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02 12:00:51    字数:3627字

田家队伍里唯一的驭魂师高手田司远在大部队的最前方杀得兴起,虚空武学频频施展,埋伏在前方的野兽和妖兽根本没法抵挡,丛林里堆满了尸体,血流成河。

后面的人都看呆了,田司远连伴生魂都没有召唤出来,光靠本身的魂力和武学就强到这种地步,简直强得不像人,在这群操魂师和控魂师眼里就犹如天神。

妖兽被杀得节节败退,田司远还想继续向前冲杀,突感丛林里狂风大作,一道风锥凌空成型,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田司远跟前。

田司远赶紧在体表布上一层只有驭魂师境界的高手才能拥有的魂力护罩,却毫无作用。

风锥轻轻一刺,魂力护罩应声破碎,随即风锥狠狠地砸在田司远身上,把他轰回了大部队里。

田司远被一击轰飞,掉进大部队里,还砸伤了好几个人,缓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

此时田司远哪还有刚才大杀四方的威风,身前的衣物一片凌乱,胸口的衣服被撕开好大一块口子。他面色铁青,要不是他最后用虚空武学作用在风锥上,他早就没命了。

“西冥老妖?”

田司远眼神盯着不远处树干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妖影,咬牙切齿道。

在西冥山脉,能一击就把田司远逼得这么狼狈的存在,除了西冥老妖,田司远不做他想。

众人顺着田司远的目光,看到了树干上不可一世的妖影,妖异的面庞,浑身包裹着一层厚厚的羽毛,正高高在上地注视着他们,如同一个无上的帝皇俯视着一群蝼蚁。

“他竟快要化形成功了!”

有人惊呼,注意到西冥老妖的手脚和脸部几乎都快要化成人形,身体的部分羽毛也已经脱落,这是妖物要化形成功的标志。

一旦西冥老妖化形成功,那就是堪比灵师的存在,真正地成为傲视一方的霸主。

田司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还是不甘心,积聚一身魂力,对着西冥老妖又放了一次虚空术。

然而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无往不利,号称能切割一切的的虚空术,攻击到在西冥老妖体表的魂力护罩上时,只听闻一阵轰鸣,西冥老妖的魂力护罩毫发无伤!

“这怎么可能?!”

田司远惊呼,看起来深受打击。

“虚空武学?”西冥老妖一声冷笑,“要是田家家主用出的虚空武学,我可能还会忌惮三分。你?还差得远!”

之前一直老神在在的田不良此时也坐不住了,西冥老妖的出现让他大感意外,连忙出来打圆场,圆嘟嘟的肉脸上充满笑意。

“啊哈哈,晚辈田不良,是田家少主,久闻西冥大人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不知我田家哪里冒犯到大人,让大人派出如此多手下来围剿我等?”

“哼!”西冥老妖毫不买账,“我还道哪个杀千刀的敢动本座的开灵草,现在一看,果然是你田家在后面捣鬼。今天我就先杀了你这小狗崽,再去田家找那老狗讨回开灵草!”

西冥老妖怒极,他苦苦守护的开灵草被盗,哪能容忍,这时候看到田不良引人来,以为田不良是来接应盗开灵草的人,就要对田不良动手。

“误会,误会!”

田不良额上冷汗直流,这西冥老妖看来因为开灵草被盗,已经急疯了,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拿他田家开刀。

而且西冥老妖快要化形,看来即使不及灵师高手,也差之不远了,要是现在动手,只有一个田司远是远远不够的。

“西冥大人误会了,家父闻知大人的开灵草被盗,让我等前来助大人一臂之力,我们哪敢打大人您的主意呢。”田不良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上的珠子藏好,深怕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

田不良的小动作怎么能逃过西冥老妖的眼睛,他妖异的面庞上寒意更浓。

西冥老妖恶狠狠地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你们田家能大老远跑来帮我找回开灵草?我看即使不是你们指使人来偷的开灵草,也是你们想趁机夺走开灵草吧?”

被对方揭穿真实目的,田不良冷汗直冒,正苦思如何应对时,西冥老妖却下令动手了。

“小的们,给我把这田家的小狗崽抓了,本座要亲自去田家问罪!”西冥老妖大手一挥,野兽和妖兽凶狂地扑向田不良。

“少主快走!”田司远闻言面色大变,没想到西冥老妖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他只能让护卫保护着田不良先撤退,自己冲上去迎战西冥老妖。

“就凭你,还想拦住我?”西冥老妖一脸不屑,别说是一星驭魂师,就是三星驭魂师都不够他塞牙缝。

西冥老妖说完,指尖连动,数道不弱于之前那道风锥的风锥出现在田司远的身周。

随即西冥老妖看也不看,凌空一跳,跃到地上,要去追击田不良,在他看来田司远已经是死人了。

“你在想什么,我还没死呢。”

田司远再次出现在西冥老妖面前,刚才的那几道风锥虽然凶险,但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却无法再威胁到他。他只要用虚空术移走一道风锥,就能从里面逃脱出来。

“哦?你的虚空术用得不错!”西冥老妖终于停下身,再次伸出自己的指头,“那这样呢?”

