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28:29   字数:2140字

其他青年也跟随着一呼百应,民间尚有如此淳朴的民风,百姓们竟懂得为国分忧!既然缉拿令已经解除了,那珺芙也并没有什么顾虑了,为了安定多年的南诏,唯一的办法只有从军了......

这样一来,既能对吐蕃与南诏之战有所帮助,也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珺芙转身向一旁招募台走去,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年轻壮丁排着队,珺芙也尾随其后,虽说寻常人看不出来珺芙是用了障眼法,但还是要避免露出马脚......

珺芙一边排着队一边打量着周围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渐渐的排到她了......

登记征兵处的一个少将打量着眼前的珺芙,由于珺芙用了障眼法使自己看上去是一个男子,所以在这位少将看来,珺芙看上去只是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子别无他长,那柔不禁风的样子让少将不得不拒绝道。“你回去吧!下一位……”

“为何要草民回去?”莫非!是看出了,珺芙的障眼法?

“回去还是多吃几年饭再来吧!哈哈哈......”豪爽的笑声响彻着整个街头,只见少将身着一身褐色戎装,剑眉微起,看上去颇有几分英姿风采!

“将军!比试比试如何?”珺芙见此人如此小瞧自己,便主动提出比试。此人英姿飒爽,从军之人想必都不会因为输了而那般斤斤计较吧,现在要想参军,看来!只能主动展现自己的优势了!

“什么?尔等是不服气?”少将用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珺芙,可珺芙的脸上却并无所动,只是一双坚定的眼神倒是微微怔住了少将。

“将军莫非不敢比?”珺芙今日必须参军!

“有何不敢?说吧,比什么?”

“比摔跤如何?”

“哈哈哈哈,只怕你选错了,摔跤可是本将最拿手的......开始吧!”少将毫不在意的挑了挑眉,一个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男人能厉害到哪去?

只见少将朝珺芙扑来,珺芙速度极快的侧身一闪到了少将背后,就在少将张望寻找珺芙身影的时候,珺芙用双臂扣住了少将的肩膀。

然后用膝盖朝着少将后脚弯一顶,少将突然间膝盖无力弯了下来,珺芙将灵力聚集在手臂上用四两拨千斤的方法便把少将扳倒在地,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眨眼间的功夫少将已经躺在了地面上。

“将军承让了......”珺芙朝着倒地的少将抱了抱拳。

地上的少将虽然败给了珺芙,可脸上却露出了几分兴致,少将坐起来屈膝,拍了拍膝盖的灰尘,然后洒脱的将手搭在膝盖上,颇为欣赏的盯着眼前的珺芙。

“没想到本将居然轻敌了……原本见你身材矮小吃不了苦,想必武功也不怎么样!没想到......不过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既然你想从军,那不如来本将的军下吧......”

“多谢!将军提拔......”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少将重新打量了眼前的瘦弱不堪的“少年”,那白净的脸倒是显得颇为俊俏,可令人不得不在意的便是他那脱俗的气质,一个普通的男子,怎么会有如此气质呢?除非......

“草民……楠骏辅!”珺芙想了一个与自己谐音相像的名字,并拉低声音说道。

“南骏辅?南?南边的南?”只见少将眼中闪过了几分疑惑。

“额,不,回将军......是木南楠!并非南边的南......”珺芙察觉到了少将眼中的疑惑,为何他一定会想到是南边的南?

“原来如此!”少将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又随即消失,转身朝着身后的登记的将士说道,“把楠骏辅名字,记到本将的军下......”

为何他眼中闪过一丝迟疑?是不是珺芙露出了什么马脚?让他发现了?还是因为自己报的名字与父亲的姓氏相似......莫非此人知晓父亲当年战死的情况?看来,借着这次出征还可以在这个人身上随便查一查父亲当年的事......

“你明日午时且去本将军营报到吧!两个月后出征......”少将的话打断了珺芙的思绪。

“是!草民还有一事,敢问将军是?”

“本将乃是四品少将李准!你到了报上本将的名字,自有人带你过去......”

“多谢将军!伯乐之恩......”说完后,珺芙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集市。

无论如何,今日也是多亏这李准少将的首肯,珺芙才能顺利从军!好在这障眼法的时间也是刚刚好......

“本将很是期待你这匹千里马......”李准怔怔的在原地小声的自言自语,眼神望着远去的珺芙。

南诏与吐蕃大战将至,珺芙不但要肩负起娘亲给自己的重担,而且还要调查一些关于父亲当年战死的事,找师傅......看来,只能缓一缓了,如今也想不到师傅会去哪里?根本毫无头绪......

师傅虽说旧疾复发,可是灵力尚在珺芙之上,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的......或许,等珺芙此战胜利归来,师傅也该回来了吧!

珺芙心中不断的掂量着两件事的重要性,不知不觉回到了女娲庙。当看到圣姑房间依旧是空无一人时,珺芙有些失望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个人平躺在床上。

刹那间,珺芙回想到了前几日发生的始料未及的事!还好如今,都解决了......太子的记忆被封印,想必也不会有人会知道珺芙身怀异术了!况且太和都城这样的地方,向来都是大事盖小事,如今西征在即,想必也没有人会有心情再去管那些缉拿的要犯了......

师傅!明日珺芙便要从军了......您知道吗?

渐渐的,珺芙在繁琐的思绪中睡着了......

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珺芙像往常一样起来,换了一身粗麻做的男装,然后将自己的头发束好,来到了城中随意找了一个小摊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便朝着城北军营处走去。

“喝!喝!喝!喝!”隔得老远便能听到军营里,气势磅礴的喊声。

珺芙在军营口探头望了望正在冲锋的兵将们,心中油然而生了一种自豪与欣慰。此时,一个小将领从军营里走了出来,珺芙立刻恢复到了从前淡漠的神色,小将领见珺芙矮小又有些面生,忍不住嘲笑道:

“哪里来的小娃娃,军营岂是你能来的地方?”

珺芙瞟了一眼虽然身着戎装可护肩上没有任何阶品的小将领后,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位将士!草民是李准少将的下属......”

“是吗?李少将居然会招募这样的人,是我南诏无人了吗?”小将领显然有些不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