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7:48:58   字数:2043字

就在此时太子从缰绳上抽回了只手极其霸道的将珺芙拦腰搂入怀,瘦弱的背撞到了某人的结实的胸膛,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环住了纤细的腰身,此举倒是使珺芙半分都动弹不得,顿时间珺芙勃然大怒。

“隆谨帆!你放手......”珺芙本就是巾帼不让须眉,此刻动怒起来气势上也根本不输于太子。

“不想死就别动!”太子冷漠的呵斥声再次传入了珺芙的耳中,此时的声音如同第一次听到的那般。

一切终究都是自己想太多了......在他的眼中刚才只不过是救自己罢了!

太子见珺芙不在挣扎后才将手臂微微松了松,突然间似乎想到自己方才冷漠的呵斥便故意又打了个圆场:

“以后在无他人时允许你直呼本太子的名字!”

“不必了,骏辅与太子殿下还是保持原有距离便好!其他的没必要......刚才是骏辅失礼了......”珺芙立刻的否决声令太子觉得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珺芙不想再被这个男人所迷惑了,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忽冷忽热算什么?自己究竟算什么?挥之即来呼之即去?既然没有情那又何必施舍给自己,她是南珺芙,也是南诏国的白虎将军!她不需要施舍,包括感情......

“还请太子殿下以后莫要再如此了,骏辅是要同太子殿下班师回朝的白虎将军,日后得了皇上的封赏也是要打算娶妻生子的......所以......”

“楠骏辅!你若是这辈子要是敢娶妻生子,休怪本太子不念同袍之情......”太子震怒的声音从珺芙的耳后响起,这一声怒吼倒是震的珺芙耳膜有些动荡。

同袍之情?原来珺芙与他只不过是同袍之情......听完这句话后,珺芙觉得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更加可笑至极了。珺芙怔怔的坐在马背上感受着这一路而来的颠簸,不想在理会太子半分。

而太子似乎也被珺芙的一句娶妻生子而气的不轻,这是他第一次掩不住想要发现自己身体迸发出的怒气,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身前的这个瘦小“男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竟已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明明知晓没有结局,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束缚他的一切......

从前与他那段空白的记忆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对这个与梦中之人相似的男人情根深种!难道本太子竟真的是断袖之癖,这二十年以来一直未曾发现过?

南诏国是不允许储君有这种嗜好的,可是南诏国不能不要!楠骏辅也自是不能割舍的......

许久,二人终于回到了罗平城,许多将士看到珺芙与太子同乘一骑并未感到太过奇怪,毕竟在太子他们回来之前,白虎便已经带着幕浩轩主仆二人到了罗平城内了。

“太子殿下,将军......刚才白虎带回罗平城的两个吐蕃人属下已将二人分开看押了......属下此举还请太子殿下,将军恕罪......”刚回到罗平便有将士上前禀报着刚才发生的事。

而珺芙也借机从太子的怀中逃了出来请命去探望幕浩轩,太子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随后,珺芙便命令刚才禀报的将士带自己去见了幕浩轩......或许是周身仙气缭绕的幕浩轩令南诏军觉得幕浩轩身份不一般,说是看押可还是替幕浩轩寻得了一个好住处。

不一会儿,珺芙便跟随着那位将士来到了吐蕃七王子暂住的草屋,珺芙屏退了带路的将士后,没有破门而入而是很有礼貌性的敲了敲门,之后便从草屋内传出了幕浩轩淡雅的声音,“进来吧……”

幕浩轩的声音宛如银铃般响的通透,不带有半分做作,珺芙随即轻轻推开门踱步入屋,幕浩轩的原本听力便不差又加上他天生惊人的记忆,所以立刻便听出了珺芙的步子。

“白虎将军!浩轩有礼了......”本是站在窗间的幕浩轩立刻转过身来礼貌的笑了笑。

“幕公子真是好耳力,竟认得是本将军......”

“其实在这所有南诏军中,将军的步子是最好认的......将军的步子似乎比其他人迈的小还比其他人迈的轻,其实......浩轩斗胆一问,将军为何走路喜欢迈小步子?小步子一般不都是小家碧玉的娘子才走的出来吗?”幕浩轩的一番话中表面是玩笑可充满了十足的试探性,幕浩轩很肯定珺芙是女子。

珺芙听完幕浩轩的一番话后,也自然是晓得他怀疑自己了。不过此人也甚是厉害,只不过初遇竟然能猜到这个份上,在军中已经将近半年的日子就连太子都没发现自己的身份,这幕浩轩竟然竟凭借着听力便听出来了。

“公子玩笑了,本将军是这军中最矮之人,自然走起路来步子迈的小了些,公子双目失明自然是看不到本将军的矮小,所以难免有的时候会出些错......”所谓聪明人与聪明人说话,表面是一个意思内含便又是另一个意思了。

珺芙此言一出便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她极力否认不过是让幕浩轩知道这个秘密不能说,其中有故意提及幕浩轩先天眼疾的事,警示着幕浩轩莫要做出后天后悔之事......

幕浩轩自然是晓得珺芙威胁的意思,识趣的微微点了点头并表示不会再插手珺芙的事了。珺芙随后便在屋中寻了个椅子便坐下,在听到幕浩轩的表示后满意的笑了笑,在军中生活了半年让珺芙的身上不由的也沾染了几分将领的傲气,珺芙极具骄傲的眼眸缓缓上移,看向了依旧站在原地淡雅的幕浩轩。

棱角分明又偏于柔和的脸,精雕的眉眼无时无刻不透着几分淡雅,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且是那一双暗淡无焦距的双眸,如同点睛之笔失去了原有意气风发的神韵般,可是从整体看来一双黯淡无光的双眸却又增添了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

或许他能像仙人般周身仙气缭绕也是因为他那双失明的眼睛吧!

此时,幕浩轩似乎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脚有些酸楚,便朝前轻轻迈了迈步子,却不料将眼前的椅子踢倒了,“啪”一声木椅倒在了地面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