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05 21:00:16    字数:4640字

武家大院外,聚集了大批的天武城士兵,数量不仅比之前出现在武家大院里的要多,质量也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些士兵中大部分修为在二星操魂师,也有少量的三星操魂师,甚至有些达到了控魂师境界。

这些控魂师境界的士兵身穿着特殊的铠甲,是天武城军队中的士兵长,在守城军队中官阶不低。

现在这些士兵整齐划一地站在一起,显露出一股肃杀的气氛,安静地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不久之后,一名身穿银色铠甲,眼神狠厉的中年人,在数名士兵长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这名中年人正是天武城城主杨茂,一身修为达到了一星驭魂师级别。

这杨茂本是一名武官,又是贵族出生,按理说他应该在皇城里享受荣华富贵,可实际上他却主动要求到这偏远的天武城当上了城主。

当上城主的杨茂,整天不问政事,花天酒地,在天武城臭名昭著,很多人都记恨他,却敢怒不敢言。

杨茂走到武家大院外,询问站在大院外的手下:“有查出什么结果么?”

其中一名士兵长上前回答道:“回禀城主,我们之前派来的人手都被杀了,经探查系一人所为。”

“哼!”杨茂冷哼一声,脚底的石板寸寸碎裂,显得极为愤怒。

他本来是想让手下偷偷把武家的功法弄到手,谁知竟然会弄出这样的事情。

杨茂是武官出身,别人或许对武家的炼体功法不敢兴趣,但是他是绝对有兴趣的。

“给我继续查,找到这个人,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到我的头上!”杨茂说完甩袖而去,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般,不愿久留。

他身后的那些士兵松了一口气,杨茂平时极为残暴,他们生怕杨茂被激怒,殃及到他们。

还好杨茂最近似乎在关注什么事情,无法分心。

距离武家不远处的一座客栈里,几名黑衣人在翻阅着手中的几本书籍,面色很是难看。

为首一人浑身包裹着一层阴冷的气息,让人看不清他的具体容貌。

其他的人都围着他站立,神情恭敬,看起来这个人就是这群黑衣人的首领。

“混蛋!”那名首领丢下手中的书,“总纲被武家那群人撕走了,光有后面的内容修炼起来只得其形,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旁边一人阴沉的声音传来:“而且修炼这武家的功法还需要那种仙草,那仙草少之又少,估计只有武家种有,我们抢到这些功法根本没用!”

“回去找!就算把这天武城翻过来,也要把这总纲和仙草给我找到!”为首那人面如冰霜,冷冷地下令道。

他们这次出来的时间有限,需要尽快找到完整的武家功法。

若是让组织里其他人发现了他们在做什么,那就麻烦了。

“是!”

其余几名黑衣人齐声应道,跟着为首那人起身再次赶往武家。

几名黑衣人行动迅捷,从客栈楼上跳下,正好撞到一个抱着小孩的少年,少年被撞得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站稳。

“你们走路能不能看路?”少年很是不满。

“坏人!”少年怀里的小屁孩尖叫道。

这个少年就是纪怀希,他离开了武家后,就想先找个就近的客栈先住下,因为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

可是纪怀希刚抱着武风走到客栈门口,就被人撞到了。

最气人的是对方撞到了人也不说道歉,就要径直离开,似乎完全没有把纪怀希看在眼里。

“坏人!他是坏人!”纪怀希怀里抱着的武风突然大喊,指着纪怀希。

那名黑衣人转过身冷冷地看着纪怀希,声音沙哑地说道:“你是要我道歉?”

“是!”纪怀希理直气壮。

此时旁边已经围了很多人,对着黑衣人指指点点,都在说对方不懂礼貌,撞了人还这么嚣张。

“坏人!”

武风继续叫道,还掐着纪怀希的手臂,把他的手都掐得发青了。

“你掐我干嘛!”纪怀希怒道。

武风这熊孩子闹得太不是时候了,现在一大群人围着看呢,如果把他误会成人贩子就真麻烦了。

但是这情形在周围的围观群众眼里又是另一回事,一个人挺身指责黑衣人道:“别人小孩子都知道对错,你一个大人撞了人还这么嚣张,难道不感觉惭愧么?”

“是啊是啊,一个大人还欺负小孩子。”旁边的人附和道。

“那你就到阴曹地府听道歉吧!”

