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07 12:00:56    字数:3984字

“这段口诀没有你说的那么没用嘛。”纪怀希对武风说道。

他的伤势好了一些,那士兵长下手极重,即使有苏里帮助治疗,他的肩膀处还是疼痛不已。

自从苏里离开之后,纪怀希就一直在研究《第一武典》总纲上那段口诀。

虽然武风说这段口诀只有配合功法才会有用,但他还是不死心,他要变强,必须要利用好身边的资源。

刚才发生的事情刺激到了纪怀希,士兵长那一掌让他铭记在心。

弱者是永远没有话语权的,只有不断地变强,才能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下去。

纪怀希发现,每当他默念这段口诀的时候,身体内的血液流速都会加快,并且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在体内流动。

体内的血液每流动一圈,动力就会加强一分。

到了最后,纪怀希体内竟然传出一阵阵轰鸣声,好像有凶猛的河流在流动一般。

“这怎么可能?!”

这回轮到武风不能平静了,《第一武典》的口诀必须配合功法使用是他们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经验,按理说纪怀希只有口诀是根本不能修炼的。

“我担心你的修炼方法出错了,很可能会走火入魔,快把总纲给我,我帮你看看哪里出了问题。”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手却伸过来要抢纪怀希手里的总纲。

“我觉得没有问题,挺好的,不用你操心。”

纪怀希停止了修炼,把总纲高举到头顶,防止被武风抢走。

跟武风相处了一段时间的纪怀希知道,武风这小屁孩一肚子坏水。

武风嘴里说是担心他走火入魔,实际上就是看到纪怀希修炼有了成果,心里反悔想把总纲拿回去。

“我是真担心你修炼出问题。”

武风一边说着,一边在纪怀希身边蹦达,要抢回总纲。

纪怀希摇动着手里的总纲,就是不让武风够到,心里暗爽,总是被这小屁孩戏弄,现在终于扳回了一城。

“这样吧,你应该还能记得一点你武家的功法吧,你给我背一段出来,我就还给你。”纪怀希对武风说道。

“你想得美!你这招我三岁就玩过了,就算我记得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快把总纲还给我!”武风扒拉到纪怀希身上,要强抢总纲。

这小屁孩真记得功法!

武风暗惊,没想到他还捡了个宝回来。

看这情况,武风不仅偷偷藏着仙草,还把他家的炼体功法给背下了,一直藏着掖着。

明着让武风说出功法应该很困难,得想办法把他的功法套到手。

纪怀希还在思索间,武风已经抢到了总纲,逃到一旁,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

“你得瑟什么?”纪怀希成心气武风,“那段口诀我早就背下来了。”

纪怀希自小记忆就不错,那段口诀虽然不短,足有几十字,但他还是第一时间背了下来。

这都行……武风目瞪口呆,他本以为纪怀希得到总纲上的口诀并没有什么用,没想到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竟把家族不外传的功法给传了出去。

“家门不幸啊!不肖子孙武风,不小心把家族不外传的功法给传了出去,还请祖宗们原谅。”

武风对着武家的方向装模作样地作揖,好像他真的很上心似地。

纪怀希才不信他这一套,这小屁孩说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果然,武风念念有词了一阵之后,转头对纪怀希说道:“你看我都把我家不传之秘传给你了,你得给我赔偿。报仇你是必须帮我报的了,以后还要养我,帮我弄些仙草神草什么的给我修炼……”

武风话才刚说到一半,就被纪怀希给打断,他搂着武风的脖子说道:“我看这样吧,我都把你家功法的口诀学到了,你再把功法的内容给我,以后我养你一辈子,怎么样?”

“你想得美!”

武风警惕心极重,怎么会轻易上纪怀希的当,他一个人抱着总纲跑得远远的,找了个角落盘坐下来,把总纲放在双腿上开始修炼。

纪怀希刚才的修炼方式让武风眼红了,他也要试验一番。

纪怀希没有打扰武风,悄悄地来到他的身边,想看看武风能不能也光靠总纲就能修炼。

“完全不行!你刚才肯定在骗我!”武风才刚修炼了一会就嗷叫道。

他刚才试了一会,光靠默念那段口诀根本毫无用处,不会出现纪怀希那样血脉轰鸣的情况。

“那还是我来吧。”

纪怀希又从武风那里抢过总纲,既然只有他能够只靠总纲进行修炼,那肯定是有原因的,他需要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武风这次倒没有再去把总纲抢回来,他也想看看到底为什么纪怀希能够光靠总纲就能修炼。

纪怀希先是像之前那样静坐,把总纲拿在手上,默念那段口诀。很快,纪怀希体内的血流加快,再次出现轰鸣声,体魄缓慢地增强。

“还真只有你可以!”

武风急了,在一旁抓耳挠腮,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武家掌握这《第一武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现这种情况,纪怀希一个外人竟能这样修炼他们武家的功法。

纪怀希没有理会武风,他停止了修炼,把总纲放到地上,不让它与自己的身体接触,然后再次默念口诀。

这次口诀还是生效,纪怀希体内血液流速不断加快,让他刚刚稳定在二星操魂师阶段的体魄渐渐向二星操魂师巅峰迈进。

“不是因为总纲的问题。”

纪怀希默默地说道,他刚才实验了一遍,不是因为接触到总纲才能修炼《第一武典》。

“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纪怀希又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口诀,这次他开始感应自身的变化。既然不是因为总纲才导致他能够修炼,那么问题一定是出现在他自己身上。

纪怀希体内的血液流速不断加快,他默默地感应自身的变化。

过了很久,纪怀希发现他默念口诀时除了血液流动加快,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

“是刚才那苏里传给你的功法在作祟!”