西冥老妖话音刚落,无数道风锥凌空出现,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田司远周围所有的空间,只要这些风锥有一道命中田司远,他就会瞬间毙命。

田司远露出一丝苦笑,召唤出自己的伴生魂,竟是一个英俊非凡的美男子,跟田司远本人的样貌天差地别。

田司远跟自己的伴生魂在自己身体周围制造出一圈虚空断壁,巨大的断壁如同黑洞一般,把西冥老妖的风刃艰难地吸入。

做完这些,田司远回头看着逐渐远去的田家人马,心头悬着的大石终于放下:“少主,你一定要平安回去,我田司远欠田家的,终于可以还清了……”

玉冰卿自从发现了西冥老妖之后,不断催促纪怀希赶紧跑路,那西冥老妖都快化形了,田司远肯定不是对手。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赶紧分开逃命!”纪怀希回头对紧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林福神说道。

“纪少侠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刚才那一击真的是我蒙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林福神不停解释,就是不肯走。

纪怀希知道了林福神伴生魂攻击力不低之后,想尽办法想摆脱对方,林福神却黏上他了,说什么都不肯离开。

两人正在扯皮呢,田家人马已经退到了他们身旁。

西冥老妖既然下令要捉拿田不良,那些妖兽哪肯放他走,几名堪比三星控魂师的妖兽拦住去路,把田家人马堵在丛林边缘。

之前在太平镇上威风八面的那几个人类高手,此时暗暗叫苦,他们本想跟着田家队伍分一杯羹,结果却把自己搭了进来。

妖兽本就比同级的御魂师要强,这些堪比三星控魂师的妖兽一个个身上妖气通天,煞气骇人,让这些人类高手不由自主地胆寒。

其中一头熊形妖兽,按捺不住胸中的狂暴,抢先冲上来,扑向一名人类高手,这名人类高手未战先怯,抽身暴退。

然而这头看似笨重的熊形妖兽,速度却奇快,两三步就追上了那名人类高手,扬爪拍下。

“不!”这名人类高手惨嚎,根本无法抵挡,瞬间就被拍成了肉酱。

其他的低阶御魂师看这架势,早就吓破了胆,作鸟兽散去,场面一时混乱。

田不良也只是三星操魂师,在这些人里修为算是低的了,看到这场面被吓得屁滚尿流。

他赶紧从马上上跳下,想混在人群里逃走,却正好遇到纪怀希和林福神两个从马车前跑过。

“猪少侠!”田不良大喜,“没想到猪少侠也在,我们一起逃跑吧。”

“我姓纪,叫纪怀希!”

纪怀希黑着脸,又来了一个坑货,他对拿他们这些低阶御魂师当炮灰的田家印象本来就不好。

更何况田不良之前还害他丢了那么大面子,现在谁都会叫他一声猪少侠,这简直就是另一个坑货,纪怀希完全不想理睬对方。

“好啊!有田家大少在,我们就更安全了。”纪怀希没有答应,林福神却帮他答应下来,还很是欣喜。

“那就这样定了,我们三个一起跑路!”

田不良才不管纪怀希有没有答应,一路小跑就跟了上来,还把身上的外衣脱了,害怕被认出来,毕竟这些妖兽的目标是他。

“你们两个一起走吧,都别跟着我!”

纪怀希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两个坑货竟然都是那么自觉就跟了过来,他根本不想跟这两个坑货在一起。

林福神已经够坑了,隐藏武力,包藏祸水,现在又多了个看起来就是不良少年的田家大少,这一路上肯定会被坑死。

按照玉冰卿的指示,前面有西冥老妖,后面有大量妖兽拦截,纪怀希只能跟着其他人从妖兽相对较少,野兽占了大多数的侧面逃走,这样才有可能逃出埋伏圈。

后面的田不良看到纪怀希要从侧面逃走,立即大加赞赏:“纪少侠果然聪明过人,侧面的妖兽最少,我们就从侧面冲出去!”

“冲啊!”

林福神一马当先,别看他一把年纪了,比纪怀希和田不良还跑得快。

侧面的人大多是逃命来的,实力本就没有多强,又没人指挥,场面混乱不堪,即使侧面没有多少妖兽,还是没法冲出包围,反而被妖兽逼退回来。

“拼了!”

玉冰卿早已回到冰麟戒,见状一咬牙,一股只有野兽和妖兽能感受到的精神威压从纪怀希体内散出。

正面的野兽和妖兽如见鬼神,被精神威压压迫得疯狂后退,一些比较弱小的野兽甚至直接口吐白沫而亡。

正在跟田司远战斗的西冥老妖明显也感受到了这股威压,抬头向这边看来,目光深邃:“灵师?不,比灵师更强,有意思……”

西冥老妖没有追来,他被田司远拖住了。

田司远的虚空武学比他想象的更为棘手,他没想到对方虽然修为不强,但在虚空武学的造诣上竟达到了这种地步,硬生生地把他拖在原地。

“纪少侠果然福缘不浅。”

林福神眉开眼笑,他感受不到纪怀希身上散发出的威压,还以为纪怀希有如神助,帮助他们脱险。

“我田某人果然没有看错人!”田不良也很开心,一路嚎叫着就往外冲。

“这……”

纪怀希当然知道是玉冰卿出手了,但是他也没想到玉冰卿散发出的一道威压就能强到这种地步,让之前凶悍无比的兽群就这么退去,简直太不可思议。

有了玉冰卿的出手,纪怀希三人很快冲出兽群的包围,却没认清方向,一路朝深山里冲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