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苏月卿   更新时间: 2017-02-20 08:22:25   字数:2010字

“洛小夕,够了吗?呆舒服了是不是可以下来了!”回到家中,避开了那一群烦人的视线,沈顾辰终于觉得好多了。

然而,背上的动静也再一次的提醒了他,这一切的成就,究竟是哪个蠢女人整起来的,想着,沈顾辰的眼中又充满了怒火。

这个女人,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坐在地上然后又哭又闹,居然还编一些有的没的,典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

平时,沈顾辰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玩这些,他觉得烦,可是现在,这种事情放在洛小夕这个女人身上,他居然只会觉得可爱。

自己,究竟中这个女人的毒中的有多深,现在无论这个女人想要做些什么,自己居然都会觉得是她可爱的表现。

“不嘛,我不下来,我还要骑在马儿身上睡觉……”只是一路走来,洛小夕也终于忍不住,渐渐地睡了起来。

一路上,让沈顾辰更加不爽的是,他现在为止,都还穿的是军长,为什么洛小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留口水?

天知道他忍了多久,知道现在才终于开口的吗?对于军装的亵渎,要是以前的一般人,早就拉出去喂狼狗了。

现在倒好,这个女人没心没肺的,不仅仅把他的军长给整脏了,结果……结果居然还把他当做马儿骑?

“靠,洛小夕,你给我滚下来!”最终,沈顾辰的脸便黑的已经不能再黑了,大声的就把这句话给吼了出来。

然后抓着洛小夕,两个手一抬,只见洛小夕的身体先是被突然抬到了高空当中,然后就猛然的落到了沙发上。

“痛!”就算是沙发,可是猛然这么一下,没有任何的防备,而且又是在睡梦当中,屁股上,自然会更加的有疼痛感。

因为这样的一下,洛小夕才终于张开了双眼,这个时候,眼角都已经有了泪水,还有一部分在眼圈里面打转。

洛小夕勉强的坐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今天一天,不,自从遇见沈顾辰,自己的屁股就一直没有好过。

“你干什么?”一气之下,洛小夕抬头就对着沈顾辰大吼了起来,太过分了,明明她睡得正香呢。

平时就最讨厌有人打扰自己睡觉了,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有这么粗鲁混蛋的方式,她怎么可能不火?

可是,当看向沈顾辰的那个面容的时候,洛小夕原本充满火气的脸,也就在那么一瞬间,立马僵住了。

洛小夕因为是坐着,沈顾辰站着,在加上沈顾辰原本的身高,她又那么矮,这样一下子看上去,沈顾辰本来就威严了很多。

更重要的不是这个,是沈顾辰的脸,现在完全处于黑脸的状态,眼神当中冒的火,似乎都快要把洛小夕给烧尽了!

“怎……怎么了?”睡蒙当中的洛小夕,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什么情况,并且看到这个样子,早就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了!

听到洛小夕的话语,沈顾辰握紧双拳,她自己今天干的好事情,现在倒好,居然一脸无辜的问自己怎么了?

好,很好,非常好,看来今天要是不帮助洛小夕好好的恢复一下记忆,那他以后就不姓沈,还就不信了!

“很好,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别急,我帮你回忆回忆,可好?”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洛小夕更加摸不著头脑。

只不过,沈顾辰忽然的笑容,更让洛小夕想要多远,他这样笑,跟哭一样的,还不如不笑好看点。

“什么?我忘记什么了?倒是你,为什么肩膀那一片全湿了?”洛小夕的眼角抽了抽,不管因为什么,她要立马转移话题。

只是很可惜,洛小夕转移后的话题,更让沈顾辰火了,这个蠢女人,居然还好意思问自己的肩膀怎么湿了?

沈顾辰就算是再有耐心,在退让一步,也不会在怂了,这个女人今天不教训的不要不要的,他以后的威严还何在?

“我肩膀怎么湿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究竟我的肩膀是怎么整的?”只见沈顾辰一点点的接近。

洛小夕也慢慢地往后退,可是,沙发也有到头的时候,剩下的,也只有沈顾辰现在这样,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沈顾辰只是轻轻的一吐气,就让洛小夕浑身颤抖了起来,这个男人,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这样的逗她的。

“今天,是谁赖在地上,大庭广众之下,在那里哭闹耍无赖的?是谁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是谁一直在梦中骑着马的?嗯?”

说话的时候,沈顾辰的手不断的在洛小夕的身上游走着,而且,故意时不时的在洛小夕耳边吐气。

可是说道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沈顾辰几乎是咬牙切齿说的,这个死女人,如果在想不起来,他不建议亲手掐死她!

诶?洛小夕眨了眨眼睛,白天的记忆,就像是强风一样的,立马全部都涌了进来,然后挤破了自己的脑袋。

她记得,早上偷偷跑出去,然后遇见狼群,然后在求救,当沈顾辰救完自己之后,然后她干了些……

天呐!洛小夕心里大吼了一声,她怎么忘了,因为今天想要偷懒,再加上这几日沈顾辰事事都让着她,然后她一得意之后,就得寸进尺了。

以及沈顾辰肩膀上面的那个,应该是她的口水吧,她居然,如此大胆的在沈顾辰的肩膀上睡着还留了口水!

她究竟在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都做了一些什么啊?怪不得,沈顾辰居然会这么的生气,原来自己……

“呵,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那说说,我应该怎么样罚你才好呢?毕竟,你可害得我丢了这么大的一个人?”

更重要的是,沈顾辰也不急,只是在一旁慢慢地折磨着洛小夕,居然一时兴起,都伸手玩起了洛小夕的头发。

“我……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事到如今,洛小夕只好认栽,乖乖的低头,然后像沈顾辰认错!

可是,他会满意吗?

苏月卿说:

么么哒,这周苏苏要培训,不过还是会保持日更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