黑衣人恼羞成怒,抬掌就要击向纪怀希,却被黑衣人的首领拦下。

黑衣人的首领对纪怀希点头示意,道:“对不住了小兄弟,手下的人不知礼数,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黑衣人的首领说完话,深深地看了一眼纪怀希怀里的武风,带着手下转身离去。

“坏……唔……”武风还想大喊,却被纪怀希捂住了嘴,他可是被这熊孩子害得够惨的。

黑衣人终于认错,围观的群众拍手叫好,纪怀希却如同斗败的公鸡,落荒而逃,深怕被人认为是人贩子。

“老板,给我开一间房。”纪怀希跑进客栈内,对老板喊道。

客栈老板看了一眼纪怀希,却没有动作,过了许久才说道:“房是还有一间,就是这钱嘛……”

纪怀希哪里还不明白老板的意思,从怀里掏出几枚金币放在柜台上,问道:“这些够了吧?”

老板看着几枚闪闪发光的金币,眼睛一亮,看不出这个小毛孩还是个金主啊,立马招呼小二:“小二,带这位客人去他的房间。”

小二领着纪怀希来到楼上,领着到了一间房门外。

小二指着房门对纪怀希说:“客官真是幸运,这可是本客栈最后一间房,再晚点就真没有房间了。”

“这么说来我可真是够幸运的。”纪怀希微笑,推门进入。

不久之后,纪怀希的房间里传来尖叫:“杀千刀的老板!这也能叫房间?就是个连床都没有的杂物间。你退我钱来!”

原来,老板给纪怀希开了个堆放扫帚等杂物的杂物间,连张床都没有,还花了他好几个金币。

这怎么能让人受得了?所以纪怀希才会呼唤老板过来,要跟他好好算账。

老板微笑着跑上来,问道:“怎么了客官?”

纪怀希愤怒地指着杂物间,说道:“这也能叫房间?退我钱来,我去找别家!”

老板闻言教训了一会旁边的小二,然后对纪怀希赔笑道:“客官息怒,是我这小二不懂事,要不我给你搬张床来?”

“退钱!”

纪怀希忍无可忍,真当他好欺负呢。

“坏人!”武风也怒视着老板。

“咳咳。”老板很是尴尬,他也知道这样太坑人了,只得对纪怀希说道:“这样吧,昨日有几位客官包了好几间房,但是他们也只有几个人,有几间房根本没住人,要不你先进去住着,等他们回来再跟他们说?”

“这……”纪怀希犹豫了,“强抢别人房间不太好吧?”

“没事。”老板笑容满面,“他们又没在里面住人,你直接进去住就行,他们要这一间多余的房间也没用,到时候我跟他们说说。”

“好吧。”

纪怀希真进去住了,反正是老板让他进来住的,到时候要怪也先怪老板,谁让他坑自己钱。

这边才刚安定下来,武风这熊孩子就不再沉默,挤兑纪怀希道:“你刚才是不是傻,我那么明显的暗示你都听不懂?”

纪怀希一听大怒,指着自己发肿的手臂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掐我的手干嘛?你过来看看,都掐肿了!”

武风叉着腰,老气横秋地说道:“所以说你笨呀,我那么明显的提示,对方是坏人,你还在跟别人硬怼。”

“对方是坏人?”

纪怀希愣住了,他之前还以为武风说的坏人是自己,没想到竟然指的是那几名黑衣人。

“是的,那几人很恐怖,还好对方不想惹是生非,不然你小命难保。”玉冰卿从冰麟戒内冒出来,“你知道么,对方那几个手下都有相当于二、三星驭魂师的修为,要是动起手来扫灭一个城市都不在话下。”

“特别是那个首领,修为已经相当于灵师级别。”玉冰卿继续说道,“我害怕一不小心被他发现我的存在,所以才一直没有跟你交流。”

灵师?!

还带着一群相当于二、三星驭魂师的手下!

纪怀希真被吓到了,他自小就梦晓成为梵城城主那样的高手,而梵城城主也只是个二星驭魂师,比灵师差远了。

即使是前几日遇到的西冥老妖,也只是接近灵师,比真正的灵师还有差距。

没想到今天他在这么近的距离接触过灵师,还差点得罪对方。

对方这个阵容,都能轻易屠城了,甚至连一般的大势力都能打下,对方这么多高手聚集在一起是要干嘛?

武风抱着刚刚出现的玉冰卿,大哭道:“姐姐,他们就是害了我武家的凶手!”

他们就是灭了武家的人?

纪怀希闻言寒毛倒竖,浑身一紧,赶紧起身收拾东西。

玉冰卿本来在安慰武风,看到纪怀希在收拾东西,顿时眼睛一瞪,道:“你在干嘛?”

