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20:44   字数:2063字

既然这个女人并非因为爱慕而吸引本太子的注意,那么如此一来,深夜潜入皇宫,可不只是报恩那么简单,看来是有别的目的!太子原本冷漠的眼神顿时有增添了几分杀意......

可对于珺芙而言,像珺芙这样的平民又岂是能随意进出皇宫的,既然已经许诺要物归原主,自然只能趁着夜晚潜入皇宫,偷偷将药放于桌上再悄悄离开,却不想自己不但潜入的是太子的寝殿,还恰好被太子发现了.......

珺芙再一次沉默了,因为她明显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虽说自己夜潜皇宫确实不对,可是自己却并无害人之心啊......

此时太子凌厉的眼神与珺芙提防的眼神四目对望,双方再次僵持下来......

“说!你夜潜皇宫的目的?主子是谁?”将珺芙在原地与自己相互僵持着,太子提高了音量。

目的?主子?看来这太子是把珺芙当做是刺客了,不过......若是太子此刻再大声呼救,引来禁卫军......恐怕自己再插翅也难飞了,没想到这太子的疑心病竟然这么重。

“太子殿下言重了......民女只是报恩,别无其他目的......更没有什么所谓的主子......”珺芙此刻表现的越是冷静,越是波澜不惊,就越是引起太子的疑心。

太子向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更不会小觑女人,更何况还是珺芙这样处事不惊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往往背后都有故事!

可太子也并非是听故事的人,他不认为这个女人来此只是为了一个单纯的报恩,这样的女人岂会拘泥于一个小小的恩情呢?况且此女尚有如此的恢复能力,若是用于军中,那么南诏已算是无敌了!

“哦?是吗?那你的伤又是如何一夜之间痊愈的?”

“恕民女无可奉告!”

果然,还是额头上的伤引起了太子的疑心,身怀异术这种事,向来不能过于招摇!

“今日,你若是不一一解答本太子,那么休怪本太子无情了......”太子突然站起身来,微微朝着珺芙靠近,只见太子眼中的杀气又更甚了几分。

珺芙防备的步步紧退,“太子殿下何必执着于此,民女此行只是报恩,并不想伤害太子殿下......”

“......”太子没有说话而是更加步步紧逼,一副要将珺芙生擒的样子。

想伤害本太子?你也得有那个本事!

见太子依旧步步紧逼没有相让,珺芙只好兵行险招,“太子殿下,得罪了......”

今晚决不能落入太子手中!

即使现在的身体不利于聚集灵力,可为了逃走!也别无他法,没想到自己想报恩的心却被无情所践踏......

珺芙为了减少自己身体的负担,所以尽量少聚集灵力,将灵力分散于四肢,让自己充满负重的身体具有原来的敏捷性,随后珺芙为了避免太子过于靠近自己,便径直的朝太子打出一掌。

太子却像早就知晓一番巧妙的避开了,并且后退了两步。珺芙见状,急忙转身想要从窗子逃出去,却不想太子眼疾手快迅速抓住珺芙抬起的脚,朝后一拉又将珺芙拉了回来。

珺芙只好用另一只脚朝后一蹬,太子瞬间翻转,只见珺芙脚已蹬空径直落在地上,顿时间腰间和屁股传来了巨大的疼痛。珺芙微皱眉心,显得十分痛苦的样子。

“想跑?没那么容易......”

既然硬的不行,那么就来软的......可这个男人的性格,只怕是软硬不吃!不过若是能让他减少些防备,或许就有机会逃走......

只见珺芙突然间伸出双手,太子见状有些不解的望着珺芙此刻的行为,“既然民女无处可逃,那不如就在此坐以待毙......”

太子没有说话,依旧是一副试探的眼神盯着此刻突然服软的珺芙,当然也并没有上前将珺芙的双手捆起来,因为他不屑于碰这个女人......

珺芙见太子并未上前将自己捆起来便又缩回了手,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太子站在珺芙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两人又陷入了僵持.....

不知道,此女又想耍什么花招?不过,她的武功也不过如此,在逃还能逃得了本太子的手掌心吗?太子放下了几分警惕转身朝着一旁的桌椅走去,就在此时,珺芙在指尖聚集好灵力朝着太子后劲的晕穴打去。

太子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力量打了自己的后劲,才发现自己疏忽了,不过却已为时已晚......

“该死的女......”当珺芙在看到太子晕倒在地时,着实的松了一口气,珺芙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来到太子面前,怔怔的盯着眼前晕厥的太子,果然这个男人还是适合睡觉......就在此时,珺芙发现了太子腰间露出了断成两半白玉簪......

这是?珺芙的白玉簪......

太子虽在晕厥中,可当珺芙摸索到自己腰间的时候,还是本能的醒了过来。“该死的女人,你竟敢碰本太子......”

珺芙则是被太子这一声凌厉的呵斥,惊的转头望着眼前醒来的太子,二话不说.....珺芙马上聚集灵力点了太子身上所有不能动弹和言语的穴道。

“......”寝殿再一次安静了下来,珺芙看了看断成两半的白玉簪,不由的叹了口气。既然都坏了......那便没什么用了,珺芙又随手将断开的白玉簪放在一旁的地上!

珺芙打量着寝殿周围,用耳朵倾听着寝殿周围的声音,还好没有因为刚才的打斗将禁卫军引来,不过,这还要多亏了太子,是太子自己将东宫的人都支走,才让珺芙有机可乘......

太子由于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只用一双要杀人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珺芙,这世间还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算计自己,没有哪个女人敢点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穴道,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触碰自己的腰间?很好......你都占据了,本太子记住你了。

珺芙并不在意的将对视的眼神移开,然后将太子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搂住太子的腰,扶着太子朝床榻走去,太子此刻心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这个女人这是要做甚?

只见珺芙则只是将太子扶上了床榻让太子躺好,太子见珺芙没有其他动作后便又放下心来......就在此时珺芙突然间发现了太子手上甲根发黑!

这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