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苏月卿   更新时间: 2017-01-02 15:01:03   字数:2007字

沈顾辰的步步紧逼,让洛小夕无路可退,直到洛小夕直接躺了下去,摔到了床上,还没有反应过来,沈顾辰就压了上来。

“你,你想做什么?”洛小夕握紧双拳,感觉自己的心马上就快要从自己的嘴里跳出来一样,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的她,此时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算那晚,自己的第一次已经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怎么看,都感觉好可怕,而且那一晚的痛楚,洛小夕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新婚的夫妻,做点什么,都是正常的!”沈顾辰微微一笑,被洛小夕看在眼里,她完全被这个笑容吸引去了。

说着,沈顾辰的右手还不停的玩着洛小夕的头发,气息也不断的喷洒在洛小夕的脸上,让洛小夕感觉痒痒的。

“这里,我老妈还在呢!”洛小夕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只好拿自己的老妈当做自己的挡箭牌用用了!

“也对,伯母还在这里,既然如此,那就等回到我们的家,我好好的实行一下,夫妻之间的义务!”

沈顾辰思考了一下,一副觉得,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是挨的很近。

“那个,既然你同意了,能不能先离我远一点!”洛小夕一次次的戳着沈顾辰,又不敢太用力,她可不想像那两个保安一样的。

至于到了什么家,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了再说!

然而沈顾辰却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看着洛小夕,眼神当中的浴火然然得升起,洛小夕可以感觉到,沈顾辰的身体烫了许多。

最终,看着洛小夕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沈顾辰还是没有忍住,低着头就吻了下去,洛小夕猝不及防,就感觉到一个像果冻一样软软的嘴唇贴在自己的嘴上。

洛小夕瞪大眼睛,自己居然又被这个男人给吻了,而且,他给人的感觉还……很舒服,洛小夕心里不由的责怪自己,真是不争气……

“小夕啊,收拾好了没有……”谁知道这个时候,洛小夕的老妈连敲门都省了,直接开门就闯了进来。

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她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女婿你继续,我当做没有看见,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精力啊!”洛小夕的老妈都快把自己笑成了一朵花,高高兴兴的蹦跶了出去!

洛小夕顿时处于了石化的状态,自己的清白,就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了!

“都是你的错!”洛小夕撅起嘴,都快要哭了,双手一直不断的推着沈顾辰,想要急忙的挣脱出来。

沈顾辰微微一笑,看来自己要是再不起开,小白兔恐怕就真的该哭了,沈顾辰往旁边一趟,洛小夕一下就跳了出去。

“乖,快点收拾行李,回头到我们的新家去!”沈顾辰微微一笑,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军中乏味,有个小白兔在家里跳来跳去的也不错。

说着,沈顾辰站了起来,准备往门外走去,毕竟,还是要留点空闲时间让小白兔好好的想想现在是什么状况。

“你就这么舍不得我?”只不过,刚走出没两步,沈顾辰的笑容就更大了,不由的看着后方说道着。

原来是洛小夕的一只爪子,一只在抓着沈顾辰的衣角,但是洛小夕却低下头去,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不是……那个,我们能不能……去办离婚证啊!”洛小夕扭扭捏捏的,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了这句话。

然而,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原本是温馨的画面,让洛小夕立马感觉天寒地冻的,还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洛小夕心里不由的想着,而且,寒气似乎是从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全部散发出来的!

“洛小夕,你敢在说一遍吗?”沈顾辰的声音是咬牙切齿,从嘴里面一个个字的蹦出来的,狠狠的对着洛小夕说道着。

洛小夕立马意识到自己好像干错什么事情了,吞了一口口水,放下沈顾辰的衣角,准备逃脱。

“啊!”谁知道,洛小夕一步都还没有跑出去,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了,然后,自己整个人就贴到了墙上。

洛小夕下意识的想要离开,却刚刚抬头,沈顾辰的整个人就压了过来,让洛小夕没有任何的角落可以逃跑。

“洛小夕,你在给我说一遍!”沈顾辰低下头来,就差那么仅仅一厘米,两个人的嘴唇就爱上了。

这才刚刚结婚,连两个小时都不到,她居然就当着自己的面说要去办离婚证,天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女人想要送上门自己还不要。

而且,他堂堂的三十六集团军的军长,就居然被这么一个普通又白痴的小白兔提出离婚,以后让他的颜面何在?

“我……我就是想说……”洛小夕被沈顾辰吓得浑身哆嗦,现在的沈顾辰,好像动画片里演得那个大恶魔。

尤其是沈顾辰一眯起眼睛,用着那样危险的眼光一直看着自己,洛小夕就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和死神去约会了!

“洛小夕,说话之前,一定要好好考虑清楚,有些不经过大脑的话,可是……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就在洛小夕准备去说什么的时候,沈顾辰抢在洛小夕最后一句话的前面,又再一次的说道着!

“恩……我想说,那个,我去乖乖的收拾行李!”洛小夕无奈的低下头,最终,自己对沈顾辰还是完败了!

明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这些的,洛小夕啊洛小夕,就差那么一句,你怎么就能败在这个大恶魔的淫威之下呢!

沈顾辰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才渐渐的离开,想要和自己的离婚,这一辈子都不要想,除非是自己不想要的,不然,无论什么,属于自己的,永远都是自己的。

“乖,好好的收拾行李,一会我们回家!”沈顾辰伸手摸了摸洛小夕的毛,一脸笑意的走了出去。

苏月卿说:

一直想要离婚的小夕,能脱离沈大军长的魔抓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