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08 21:07:10   字数:4470字

纪怀希跟着苏里一起回到客栈里,这个时候正是中午,客栈里有很多人在用餐。

“客官回来了,饿不饿?我给你们上点好菜。”客栈老板迎面就跑过来,笑脸盈盈。

这些人可是大财主,能包下几间上房,钱也给的足,他恨不得苏里他们能多住几天,这才一看到苏里就上来招呼。

“退房。”

苏里只说了两个字,丢给老板一大袋钱,径直上楼去了。

“客官这就要走?”老板呆在原地,还想说什么,但是苏里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等到纪怀希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老板又上来招呼:“少侠!你看我们这房间也空出来了,你要不要多住几日?”

“住不起。”纪怀希和武风紧跟着苏里,被老板拦下,不耐烦地说道:“金主都走人了,我们付不起帐。”

“啊?”老板听了纪怀希的话,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苏里走到房间里,对着所有的手下下令道:“全都起来,收拾东西,我们要马上撤离。”

“为什么啊?”其中一名手下不解。

苏里眉头紧皱,道:“不出我所料,天武城不知道为什么聚集了大批圣魂殿的灵师高手,我们被发现了,得赶紧撤。”

苏里的几个手下闻言脚底一软,立马加快收拾东西的速度,房间里顿时一片混乱。

另一名黑衣人低声骂道:“他娘的,圣魂殿这是倾巢出动还是怎么地?我们这就一个小队,他们也不至于吧?”

“少废话,赶快!”苏里神情很严肃,“对方还有几个不弱于我的人也赶来了,至少是圣魂殿执法骑士级别的。不管他们是针对我们还是别有目的,此地不可久留,赶紧撤。”

“这么多圣魂殿高手?”纪怀希在后面听得暗暗咂舌。

“愣着干嘛?”苏里回头对纪怀希说道,“你也跟我们一起走!”

“我也要跟你们走?”

纪怀希面色微变,他跟苏里顶多算是相互利用,如果真的跟对方混在一起,那就麻烦了。

苏里眼神冷冽,那意思很明白,纪怀希必须跟他们一起撤离。

纪怀希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惹怒苏里,刚才苏里跟圣魂殿的人的战斗画面还历历在目,这个杀神他现在还惹不起,只得回房收拾东西。

不久之后,苏里一行人收拾完毕,带着纪怀希和武风冲出客栈,朝天武城城门的方向跑去。

天武城城主杨茂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他也知道圣魂殿总部的大队人马就在附近,这时候不能让这帮异端轻易逃跑,于是下令让手下的士兵纷纷往城门方向赶。

天武城的士兵骑着马,速度很快,但还是快不过苏里这帮普遍在驭魂师级别以上的强者。苏里一行人后发先至,率先到达城墙处。

纪怀希和武风被苏里一边手一个抓住,极速跑了这么长距离,早就面如土色,然而还没等两人缓过神来,苏里双手一掷,把两人抛过了十几米高的城墙。

“别走大门,直接从城墙上跳过去。”苏里对手下下令道。

苏里的手下闻言,纷纷纵身一跃,轻易地跃过了天武城高大的城墙。

“啊啊啊~要死了!”

纪怀希和武风鼻涕和眼泪直流,他们就这么被苏里抛出来了,空中一点着力点都没有。

纪怀希还好,以二星操魂师的修为,顶多摔个残废,武风这个连伴生魂都没有觉醒的小屁孩摔下去,那就真的没命了。

“瞎嚷嚷什么?!”

就在纪怀希和武风离地面还有一米的时候,突然身体就那么突兀地定在空中,两道暗黑色的魂力分别包裹着两人,不让他们坠地。

苏里出现在他们身边,把两人从空中放下来,然后说道:“有我在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武风抹着鼻涕和眼泪,哭丧道:“你是不怕,我都快吓死了!”

纪怀希倒是淡定许多,反而打趣苏里道:“你们不是来帮武家的么,怎么还跟圣魂殿打起来了,还要逃跑啊?”

“呃……”

苏里没想到纪怀希竟然这样问,只能漫天胡扯道:“圣魂殿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所以才起了冲突,为了避免圣魂殿误会我们是杀人凶手,所以先行撤离。”

连圣魂殿的人都杀了,还能这么装,这苏里也真是够厚脸皮的,武风在旁边一脸鄙视地看着苏里。

“那我们就此别过。”苏里见手下都到齐,不想久留。

“这就走了?”纪怀希从怀里掏出伪造的总纲,道:“总纲不要了?”

