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18:58   字数:2191字

安玉珍!你果然是个善变之人......不过!

此时珺芙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算计的笑容,恰好被太子尽收眼底......太子缓缓策马走向前,居高临下的盯着珺芙,神情中带着一丝不可抗拒。

“请太子殿下为民女做主......”珺芙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平视前方,话语虽是请求,却没有半分请求的语气!

“谨帆哥哥......你要替玉珍做主啊......”安玉珍看珺芙先开口,也急忙开口说道。

“......”太子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望着眼前狼狈不堪,没有望自己的珺芙。

安玉珍见太子只望着珺芙,便故意又轻声喊道,“谨帆哥哥......”并轻轻走上前伸出纤细的手想要抓住此刻太子正拉着缰绳的手。

此时太子的马儿因为安玉珍突然间的靠近刚好抬起前蹄,太子借此机会避开了安玉珍的手,安玉珍被嘶叫的马儿吓不轻,急忙后退了几步,生怕马蹄不小心踢到自己......

“安小姐,越影容易被惊......”

安玉珍原本想借此机会与太子亲近亲近,却因为一匹破马......奈何太子总是盯着那个女人看!安玉珍心中嫉妒忍住想要迸发出的怒火,继续装作可怜的模样。“谨帆哥哥......你知道吗?玉珍刚才受了多大的委屈......”

“闭嘴!”太子转过头来瞟了瞟正说话的安玉珍,安玉珍却被太子这两个字堵的说不出话来,双手相互紧紧的握着,紧咬着嘴唇。

太子再次转头望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珺芙,额头因为破了渗出不少鲜血,鲜血留在脸颊上,还真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但珺芙眼中却透出了几分坚强和不屈,一双澄清的眸子平视前方,宛如清澈的泉水,不染一丝杂质......

若是平常女子又受人欺压,又毁容,恐怕早就要哭天喊地寻死腻活了!如今却连一滴眼泪都未曾流过,着实有些不同!

“何事需要本太子做主?”

太子身后的素衣男子顿时一脸惊奇的望着太子,太子可是出了名的厌恶女子!连自己都曾怀疑过这太子是不是和他那同父异母的三皇子一样是断袖之癖,而且这太子一年到头在外说话基本不超过百句,如今不但主动替女子做主还说了四句话......

“安小姐欺压百姓,按照南诏的律法理应受到惩处......”珺芙依旧平视前方大胆的阐述着刚才的事实。

“安小姐?可有此事?”太子再次转头望着此刻一脸面色煞白的安玉珍。

“她胡说!谨帆哥哥......玉珍怎么会欺压百姓呢?明明是......明明是她伙同身旁的小叫花子行窃......被玉珍抓到,为了逃走......你看他们还把玉珍的衣角撕破了......”安玉珍急忙解释道,因为她不想自己给太子带来不好的印象。

此时安玉珍缓缓抬眸,刚好迎上了太子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安玉珍有些心虚移开了视线,没有接着往下说了......

安玉珍!这么撇脚的理由都能编得出来?哼,珺芙还以为都城贵女说话的手段会更加高明些......你太令珺芙失望了,若珺芙是太子,珺芙也不会信这样撇脚的理由......

“墨卿!按行窃,处理!”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太子。

珺芙的心瞬间如同破碎一般......

这么撇脚的理由都信......对啊!我南珺芙并非权贵之人,而安玉珍是都城贵女,太子怎么会保住珺芙去严惩安玉珍呢?况且,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像珺芙一样愿意出手相助......珺芙默默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百姓。

没有人站出来!

没有人替自己说话!

没有人敢于权贵之人对立!

珺芙有些失望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太子见跪在地上的珺芙不但面无表情而且没有任何回答,便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玉瓶转身递给自己身后的素衣男子。

安玉珍并不知玉瓶中所装何物,却以为是鹤顶红!便在一旁得意的暗笑着,就知道谨帆哥哥是护着自己的!怎么可能为了别的女人而舍得惩罚自己呢?

“你们几个还不送受惊的安小姐回府?”

“谨帆哥哥!玉珍还不想回去......”

安玉珍气的直跺脚,却不想太子突然下马靠近安玉珍,并且用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神盯着安玉珍,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的说道:

“今日之事,本太子相信你应该更清楚真相......”

此刻安玉珍的一颗心......突然间从提的老高的地方,瞬间落下......安玉珍一脸煞白的看着眼前的太子。谨帆哥哥知道了......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不能就让谨帆哥哥就这么离开,要不然以后我就没机会了......

就在太子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安玉珍装作晕倒......想要借机让太子抱住自己然后送自己回去,结果:

自己非但没有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而是直接砸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而一身素衣的夏墨卿见安玉珍晕倒引起了混乱,便借机将跪在地上的珺芙和一旁受惊的孩子带走,直到来到一个颇为安静的巷子中。

“姑娘!受惊了......这是太子殿下赏赐给你的......”夏墨卿温文尔雅的声音传入了珺芙的耳中......

只见夏墨卿一身白色素衣,显得格外清爽,这倒是与一身墨色锦缎的太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夏墨卿的笑容,仿佛如同黑夜中的一盏明灯,能带给人温暖!

珺芙垂眸看了看夏墨卿手中的白色玉瓶,但并无接受之意,珺芙依旧是一脸淡漠的样子,夏墨卿见珺芙不说话便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这是七白雪茸膏......待伤口结痂后,涂上这个肌肤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不应该是毒药吗?怎么会是修复伤痕的药?珺芙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夏墨卿。

“嗯......是这样的,太子殿下让在下替姑娘解围,并把这个七白雪茸膏赠给姑娘......”

“不是,要按行窃之罪处罚民女的吗?”

“非也!”夏墨卿温文一笑,将手中的白色玉瓶递给珺芙。

珺芙很自然的伸手接住了玉瓶,用手指轻轻抚过冰凉的玉瓶表面,不行......自己怎么能平白无故受人恩泽!

“多谢公子!今日两次解围之恩......此药,还是请公子物归原主吧!”

“物归原主?若是要物归原主......还是请姑娘自己去吧!在下夏墨卿,后会有期!”

果然是个奇怪的女人?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不要......容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难道你就这么不在乎吗?夏墨卿马上用轻功离开了巷道。

不受他人恩惠,却又对弱小之人施以恩惠......

是什么让她把世间看的如此淡漠?

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却也未哭过一分!未倾诉半字!

又是什么值得她如此坚强和不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