“当然是收拾东西跑路!”纪怀希一边捡东西一边道,“这些家伙刚才从这间客栈出去,说明他们也住在这个客栈,要是他们回来发现武风就是武家遗孤,我们岂不是插翅难逃。”

“停下来。”玉冰卿打断了纪怀希的动作,“他们刚才已经看到过武风,但是却毫无感觉,说明他们不认识武风。如果你现在走了,那才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若是他们回来后听到风声,以他们的实力,你根本跑不掉。”

玉冰卿说的没错,若是他现在就跑了,那岂不是明摆着心里有鬼么?

如果没有人多嘴还好,如果有人多嘴,让那些黑衣人听到风声,以纪怀希的修为根本逃不掉。

纪怀希停下动作,道:“那怎么办?继续留在这里难保不会被发现,太危险了。”

玉冰卿抬手一挥,把房间的窗户关上,道:“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在这里住上两天,尽量少跟他们接触,然后再离开,避免引起他们的注意。”

有道理,只要不引起对方的注意就行。

纪怀希闻言把行李放下,走到了武风身前。

“武风,你现在知道我跟那些坏人不是一边的了吧。”纪怀希摸着武风的头说道。

武风警惕地看着纪怀希,往玉冰卿怀里缩了缩,只伸出一个头:“可是你还想打我家炼体功法的主意,你是坏人!”

“我就借来看一下也不行么?!”纪怀希无语,这小屁孩还真难缠。

武风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给你看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好,好吧。你说吧是什么条件?”纪怀希有些犹豫,感觉对方有阴谋,但武风一个小孩子还不至于这么有心机吧,所以他答应了。

“你先答应!”

“我答应你!”

武风闻言眼睛一亮,从玉冰卿怀里跳出来,道:“我的条件就是以后你得帮我报仇,杀光那些灭了我武家的人和背后的组织!”

“尼玛……”

纪怀希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对方的首领都已经是一个灵师级别的高手,纪怀希这辈子能打得过那首领都是万幸了,如果对方身后还有个组织,那怎么能帮武风报得了仇。

“就这么说定了!”武风得意洋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纪怀希,“我家的秘籍就剩下这一张了,是我家炼体功法的总纲。”

“竟是炼体功法的总纲!”

纪怀希大喜,他还以为武家留下的是很普通的一页,没想到武家竟然这么鸡贼地把总纲给留下了,连忙从武风手里接过那张纸。

“《第一武典》?”

纪怀希看得一愣一愣的,创建这炼体功法的人还真敢取名字,竟然给这功法取了个这么霸气的名字。

可惜了这个名字,纪怀希直摇头。

御魂师基本上不用修炼体魄,除了纪怀希这样的特殊情况,所以这本炼体功法可以算是萤火大陆最鸡肋的功法。

纪怀希还在仔细观看总纲上的描述,武风继续说道:“不过总纲归总纲,里面只有一段口诀有用。要练成我家的功法,还需要配合完整的修炼功法,更何况可以辅助修炼的仙草已经被我吃完了。”

“所以现在就没人能练成这功法了?”纪怀希暗叫不好,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是的,没人能练成了。总纲我是借你看了,记得你的承诺。”武风很臭屁的说道。

被一个小屁孩耍了,还是空手套白狼!

纪怀希脸色通红,自从见到这小屁孩之后他是老吃亏,真是恨不得掐死对方。

“我觉得武风挺有天赋的,以后成就一定比你高。”玉冰卿也打趣纪怀希。

是坑蒙拐骗的天赋更高吧,一不小心就着了这小屁孩的道,吃了个哑巴亏,让纪怀希很是无语。

“小屁孩你给我过来,别跑!”

纪怀希开始追打武风,房间里一阵凌乱。

就在楼上闹得鸡飞狗跳的时候,楼下也发出了激烈的争吵声。

一名黑衣人单手把客栈老板按在柜台上,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随意地把我们的房间让给别人,我掐死你!”

“客官饶命啊!”客栈老板被按在柜台上,不得动弹,连连求饶,“我以为客官们不需要那么多房间,多有得罪,我这就去把那个少侠叫下来!”

本来一脸冷漠地站在旁边的黑衣人首领听了老板的话,突然发声问道:“是一个抱着小孩的少年么?”

老板哪里敢说谎,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我这就去叫他下来!”

“呵,有意思。”黑衣人首领一声冷笑,道,“不用去叫了,走吧,我们上去看看,这位——小兄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