“你真的找到了总纲?!”

苏里惊喜,他只是让纪怀希他们进去找,碰碰运气,没想到纪怀希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总纲。

纪怀希避过苏里伸过来拿总纲的手,反而伸出一只手,对苏里说道:“总纲我给你找到了,功法呢?”

旁边苏里的手下看不下去了,吼道:“你还真敢向我们要功法?老子活劈了你!”

“住嘴!”苏里呵斥手下,然后对纪怀希说道,“本座说话算话,这是我手抄的功法,原本不能给你。这下你可以把总纲给我了吧?”

纪怀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苏里从怀里掏出的功法的手抄本,然后把伪造的总纲递给对方。

他本来是想看看能不能换回苏里手中的原版功法,现在看来苏里也是个老狐狸,早有准备,没有那么好诓骗。

苏里接过伪造的总纲,赶紧打开阅读上面的文字,深怕这总纲有问题。

纪怀希看到苏里这样,心里头发虚。

这总纲是他伪造的,里面的口诀顺序让他给换了,希望苏里不要那么轻易看出来。

“嗯。”粗略地阅读了一会,苏里点点头道:“好深奥的总纲,看来这是真品,小兄弟还真是我的福星啊。”

“那是!”纪怀希装作洋洋得意状,不能让苏里看出破绽。

苏里把伪造的总纲收回怀里,对纪怀希说道,“小兄弟帮了本座这么大的忙,本座无以为谢,这次出来得匆忙,身上没带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如果小兄弟日后有困难,可以到北宁王国找我,我一定好好款待你们。”

“一定,一定!”纪怀希打哈哈道,功法换到手,巴不得对方马上走。

苏里没有多言,招呼手下迅速离开,毕竟后面还有圣魂殿追兵,如果不马上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呼!终于走了。”纪怀希抹了一把冷汗。

“赶紧打开看看那功法是不是假的。”武风看到苏里离开,凑到纪怀希身边对他说道。

“你以为谁都跟我一样……”纪怀希话说到一半,本来洋洋得意的表情瞬间变得呆滞。

“切!只有三段功法。”武风吐槽道,“看来那苏里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笨嘛。”

“怎么会这样?!”

纪怀希哭笑不得,他也被苏里摆了一道,这三段功法每段功法只支持一个境界,最高只能修炼到驭魂师,后面的部分就没有了。

“别灰心。”武风臭屁地拍拍纪怀希的肩膀,“你看我老爹修了一辈子也才修炼到驭魂师的阶段,说不定这三段就够你受用终生了呢。”

“滚远点!”

纪怀希扭头就走,武风这小屁孩嘴太缺德,说得好像他一辈子只能修到驭魂师阶段一样。

“你去哪呀?等等我呗!”武风屁颠屁颠地跟在纪怀希身后。

距离天武城十多里外的一个小山村,炊烟袅袅,农户们都在家里准备着自己的午餐,一片平和。

一座荒废的小房子里,也传出一阵阵浓郁的香味,纪怀希摆弄着身前树枝上插着的烤鸡,口水直流。

旁边的武风也是目光炯炯,恨不得马上冲上来咬一口。

纪怀希和武风两人忙活了半天,还没吃过东西,这才在这个村子停下,跟村民买了一只鸡,准备吃饱了再赶路。

“你在想什么?”武风看到纪怀希虽然在烤鸡,但是时不时心不在焉,出言问道。

“我在想要把你寄养到谁家才好。”纪怀希随口答道。

“你这就不要我了?!”武风粘到纪怀希身上,“你不是说要养我一辈子的么?”

