,他可能和某些事情有关,谢谢你把他拦下。”保安也不敢确定纱布人是和门口停的警车有关系,只是猜想,现在正合他意,要是他理解错了,反正动手打人的不是他。

“嗯,没事,不用谢,举手之劳,你把他送到里面警察那里去吧。”常轩拍拍手,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

“起来,走。”保安押着肖伟略走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庄一菲问常轩。

“等着签合同吧。”常轩微微一笑。

无台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