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苏月卿   更新时间: 2017-02-17 08:30:33   字数:2022字

就这样,掉下去的手机还砸中了一直狼的头,然后在掉在地上,狼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也叫了出来。

而这个声音,也刚好同样一起传到了沈顾辰的耳朵里面,多年军人经验的沈顾辰,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声音!

“洛小夕?你给我回话,洛小夕!”沈顾辰拼命的对着电话吼道着,生怕洛小夕出了一点什么事情。

“沈顾辰,我迷路了,在一个树林里面,有好多狼,你快来救我……嘟!”一头的洛小夕因为离手机距离太远,所以什么也听不到。

看着手机屏幕还亮着,洛小夕立马把自己的全身力气,都放在了喊话的上面,希望沈顾辰能够找到自己。

可是,就在话说一半的时候,狼因为互相拥挤不老实,一脚就把手机的挂断键给活生生的压下去了。

因此,沈顾辰的这边,才被挂断了电话,也是因为这么一半的话,沈顾辰的眼中,也充满了杀气。

“带一个小队,随我去B区训练场救人,传命令下去,碰见狼,立刻击杀,不要留一个活口!”

沈顾辰双手握紧,对着身后的士兵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脸汗颜的小士兵在那里反应。

果然,嫂子才应该是王的支配者,只是一个电话,居然能够让沈大军长下狠心,杀了B区训练场的所有狼。

天知道,当年为了训练士兵,他们特地从外面运回来好生伺候的,如今为了嫂子却全部不留活口。

小士兵抖了一下,立马跑起来去传递沈顾辰的话,心里却一直提醒自己,以后在嫂子面前,千万别失了什么分寸!

刚开完会的刘成,正整理着手中的资料,看着前方走过来的沈顾辰,还在收收和他打着招呼。

“你今天……噗!”结果没有想到,刘成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呢,沈顾辰就一胳膊扔了过来。

只见到沈顾辰勒着刘成的脖子,然后就继续往前走,就算带了一个刘成,他的行动,也一点都没有受到限制。

刘成只能不断的拍打着沈顾辰的胳膊,如果在多出两分钟,估计沈顾辰抱着的,就只能是一个死尸了!

当刘成得救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扔到了车上,因为沈顾辰的粗鲁,刘成的屁股现在还在疼。

“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个方向……是B区训练场?”就刘成一个人还莫名其妙。

沈顾辰的脸色一听,更加的黑了,没有说话,一旁的小士兵也只能偷偷的给刘成讲解了详细的情况。

“怪不得,不过,看来你家的小媳妇有点本事,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逃过被狼吃掉的命运的!”

而刘成依旧不怕死,眼神当中还闪过了一丝的期待,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本来一个柔弱的小女人,居然能逃过狼的爪牙?

而刘成口中的小女人洛小夕,现在依旧坐在树枝上,还好够结实,支撑了这么久也没有断过。

“咕噜咕噜!”就在这个时候,洛小夕的肚子很不适宜的响了起来,饿的感觉,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因为长时间的僵持,洛小夕也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只好在树枝上面爬着,两者交加,洛小夕感觉,她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饿死的人。

树下的狼也似乎是特别的执着,一直盯着洛小夕不放,似乎认为是最美味的食物,一直等待着洛小夕从树上面下来。

“沈顾辰,你这个混蛋,到底多时候来救我啊!”现在,洛小夕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就只有沈顾辰了。

这些狼群的坚持力的确让洛小夕佩服,可是同样,就是因为如此,狼群跳的高度,也一次比一次的高。

洛小夕想继续往上爬,才发现在上面的一根枝干离自己太远了,自己根本够不到那个高度,只能乖乖的在这里呆着。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洛小夕本来就敏感,结果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而且,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洛小夕紧紧的贴着树干,就连一直跳腾的狼群都停了下来,看了过去。

“洛小夕,把眼睛闭起来!”一个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让洛小夕真的乖乖的闭上了双眼。

然而,随即而来的,就是好几声枪响,随身附和的,就是那一群狼,悲惨的叫声,一次次的响彻了洛小夕的心扉。

就算自己没有看,她也知道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恐怕自己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只能见到那群狼的尸体。

洛小夕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一直都不敢动,死死的抱住树干,就算战争片自己看的再多,可是,现实当中也会害怕的。

洛小夕甚至感觉到,那个子弹,就像是风一样的,立马就从自己的耳边飞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似乎还听见了声音一般。

“都处理好,我不希望在这里再见到狼的半分影子!”直到枪声停止,洛小夕也直到,这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洛小夕依旧不敢睁开眼睛,一直听着在自己的下方,沈顾辰冰冷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的恨意?

错觉吗?不知道为什么,洛小夕总感觉是因为狼群围攻了自己,所以沈顾辰特别的生气,才会说那句话的。

“母猴子,你还准备在那里趴多久!”在下方的沈顾辰,看着都清理了差不多,才对着一直在树上的洛小夕说道着。

让沈顾辰吃惊的是,洛小夕这个蠢白兔,居然会爬树?这个可真是不敢相信,而就在一旁的刘成,都吓到了。

本以为也只是一个娇娇弱弱,普通家庭的宝贝女儿,什么都不会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居然会爬树?

“噗!”更重要的是,当沈顾辰那句母猴子出来的时候,刘成是是在忍不住,就笑了出来,沈顾辰多时候变得这么有幽默感了!

“母猴子?”这个词围绕在洛小夕的脑子里,沈顾辰是在叫谁?睁开一直眼睛,却发现,除了自己,树上在没有别人了!

苏月卿说:

噗……其实我也是够了看到最后!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