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21:17   字数:2007字

珺芙特地又将太子的手朝着一旁的夜明珠方向举了举仔细观察着,太子见珺芙突然间如此奇怪的举动握着自己的手不放,更加恼怒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要干嘛?

太子抬眸看到了珺芙此刻认真的神情,眉心微皱,专心凝视在自己手上,像是在研究什么似得.......

冷静,认真,还带着几分执着......

太子看到此刻的珺芙后,心中的怒气竟然散了几分。世间皆知认真的女人最美,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如此迷人的一面......珺芙并没有看到太子眼神中变化而是专心的思索着。

甲根发黑这是中嗜血蛊的初兆......可是,堂堂一国太子怎么会无缘无故中了嗜血蛊呢?好在发现的还算及时,要是整个指甲盖都变黑了,那就无力回天了.......

珺芙缓缓将太子的手放于原位,冷静的眸子移到太子的脸上,“太子殿下,不是说民女不是来报恩的吗?现在民女就报答太子的恩情......”

珺芙的话打断了太子的思绪,太子听闻珺芙的话后又再次用带着杀意的眼睛盯着眼前的珺芙,该死的女人!居然让本太子松懈防备......

而珺芙却以为太子怕自己伤害他,所以又解释道,“太子殿下.......你中蛊了!若此蛊不除你将会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被此蛊饮尽鲜血而死,而且在你死后此蛊见血就染,传染力极强......”

当珺芙看到太子眼神中的质疑后便又接着说道,“不过,要想取出此蛊,也绝非易事!不过请太子殿下放心,民女会尽力保住你的性命的......”

尽力?要是本太子出了任何差池,你也休想活着离开皇宫!

只见珺芙聚集好灵力后朝着太子的额头一摸,最终念着一些令人听不懂的术法,眼看着太子又要昏睡过去,该死的女人!又想迷晕自己......太子及其讨厌将自己的生命交付于别手中,所以对于昏厥这种事!他决不允许......

珺芙见太子意志坚强只好加重了灵力的释放,顷刻间太子还是晕了过去。

要不是因为取蛊的过程不能出任何差池,珺芙才不会这样一次又一次耗费自己的灵力,原本此刻身体就疲惫不堪,若是再因为你的乱动而影响这次取蛊的话,下一次就彻底取不出来了!

嗜血蛊最为阴毒的一点便是喜欢隐藏!若是第一次无法将蛊引出来,那么第二次它是绝对不可能在出来的,除非是中蛊者死亡......

珺芙将头上的簪子拔下来,在自己手腕上划出一道血痕,然后又将太子的手腕上划出一道血痕......嗜血蛊最喜欢的东西便是血!可常人的血也未必能引出此蛊,但若是用女娲后人充满灵力的鲜血做药引,那么它一定会出来......

珺芙手腕上的血同太子手腕上的血都一一低落在地面上,珺芙的此刻的眼神未曾离开过太子手腕半分......许久之后,只见一只极小的蛊虫从伤口处探出头来!

珺芙虽然听闻过嗜血蛊的传闻,可是见却也是第一次见到......

看来便是它无疑了!

只见这只极小的蛊虫,试探性的探出了脑袋又急忙缩了回去,或许是因为害怕......不过珺芙也并不着急,静静等待蛊虫探出全部的身子。

蛊虫似乎有些受不了珺芙血的味道,见并无任何危险有些匆忙的探出头,然后整个爬出来,爬到太子的手掌之中!想要跳跃到珺芙的伤口......

就在蛊虫轻轻一跃的时候,珺芙迅速用灵力将虫子固定在空中,只见小虫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珺芙将随身携带的木管放于小虫下方,收回灵力后只见小虫径直掉入了木管中,珺芙迅速用盖子盖好以防蛊虫逃脱。

珺芙望了望太子和自己还在滴血的手腕,不能再引起太子的的怀疑了......而且现在自己的身体已是极限,再使用灵力,恐怕天亮之前都不能逃离这里了......还是用平常的法子先包扎起来吧!

珺芙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撕成两半,然后轻轻抬起太子的手腕开始认真的包扎起来......与此同时,珺芙由于太过疲惫所以令太子昏睡的法术有所减弱了些,太子再次本着自己坚强的意志醒来......

只见珺芙虽然带着一脸疲惫的样子,可还是认认真真的替自己包扎着伤口,太子原本想要挣扎的起身,却发现了自己的穴道还未解开!太子放弃了挣扎,只是静静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没想到竟然因为自己的昏睡而错过了取蛊的过程......这个女人究竟是如何取出蛊的?太子的眼神不由的望向了珺芙手腕上的划痕,顿时明白了几分,心中开始颇为佩服这个女子的胆量。

没想到取蛊竟是要以血为引子,换做寻常的女人,恐怕早就已经吓破胆了,更何况会像她这般舍得显献身......此刻太子的心中不仅仅是对珺芙的赞赏,更多了几分信任。

珺芙将太子的手腕包扎好后,有些微微抬头,太子急忙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在晕厥,怕珺芙发现自己已经醒来!却不知,珺芙微微抬头只是要替自己包扎而已......

珺芙拖着疲惫的身子想要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使不上任何力气了!

“看来!今晚珺芙是回不去了......”珺芙微微叹气朝着床榻上“昏睡”的太子望去。

既然他还没醒!那不如再此休息几个时辰,待身体恢复,天亮在他醒来之前再离去,也未尝不可!于是珺芙只好将双手搭在床榻边,然后用头轻轻靠在自己的双臂上。

这个女人叫珺芙?本太子记下了......

原本太子由于珺芙的到来,使得自己一整晚都因此绷紧了神经!此刻寝殿中的安静的氛围无非是催生了几分睡意,太子最终放下戒备沉沉睡去......

直到第二天醒来,太子才发现珺芙早已不在寝殿内。

该死的女人!居然趁自己睡着,跑了......

太子从床榻上爬起,无意中看到了桌上所留的一封书信,太子拆开信一看,只见信中却只写着八字:

恩德已报!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本太子倒是要看看,怎么个互不相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