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1-27 09:00:48    字数:3549字

少年拉着纪怀希狂奔了许久,直到发现少女没有追过来,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下。

这名少年叫卢小尧,正是梵城四杰里的老大,今年刚满十八岁,是梵城四大家族里卢家的长子。

卢小尧和梵城四杰里另外两位是跟纪怀希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把纪怀希当作他们的小弟弟看待。

即使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这份友情依然保持,四人经常在一起玩,并给他们的组合起了个名字——梵城四杰。

卢小尧在两年前就已经觉醒了伴生魂,如今已是二星操魂师。

伴生魂觉醒的时候主人能够跟伴生魂有一次交流,了解伴生魂跟自己的前世今生,然后伴生魂就会陷入无意识状态,直到伴生魂通灵之后才会再次醒来。

而卢小尧的伴生魂前世是卢小尧的兄弟,虽然说是前世的兄弟,却跟卢小尧长得一点也不像,比他高了一个头不说,还壮了一大圈。

别看卢小尧长得俊俏,又是四大家族的公子,但是他有一个特别奇怪的怪癖,就是偷窥女孩子洗澡,特别是有了伴生魂以后,就更加乐此不疲。

因为他的伴生魂特别高大,偷窥起来方便不说还不容易被发现。刚才他就是用他自己发明的技能,共享伴生魂的视野,用来偷窥小敏洗澡。

“够了,放手!”

纪怀希奋力甩开卢小尧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卢小尧偷窥的时候都会碰见自己,结果每次被发现的卢小尧都会拉着自己逃跑,害得他们两个已经成了梵城里闻名的“偷窥狂魔”。

卢小尧好像知道纪怀希在想什么,一脸坏笑道:“别怪我拉着你跑路,你想想啊,你已经‘臭名昭著’了,如果我不拉着你跑你会被打死的。”

“哼!”

被说中了心事,纪怀希轻哼了一声,转身要往家里走。

卢小尧很是讶异,平时纪怀希虽然很倔,但是这点玩笑还是开得起的,每次逃跑的时候还跟他打闹呢。

今天纪怀希表情看起来很不自然,心事重重,于是卢小尧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我觉醒伴生魂失败,贤者说我没有魂力波动,根本就没有伴生魂。”纪怀希止住了脚步,轻声道。

“什么?!你身体素质这么好,怎么会没有伴生魂?”

卢小尧听闻后也震惊不已,没有伴生魂意味着什么,这在萤火大陆上所有人都知道。

没有伴生魂意味着这个人这辈子只能当最普通最下等的人,因为在萤火大陆上已经很少有人没能觉醒伴生魂。

“是的,我已经向贤者确认过很多次,他很明确地告诉我我没有伴生魂。”

纪怀希没有回头,但是听得出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卢小尧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拍拍纪怀希的肩膀,安慰道:“别灰心,说不定日后还会有转机呢,你父母帮你取怀希这个名字就是想让你心怀希望嘛!”

“但我现在只感觉到深深的绝望!一点希望也没有!”

说到纪怀希的父母时,明显能感觉到他更失落了。

纪怀希的父母是一对游侠,纪怀希出生后还没断奶呢,双亲就把他寄养给邻家的阿姨,自己跑出去云游四海,这么多年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要不是纪怀希的双亲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寄信回来,纪怀希可能都以为自己的双亲早就死了。

就是因为这样,纪怀希才想早点觉醒自己的伴生魂,变得强大,出去寻找双亲。

然而现在所有的希望已经破灭,圣魂殿贤者的话就相当于权威,这对于纪怀希来说就相当于噩梦,让他不知所措。

“那你准备怎么办?”

卢小尧也显得有些焦急,却毫无办法,他没想到这样的噩耗竟会出现在自己的好兄弟身上。

“不知道,我先回去好好想想。”

纪怀希还是走了,其实他已经做好决定,即使自己不能觉醒伴生魂,但是他还有腿,就是靠用腿走遍整个大陆,他也要去寻找自己的双亲,质问他们当年为什么丢下年幼的自己。

不一会纪怀希就已经走到家门口,而他的心又变得忐忑起来。

这其实不算是他的家,这些年他都寄住在邻家阿姨家里,是邻家阿姨把他抚养长大,现在他说走就走,要怎样跟阿姨解释才好。

怀着不安的心情,纪怀希缓缓地推开了家里的门。

“没有回来么……”

纪怀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安的心情也放缓不少。

他自小就被父母寄养在邻家阿姨柳三水家里,两人相依为命,靠着纪怀希父母每隔一段时间寄回来的钱生活。

如今纪怀希没能觉醒伴生魂,别说报答柳三水,更可能会拖累柳三水,再加上他准备离开,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柳三水说。

“也对,今天我回来这么早,她应该还在赌场。”

纪怀希一边自语道,一边走回自己的卧室,蒙头栽在床上,好像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

柳三水平时待纪怀希还是挺好的,基本上纪怀希做什么都会支持,却有个小毛病,就是好赌,不务正业。

每次纪怀希父母寄回来的钱,柳三水都会拿出小半,然后混迹赌场,直到花完。

“这是你爸欠我的!”

