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23:05   字数:2196字

太子在躲避珺芙的攻击时,也毫不留情的朝着珺芙奋力挥了一掌,此时的珺芙能够明显感觉到太子此刻浓烈的杀意!

看来!太子对自己起了杀心了......

就在此时,太子奋力的一掌恰好落在了珺芙的胸口处,珺芙感觉自己胸腔中充满了鲜血的味道,“噗!”珺芙吐了一口鲜血,倒在太子面前,捂住了阵痛胸口。太子有些疑惑的顿了顿,这个女人!明明可以躲开,为何不躲?这是以为自己不敢杀她吗?

不知为何,珺芙此时的心也渐渐凉去,前一刻自己还曾因为他的出现感到心安!没想到,这个男人依旧还是这么冷血!

“这一掌......算是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珺芙聚集灵力成绳子状,只见灵力迅速缠绕在太子的身上,顿时间,太子便动弹不得,只见珺芙捂着胸口,缓缓起身,太子却以为珺芙又要逃走!

“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本太子都会抓到你......”

珺芙冷冷笑着摇了摇头,也并没有理会太子,而是迅速在手上结印,灵力缠绕在手上,珺芙默念着封印记忆的术法,然后将灵力注入了太子的头上,只见太子的额头突然青筋暴起......

此时太子的脑海中只留下了唯一的声音:

“这一掌......

算是还了......

你的救命之恩......

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头痛欲裂的感觉!这个声音是谁?究竟是谁?是本太子害了她?太子努力的回想着与这个女子初遇,可是记忆却像是被吸走一般,越是去想,却越是模糊!“啊!”太子痛苦长啸。

有时候,当人不能在掌控自己过去的记忆时......

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就在此时,太子的惊呼迎来了禁卫军,“太子殿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属下立刻进去查探......”

糟了!禁卫军!珺芙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在禁卫军撞开门的瞬间,珺芙从寝殿的窗户逃走了,闯进门的禁卫军看到倒在地上的太子,又看到了一旁的鲜血,以为太子被刺杀了,禁卫军头领当看到大开的窗户后,朝着身后的人喊道:

“刺客从窗户逃走了,追!”

就这样珺芙带着重伤在皇宫中四处逃窜着,耳边的盔甲声!刀与盔甲的撞击声!禁卫军追击的声音!

一刻都不能停!一旦停下就会被禁卫军发现!

此刻的珺芙因为受了太子的一掌,按平常应该早已晕倒了,是逃生的意志在维持着珺芙此刻的清醒,就在珺芙奋力向前逃的时候,脚忽然一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不能在这里停下!

昏厥的感觉充斥着珺芙的此刻的意识,渐渐的珺芙还是晕了过去!

“追!就在前面!”禁卫军们紧追其后,眼看着禁卫军快要到达的时候,从天而降一袭红衣,那红衣赤如火焰,就像凤凰浴火重生......

禁卫军面对突然从天而降的红衣男子,有些戒备的拔出剑对着红衣男子和早已晕厥的珺芙,只见红衣男子却只是弯腰想要将珺芙抱起时,禁卫军立刻朝红衣男子冲去,只见红衣男子周围忽然伸出黑色的藤蔓,朝周围的禁卫军甩去。

一瞬间被藤蔓所打中的禁卫军皆都倒在了地上!红衣男子借机抱起珺芙朝着空中一跃,消失在了空中。只留下一脸惊愕的禁卫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这一夜,对于皇宫来说是最漫长的一夜......

太子遇刺突然之间昏迷不醒,禁卫军因为失职,而被皇帝砍掉了十几个脑袋,东宫之中挤满了人,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因为无法救醒太子皆都跪在床边。整个皇宫都因此闹得人心惶惶......

直到第二天早晨,太子才逐渐苏醒!皇帝在命太医诊脉后,称太子的身体已无大碍,皇帝和皇后这才离开东宫。而夏墨卿得到太子昨晚遇刺的消息后,一大早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皇宫,探望太子。

“谨帆兄?你可知昨晚的刺客是谁派来的?”夏墨卿见太子面色红润,并没有传言中的伤那么严重,便直入主题问道。

“不知!”依旧是冷漠的回应,一如从前。

夏墨卿微皱眉头变的严肃起来,“那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追查吗?”

“......”其实太子从醒来后就很疑惑,为何所有人都说昨晚自己遇刺了,可现如今自己却根本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墨卿见太子并未说话,便接着说“谨帆兄,你将画像画于在下......在下立刻替你去查......”夏墨卿以温文尔雅著称,可在面对太子遇刺受伤这件事上,夏墨卿也会收起平时好说话的样子,此时的夏墨卿也是不容拒绝的。

“墨卿!本太子不记得昨晚遇刺之事......”

“什么?谨帆兄?你这可不是开玩笑?”

“......”只见太子并没有说话,夏墨卿前思后想,太子平时便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恐怕昨晚的事是真记不得!现如今是太子的安危要紧,必须先追查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想必昨日的那个女子应该不必再抓了吧!

“那,谨帆兄昨日吩咐在下捉拿的女子今日可还要继续?”

“女子?什么女子?”太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一旁的夏墨卿。

怎么会这样?

“谨帆兄,你忘了你那日从安小姐手下救的女子了吗?”

“不记得.......”太子果断的回答,让夏墨卿再次疑虑重重。

太子为何会突然之间不记得昨晚遇刺的事?还连同那个自己要捉拿的女子都忘了?莫非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夏墨卿思索着要不要自己私下查查珺芙的底细。

“谨帆兄,这件事!交给在下去查吧......”夏墨卿直接主动领命道,“对了,这是你要在下昨日命人修的玉簪,已经修好了......”夏墨卿将玉簪放到了立太子最近的桌角。

“嗯.......下去吧!”

太子待夏墨卿离开后,太子看到桌上的玉簪后,便又开始深想,可每次想到“互不相欠”那句话的时候,又开始头痛欲裂,太子只好停了下来。

那个声音是谁的?到底是谁?

为什么自己的记忆会不受自己控制!

就在此时,南诏当今的皇帝在下朝之后,又一次来到东宫探望太子,太子一脸阴霾的父皇便急忙起身行跪拜之礼,“儿臣参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朕不是说过......你且在床榻上养好伤,不必居于这些小礼......”

“儿臣身体并无大碍,况且礼不可废也......”太子的一席话倒是令皇帝满意了几分,原本充满阴霾的脸变的柔和了几分。

看来!今日上朝,必有大事......否则,怎会令父皇如此不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