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06 12:00:54    字数:3887字

纪怀希和武风还在房间里打闹呢,玉冰卿突然出言提醒道:“快坐好,装作在聊天!”

随后还没等纪怀希反应过来,玉冰卿就一头钻进了冰麟戒内。

武风和纪怀希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按照玉冰卿说的坐在椅子上,装作聊天的样子。

纪怀希两人才刚坐下,房间的门已经被推开,一群黑衣人走了进来,围住了两人。

“骗子,坏人!”武风掐着纪怀希的脸,大叫道。

该死的熊孩子!

纪怀希脸部吃痛,本来因为黑衣人进来带来的紧张感也消失了,反手掐住武风的脸,拉扯揉捏。

“死孩子你想造反?”纪怀希也大吼道。

旁边的黑衣人面面相觑,冷笑不已,这俩孩子还真是心大,看到他们这么多人进来还在打闹,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这些人是谁,估计会吓得尿裤子吧。

“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黑衣人的首领走到纪怀希身旁,对他说道。

上次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这次知道了对方是谁,又离得这么近,让纪怀希心里发虚,忍不住缩了缩头。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呵呵,小兄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黑衣人首领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真容,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满头金色的卷发,面色苍白。

他的眼睛里只有阴狠,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气息,使人不由自主背后发寒。

“我们刚才还在客栈外见过的,小兄弟不会忘了吧?”黑衣人首领继续说道。

纪怀希放开武风,正视着黑衣人首领,说道:“哦,原来是你们!那件事我已经原谅你们了,不用再道歉了。”

面对这些目的不明的异端,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一言一行都要小心翼翼。

之前撞到纪怀希的黑衣人听了他的话之后青筋暴跳,这小屁孩都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

之前是因为人多,所以没敢随便动手,如今就纪怀希和武风两人在,即使杀了他们也没人会知道。

“今天真特么晦气。”那人抓住纪怀希的衣领,“出门就碰到你这扫把星,害我们刚好遇到城主府的人出来巡视,老子劈了你!”

这些异端本来想再到武家大院仔细探查一番,结果刚到武家大院外就发现大批的城主府士兵和圣魂殿人马在巡视,只得暂时先回来。

黑衣人首领拦住了那名发飙的黑衣人,看得出来神色很不悦,说道:“你若还要擅自行动,我回去就会向上面禀报,就说你已经牺牲了。”

这句话威胁的意思很明确,黑衣人首领不希望出现擅自行动的手下。

这名黑衣人脸上的怒容更甚,他不明白首领为什么要维护这两个小屁孩。

但是他在跟黑衣人首领对视了几秒之后,还是退缩了,他从首领的眼里看出来对方并不是在吓唬他。

黑衣人首领喝退属下,转过头对纪怀希微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下,我叫苏里,是这里的首领。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纪……怀希。”

纪怀希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回应道。

苏里散发出的气息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即使对方在微笑,也让他感觉心里发寒。

“纪小兄弟么。”苏里自顾自地坐到纪怀希身边,“你现在住的是我们租的房间,你知道么?”

不是吧?

纪怀希心里叫苦,怎么会这么巧住到这帮凶神的房间里来了。

该死的老板,把他给坑惨了。

虽然心里咒骂不止,但纪怀希还是面不改色,对苏里说道:“是这样啊,这是那客栈老板叫我们住这里的,既然你们不方便,那我们马上搬出去。”

苏里摇摇头,笑道:“纪小兄弟多虑了。我并不是来赶你走的,相反,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让你们继续住在这里。”

他要问什么问题?

纪怀希不敢看向武风,深怕对方从蛛丝马迹里猜出什么来,现在玉冰卿又藏了起来,不能给他帮助,看来只能靠他自己随机应变了。

“你问吧,希望我能帮到你。”纪怀希语气有些僵硬地回答道。

苏里靠到纪怀希近前,一只手握住纪怀希的手掌,问道:“纪小兄弟已经年满十六了吧?”

纪怀希一时间身体发紧,寒毛倒竖。

苏里这是要做什么?他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想到这里纪怀希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是他又不敢妄动。

还好纪怀希只感觉一道寒流从苏里的手中传出,探向他的肚子里,在他的肚子里转了一圈。

只是此时原本应该待在纪怀希肚子里的魂核已经消失不见,空空如也。

苏里探索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这才把那股冷流抽出纪怀希的身体。

这个过程其实只有短短的一瞬,纪怀希脑袋飞快运转,很快知道对方的意图,立即回答道:“是的,今年刚满十六。”

苏里探索完纪怀希的身体,看起来很满意,继续问道:“纪小兄弟是不是没有觉醒伴生魂?”

“是啊,分殿的贤者说我根本没法觉醒伴生魂!”纪怀希顺势露出愁眉苦脸状,从一边扯过不明所以的武风,叹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干这样的勾当了。”

纪怀希的意思很明显,他没有伴生魂,只能算最普通的人,以后生活困难,只能出来做拐卖儿童的勾当维持生计了。

接着纪怀希不断吐槽分殿贤者的不是,说是他故意不让自己觉醒伴生魂的,自己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没有伴生魂云云,场面一度很尴尬。

“好了。”苏里打断了纪怀希,说道:“其实你不用灰心的,没有伴生魂也不算什么,我这里有一部功法,即使没有伴生魂也能够修炼。”

“真的?”