玉冰卿惊呼,她之前一直默不作声,也是在思考纪怀希体内的变化。

她发现纪怀希每次默念总纲上的口诀时,纪怀希脑海深处那团暗黑色的能量就会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带动纪怀希身体的血液流动。

“竟然是它……”

纪怀希心中暗惊,他再一次默念口诀,只不过这一次他开始集中精力感应脑海里的变化。

果然,当纪怀希默念口诀的时候,他脑海深处那团暗黑色的能量就会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带动他体内血液流速加快,而且那团暗黑色的能量在渐渐向金色转变。

“你先不要修炼《第一武典》了。”玉冰卿喝止纪怀希。

玉冰卿担心纪怀希会不知不觉修炼了异端的功法,这功法后期会让一个人变成嗜血狂魔,不能自拔。

稍一不慎,纪怀希就可能坠入深渊。

纪怀希明白玉冰卿在担心什么,他仔细感应了一遍脑海里那团能量,然后对玉冰卿说道:“可是,我感觉《第一武典》在改变那团能量。”

玉冰卿眉头紧锁,她也发现那团暗黑色能量在改变,难不成异端修炼的功法还跟《第一武典》有什么关联不成?

但是这完全说不通啊!

异端修炼的功法邪恶阴毒,《第一武典》虽说只是一本炼体功法,但是却带着浩然正气,两者截然相反,根本看不出它们会有什么联系。

玉冰卿闷头思考《第一武典》和异端的功法两者之间的联系,纪怀希在旁边不敢轻举妄动,而是等待着玉冰卿想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旁边的武风却坐不住了。

“我跟你商量个事呗。”武风扒到纪怀希身上,露出一副很乖巧的表情。

“说,我可不一定答应。”

纪怀希早已长了一个心眼,武风这个样子说不定是肚子里的坏水又涌向脑子了,要给他下绊子。

“要不你把你脑海里的能量分给我一点点,我给你分析分析。”武风扑搭着他的大眼睛看着纪怀希,一副我能给你排忧解难的表情。

“你不是说不接受仇人的东西么,刚才还不让我练呢,怎么现在自己也要了?”纪怀希坏笑着看着武风。

武风正气凛然地回答道:“正是因为这是我家仇人的功法,所以我才要认真研究,知己知彼!”

“滚!有多远滚多远!”

纪怀希甩开武风,这小屁孩太不要脸。

武风哪是为了研究异端的功法,他这是看到纪怀希能靠暗黑能量进行修炼,自己也眼馋了,要分一杯羹。

“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嘛,要不我拿我武家的功法跟你换?”武风又跑回来抱住纪怀希,跟他讨价还价。

这小屁孩到底是谁教出来的?!

纪怀希汗颜,他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狡诈”的小孩子,纪怀希小时候已经被人叫做熊孩子了,然而还是远远不及现在的武风。

“好吧,我跟你换。”纪怀希心底里偷笑,“但是你得先把功法给我。”

现在换东西这一招已经被纪怀希用得滚瓜烂熟,之前已经成功用这一招坑过田不良,现在又用到了武风身上。

“才不!”武风一脸鄙视地看着纪怀希,“你有前科,信誉度已经为零了,你得先给我暗黑能量。”

纪怀希摸着武风的头,道:“你看啊,我现在跟你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应该要互信。而建立信任的第一步,就得从你先相信我开始……”

“鬼才会相信你!”武风翻着白眼。

“那随你吧,我是无所谓。”纪怀希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回了一边。

随后纪怀希眼睛不时偷瞄着武风,发现小屁孩一脸纠结,好像在做很大的抉择一般,心里偷笑不已。

“好!信你一次!”

武风终究是个小孩,按捺不住心底对暗黑能量的渴望,把功法的第一段背给了纪怀希,然后说道:“剩下的得你把暗黑能量给我了我再背给你。”

纪怀希默默地把功法的第一段记了下来,在心中默念数次,确认自己完全背下来不会忘记之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小武风啊。”纪怀希摸着武风的头,道:“我也很想把那暗黑能量给你,但是这暗黑能量我们还没研究清楚,如果对身体有害怎么办?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考虑,还是等我研究清楚了再给你吧。”

武风愣了一下,小脸变得红彤彤的,尖叫道:“纪怀希你个王八蛋!大骗子!坏人!又骗我!我跟你拼了!”

房间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过了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纪怀希把武风按在床上,气喘吁吁。

没想到武风这小屁孩发起脾气来破坏力这么大,房间里许多东西都被他砸坏了,直到闹得没有力气了才被纪怀希按在身下。

纪怀希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武风,坏笑道:“这就对了嘛,做人要冷静。你看吧,你要是一直跟着我,等我研究清楚了,会把暗黑能量给你的,你着什么急呢?”

“大骗子!”武风累得有气无力,“我再也不会信你了!这笔帐我记下了,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让你还回来的!”

武风说完这些话,把脸扭过一边生闷气去了,不想看到纪怀希。

“……”

纪怀希无语,没想到这小屁孩还挺记仇。

武风安静下来之后,纪怀希又静坐下来修炼《第一武典》。

这次他不是为了研究脑海里的暗黑能量,而是想看看口诀配合功法修炼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纪怀希默念着口诀,按照功法上所指示的路线,控制着血液流动。起初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随着血液流动加速,纪怀希脑海里的暗黑能量散发出了更璀璨的金光。

金光散去,一段文字流入纪怀希的脑海,竟是一篇武技,而且还是属于《第一武典》的武技。

“第一武学……”

纪怀希很是无语,这名字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