纪怀希劝说过很多次,但是柳三水每次都冷冰冰地回了这么一句话,让纪怀希苦笑不已。

据说柳三水早年喜欢纪怀希的父亲,即使他跟纪怀希的娘亲结婚了都还死缠烂打。

但纪怀希的父亲只是把柳三水当作亲妹妹看待,就连有了纪怀希,都交给她帮忙看管。

纪怀希的父亲把纪怀希交给了柳三水之后,就带着纪怀希的母亲离开了,可是纪怀希的父亲万万没想到,柳三水为了等他回来,竟然整整十六年都没有结婚。

柳三水的姿色在梵城也可以名列前茅,即使年满三十六了,看起来还风韵犹存。

不过柳三水一直心系纪怀希的父亲,看不上别人,再加上带着小纪怀希,更是让别人以为纪怀希是柳三水跟纪怀希父亲的私生子,更加没人敢追求她。

现在这个时间,柳三水应该还在赌场,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如果等到柳三水回来的话,她是一定不会让纪怀希轻易离开的,毕竟抚养了他这么多年,早已经把他当作最亲的人对待,怎能就这样看他出去冒险。

“柳姨,对不住了,我没能觉醒伴生魂,但是我真的想找到我的父母!”

纪怀希下定决心,从床上一跃而起,很快地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在桌面上给柳三水留了张小纸条,便毅然出门,准备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纪怀希背着一大包跟小山一样的衣物,一路小跑,就连认识的人跟他打招呼他都没有回,闷头往城外跑。

“这是要跑路了么,还跑得真快啊!”路边有几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看到这一幕,面露嘲讽,随即转身快速离开,“快,去回报陆少!”

梵城位于萤火大陆的南端的龙胤帝国的最南部,再往南就是延绵万里的不归山。

纪怀希觉得自己的父母不会往大山里去,应该是往北走去大陆的中部了,所以他出了城就马不停蹄地向北而行。

“呼呼~累死我了!”

纪怀希气喘吁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他才出门走了十里地,来到了梵城外的小河边,就已经累得不行,主要是背上那三四十斤的衣物太重了。

纪怀希瘫坐在小河边的竹林边上,满脸沮丧,他才刚出门,走了十里地就走不动了。

此时已经是傍晚,纪怀希出门的时候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带,现在肚子里的咕咕声已经掩盖过河水流动的声音。

纪怀希将背包放在地上,四处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吃的东西垫肚子,可是找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

竹林边连野菜都没有,再加上这里又少有人迹,哪里找得到吃的东西。

“蠢哭了!”

直到这时,纪怀希才知道自己之前的决定有多么愚蠢,以他这样的体魄,走了半天才走了十里地,而要走遍整个萤火大陆,少说也要走数十万里,这辈子看来都走不完了。

看来要回去找柳三水要钱,然后改成坐马车出行,至少也要带够吃的。

纪怀希犹豫起来,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柳三水会不会责怪自己,不再让他离开。

正当纪怀希犹豫不决的时候,竹林里吹来一阵冷风,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大夏天的怎么刮起了冷风?”

竹林里的冷风让纪怀希直哆嗦,赶紧从包袱里拿出几件衣服把自己包成了粽子。

把自己包装成粽子的纪怀希蜷缩在地上,因为包裹了这么多的衣服,实在走不动了。

然而竹林里的冷风越来越大,纪怀希只得将衣服一件一件地加在自己身上。

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竹林里的冷风好像完全无视了纪怀希的衣物,直接刮在了他的身体上一样,让他感觉像有一把刀子在不停地割自己的肉。

“有病啊!连风都开始欺负我了,大夏天刮的风竟然这么冷!”

纪怀希都快冷哭了,嘴唇被冻得发黑,蜷缩着蹲在地上,然而这阵风好像无穷无尽一样,怎么也不停下来。

“见鬼了,这风再这样刮下去我会被冻死。”

纪怀希一边哆嗦着,一边回头向竹林里看去,想看一看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刮这么冷的寒风。

此时暗夜已经开始降临,竹林里变得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受到寒风变得越来越大,刮得竹子都弯了。

“难不成我还会成为第一个夏天被冻死的倒霉蛋?”纪怀希欲哭无泪,这阵风越来越冷,看来他今天的小命得交代在这里了。

“别人都说老天爷关上一道门,就会给你开一道窗,到了我这里怎么连门窗都关上了,你至少给条缝啊!”

纪怀希话刚说完,风势是越来越大,温度也越来越低,在纪怀希的体表都结了一层冰霜。

“天妒英才!”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词,意识渐渐地变得模糊,就在纪怀希要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竹林里出现了一道白影。

纪怀希的脑袋瞬间清醒,朝着竹林里的白影大声呼救:“救命啊!这里有人快要冻死了!”

那道白影好像听到了纪怀希的呼救,又好像本就是要来纪怀希这里,慢慢地朝纪怀希移动。

等到纪怀希看清竹林里飘来的倩影时,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哪里还感觉得到寒冷,此刻他只想爬起来逃命。

“鬼啊!”

纪怀希吓得屁滚尿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