纪怀希眼睛一亮,心里却暗暗吃惊,这不是要拉他入伙吧?他可不想变成异端,成天被人追杀。

“当然是真的。”苏里站起身来,食指点着纪怀希的脑袋,“我把这部功法先给你,希望以后,我们能成为很好的伙伴。”

纪怀希只感觉一段段晦涩的的文字传入自己的脑海,根本没法避开。

随着这些文字进来的还有一股暗黑色的能量,这股能量一进入纪怀希的脑海,就开始强化他的神魂,让他的神魂逐渐增强。

等到纪怀希清醒过来的时候,苏里他们已经不在,只有武风坐在他旁边,好奇地看着他。

“他们人呢?”纪怀希问武风。

“早走了。”

武风恨恨地看了一眼门外,这些人就是杀害自己家人的凶手,然而当他们站在自己面前时,他却只能装作不认识对方,强颜欢笑。

纪怀希握住武风的手,给了他一道坚定的目光:“我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是我说到的话我一定会做到,我会给你和你的家人报仇的。”

“可是你……接收了他们的功法。”武风好像对刚才苏里传给纪怀希功法很是在意。

纪怀希拍着胸脯保证道:“我绝不会加入他们,也不会跟他们有所交集,我会帮你报仇的。”

“连他们的功法你也不能修炼。”

玉冰卿的话音从冰麟戒内传出,刚才她一直躲在冰麟戒内,连她的魂核都带进去了,就是为了防止被苏里发现异样,直到确定苏里他们走了才冒出来。

“为什么?”纪怀希面露疑惑,“我刚才就有一种疑惑,我感觉到他们的功法对修炼神魂和伴生魂应该很有效果,为什么其他人不修炼这种功法?”

“……”

玉冰卿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异端这么遭人记恨么?”

“知道。”纪怀希点头,“因为他们靠吸取别人的神魂和血肉来提升力量。”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么?”

“不知道。”纪怀希摇摇头。

“因为他们都是天生没有伴生魂的人!”玉冰卿语出惊人。

“什么?!”

纪怀希很是惊骇,如果他前几日没有碰到玉冰卿,那他也算是天生没有伴生魂的人吧,他感觉自己接触到了一段关于异端的核心秘密。

“那些天生没有伴生魂的人无法修成魂核,只能修炼这部功法,提升自己的神魂力量。而这部功法看似对修炼神魂很有效果,但是却有他自己极大的缺陷。”玉冰卿冷冷地说道。

“什么缺陷?”纪怀希不解,他刚才得到这部功法的时候试了一下,神魂的力量增长极其迅速,并没有什么副作用。

“修炼这部功法的时候初始进步极快,但是越修到后面,想要提升就越难,这个时候就必须要靠吸收别人的神魂来帮助提升。”玉冰卿解释道。

“当神魂提升到一定强的时候,因为没有魂力洗礼,体魄没法提升,他们的身体又无法承受神魂的强度,会把身体撑爆,所以需要吸收别人的血肉来提升体魄。”

纪怀希接着道,他已经想到后续会发生什么了,这些东西都很容易就能猜出来。

“是的。”

玉冰卿讶异,这小子神魂增强了一点,还真的开窍了,都能抢答了。

“好恶毒的功法!”武风握拳,在一旁恨恨道。

“没错。”玉冰卿同意了他的话,“那些异端之所以想得到炼体功法,也应该是因为这个吧,所以你们武家……”

异端想要靠武家的炼体功法弥补自身的缺陷,所以才会找到武家,抢夺炼体功法。

“可恨!”

武风跳到椅子上,挥舞着他的小拳头,愤怒不已。

为了一本功法秘籍,异端完全可以跟他们武家借阅,结果异端却痛下杀手,灭他满门,简直丧尽天良。

跟纪怀希他们相隔数个房间的一间巨大的房间内,数名黑衣人在讨论着什么。

其中一名黑衣人问苏里:“首领,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功法传给那小子?”

苏里看了看纪怀希他们的房间的方向,露出一股得意,道:“你们没有发现么?那小子身体素质强悍得惊人,一个普通人,没有伴生魂,竟然有堪比二星操魂师的体魄。”

“您的意思是……”那人露出恍然的神情。

“假以时日,他又会是我们一个得力的助手。”苏里眼里透出炽热的目光。

纪怀希跟他们一样没有伴生魂,体质又极其惊人,若是修炼他们的功法,肯定精进神速。

到时候他又会多出一个得力助手,他也不怕纪怀希反水,修炼了这种功法,就永远无法摆脱了。

苏里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房间外就跑进一名黑衣人,对苏里拱手道:“苏统领,昙副使到西冥山脉夺取开灵草,已经遭遇不测。”

苏里笑容一敛,目露凶光。

这昙副使是他的精心栽培的手下,精通潜行术,夺魂术也略有小成。

这次他让昙副使独自出去执行任务,就是要给他一些锻炼的机会,从西冥老妖那里偷东西虽然凶险,但还不至于危及他的性命,更何况出门前苏里已经给了他保命的东西。

这不是意外,苏里很肯定,一定是昙副使身受重伤,被人偷袭了。

“林主使,云主使。”

苏里对着身前两名修为相当于三星驭魂师的手下下令道,“你们去西冥山脉询问西冥老妖具体情况,顺便探查现场,最好给我查明到底是谁下的手。”

“是!”

那两名黑衣人应诺,转身离开。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做的。”苏里目光冰冷,随手一挥,旁边的一个花瓶炸成粉碎,“你会比这花瓶还惨!”

苏里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凶手就在他的身边,他刚才还对对方亲昵有加。

如果苏里知道了真实情况后,估计真的会被气死。

吃蚂蚁的小猫说:

按照编辑的要求修改了一下小说名,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望大家谅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