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森亚沐落稀   更新时间: 2017-04-04 19:55:48   字数:2064字

安相国的言下之意则是,珺芙虽然功名赫赫,但也是借了太子的光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不要因为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双眼而背君叛主!自昨夜的庆功宴,珺芙也晓得这个安相国并不看好自己,不然不会如此特意前来提醒自己了!

“相国大人所言甚是......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相国大人能如此理解本王,本王实在甚感欣慰......”

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安相国言语里的嘲讽,珺芙自然也是明白的,她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为了澄清自己,另一方面则是想让鄙夷自己的安相国对自己高看一眼。

身为当朝的武安王被人如此明显的质疑是有损骄傲的!

“王爷说的真好!可王爷要如何自清呢?”所谓官场中人对于冷嘲热讽这种东西自然也能熟能生巧的应对了,安相国似笑非笑的回应着珺芙骄傲的所言。

“那相国大人觉得,本王应当如何才算自清呢?”珺芙微微侧眸与眼中尽是鄙夷与嘲讽的安相国四目相对,嘴角勾起了一丝自信的笑意。

当安相国看到珺芙眼中闪耀的自信与骄傲时,有些迟疑的移开了自己的眸子,收起了原先鄙夷的目光,故作镇定的款款而言:

“王爷是聪明人!自然是知道如今太子殿下需要些什么来继续稳定他储君的位置......所以......王爷!关键时刻可千万别掉链子......”

当下珺芙便立刻领会到了安相国的意思,不愧是安玉珍的好父亲!让珺芙自清的证明,居然是输掉与安玉珍的比赛!如此安玉珍将名满天下,便可以完全堂堂正正的做太子的正妃!甚至南诏未来的皇后了......

“哦?相国大人是想本王输掉比赛?呵呵......”珺芙当场便冷笑了两声,也正因为珺芙直接的点明和不屑地冷笑令安相国尴尬的变了变脸色,“相国大人与其来叮嘱本王,倒不如回去好好叮嘱安小姐!临时抱佛脚......有的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安玉珍是必须要赢的!

不单单是为了太子着手调查的事,更是为了报半年前欺辱之仇!

安玉珍,珺芙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哼......依老夫看,还是王爷回去临时抱佛脚吧!老夫还有事,先告辞了!”安相国被气的不轻,可在临走之前还不忘维护自己女儿的面子。

珺芙看着安相国的离开不禁松了口气,果然她还是不适合这种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对于官场上这些不看好她的大臣,珺芙多少也是知道原因的,既然自己已经被封了王,那兵权迟早也是会被皇帝找理由收回的......

总而言之,这些人其实并不需要讨好一个即将“失权”的武安王!

珺芙一旦失去兵权,她便会成为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所以在有实权的这段时间,珺芙必须做到不能让皇帝鸡蛋里面挑骨头这种事......这场比试来的实在突然,看似是三皇子一手促成,可其中绝非这么简单!或许皇帝也是借着此次比试,想要夺走珺芙手中的兵权罢了......

又或许,想置珺芙于死地!如同父亲当年一样......

此刻在珺芙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父亲当年的死因......珺芙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也随着众人进入宣政殿上朝了。余下的这两日,珺芙为了防止再度发生像安相国这样的事,除了每日的朝会都是准时到达外其他时辰都闭门不出。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珺芙本身便不会弹琴......她只是将自己关在府邸里冥思苦想自己的战术罢了

幽这两日都会来后花园陪着,将自己憋在后院盯着琴发呆的珺芙。这是比赛前的最后一日了......南方的冬阳是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令人格外舒服!珺芙为了准备第二日的比试自然也顾不上像从前那般悠闲的晒太阳了。

幽望着眼前早已焦头烂额的珺芙,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果然临时抱佛脚是不行的......你这样如何与那从小练琴的安玉珍比试?”幽在听过珺芙根本连不起来的调子后摇了摇头。

“可珺芙必须赢她......珺芙都夸下海口了!”珺芙想到庆功宴那日幕浩轩灵活的手指顿时羡慕不已,若是自己也有一双如此灵活的手指那该多好!珺芙怔怔的盯着眼前的琴懊恼的杵着脸颊。

“比试有三场......第一场琴技不行还有后面两场......你又何必执着于琴呢?”

“幽,这不是执着不执着的问题......身为南诏国功名赫赫的武安王若是输的很惨,那岂不是......”太丢脸!珺芙故意没有说最后三个字那因为她已经觉得自己此刻很丢脸了。

在听到珺芙懊恼的倾诉后幽不禁破颜一笑,“哈哈哈......没想到,如今的你竟然也开始在意面子这种虚无的东西了!”珺芙无奈的白了幽一眼,继续杵着脑袋对着眼前的琴发呆,幽有些尴尬的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后,建议道:

“其实你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灵力?”

灵力?难道聚集灵力在手指上让自己的手指更加灵活吗......可是琴谱这么长,珺芙如今都尚未记全......聚集灵力又有何用?原本燃起几分希望的珺芙顿时又泄了气。“谈何容易?如今珺芙连琴谱都记不全......若是弹奏期间弹错了,岂不是特别尴尬......”

幽在听到珺芙泄气的话后,抬起了手用力的敲了一下珺芙的脑袋。珺芙立刻抬起自己的手捂住了被幽敲打的地方,然后莫名其妙的盯着眼前的红衣似火的幽。“笨!你不会用灵力将外界的高山流水和风声鸟叫用琴转换过来吗?这样既不用真弹,又可以达到预期效果......即使输了也不会很难看!”

其实幽只是怕珺芙之前脱臼的手腕再度因为弹琴而受伤罢了,毕竟这两日珺芙拼命的练琴,看上去着实有些辛苦!

珺芙在听完幽的解释后满意的勾起了一丝微笑,向身侧的幽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如此一来,自己便不会输的很难看了......

“幽!珺芙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了......”

“你若是真要报答,那便再弹一遍方才的曲子吧!若是手腕疼了,那便不必了......”幽的一番话令珺芙很是暖心,珺芙笑着摇了摇头便着手弹起了刚才的曲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