“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但那是你还没得到暗黑能量的时候。”纪怀希回应道,“现在你已经得到了暗黑能量,以后修炼完整的《第一武典》不成问题,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把你带在身边。”

“有什么事能比我还重要?”武风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有很多事都比你重要!”纪怀希不耐烦地说道。

武风缩到一边,神情低落:“原来我在你心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纪怀希的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止住,他仔细一想,心软下来。

是啊,武风还是个小孩子,家里又才遭遇那么大的劫难,别看他整天嬉闹,好像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脆弱得很。

武风家里遭劫后就遇到了纪怀希,他现在只能依靠纪怀希,若是这么轻易就把他丢给别人,可能会给武风造成不好的影响。

但是纪怀希又想快点找到父母,不可能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身边,他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别说再带着个小屁孩了。

必须给武风找到一个安稳的住所,让值得信任的人照顾他,让他尽快走出灭门的阴影。

可是现在柳姨又不知所踪,唯一值得信任的也就只有三个儿时的小伙伴了,纪怀希想到这里暗暗坐下决定。

“我会把你带到我的好朋友那里住,他会好好照顾你。”纪怀希对武风说道,“他家也很大,很好玩,人也都很好。等我忙完自己的事情,就回来找你。”

“真的?”武风抬起头,扑棱棱的大眼睛看着纪怀希,“那你要多久才能回来?”

“不会太久。”

纪怀希弱弱地说道,他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父母,但现在为了稳住武风,只能撒了一个小小的谎。

当纪怀希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烤鸡上摘下一个鸡腿,眼神发光,张嘴就要咬下。

“卧槽!”纪怀希无语,这小屁孩其实一直关心的都是烤鸡腿吧。

然而武风还是没有得逞,一道倩影从冰麟戒里飞出,把武风手里的鸡腿抢过来,张嘴就咬,一下子吃了个精光。

“吃烤鸡竟然不叫我!”

玉冰卿打了个饱嗝,手里还拿着个苹果,大咧咧地在一旁坐下,翘着个二郎腿,形象全无。

武风看看玉冰卿,又看看空无一物的小手,一时不知所措。

“你一个大人抢小孩的东西不好吧?你一个伴生魂要吃东西么?还有你的苹果是从哪里来的?”纪怀希忍不住吐槽,连连发问。

玉冰卿指了指纪怀希手里的烤鸡,道:“你那里不是还有个鸡腿么?你管我要不要吃东西?我就是喜欢吃!我的冰麟戒里还有一大堆吃的,够我吃好几年!”

“你到底还是不是伴生魂?”纪怀希嘀咕道。

玉冰卿美目一睁,纪怀希头顶上出现一团被魂力包裹的冰水:“你在怀疑我?”

“不敢,不敢。”纪怀希汗颜,这姑奶奶真是彪悍得紧。

“哇!”

旁边的武风张嘴大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看着剩下的那一只鸡腿。

“好了好了,这个也给你!”

纪怀希把唯一剩下的鸡腿扯给武风,心里要把武风送走的决心更坚定了,有一个玉冰卿在身边他已经够糟心了,再加上个武风还不得把他给烦死。

武风接过鸡腿,哭声顿止,几口下去,整只鸡腿就被吃了个精光,小小的脸蛋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大姐姐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这个大坏蛋呀?”武风吃饱,询问一边的玉冰卿。

“这个嘛……”玉冰卿靠到纪怀希身边,笑道:“因为我是这个大坏蛋的情人呀。”

纪怀希一脸尴尬,这样子跟小孩子说真的可以么?

“就跟我爸爸妈妈一样咯?”武风眼睛一亮,露出一种明悟的表情。

“嗯。”玉冰卿俏脸微微泛红,这小屁孩还真是口无遮拦。

谁知武风突然冒出一句:“既然你们像我爸爸妈妈那样,那你们的小宝宝呢?”

“……”

“……”

“死小熊孩子,你给我过来——”玉冰卿大怒,一把抱过武风,拔下他的裤子,把他按在身上狂打屁股。

“啊啊啊,好痛!大姐姐也变成坏蛋了!”武风不停地挣扎着,但玉冰卿力气比他大多了,他哪里能动弹的了。

“打得好!”

纪怀希在一旁加油,不停地朝武风做鬼脸,他早就想抽这小屁孩了,这个时候忍不住在一边逗武风。

玉冰卿抽打了一阵武风之后,突然停手,皱眉道:“远处有一大队人马朝这边赶来,都坐着马,好像是天武城的官兵。”

纪怀希闻言赶紧跑出荒废的小屋查看,正好看到天武城的官兵坐着马在官道上飞驰,手里还拿着几张画像,一边赶路一边对着村子里吆喝。

“有谁看到过这几人?这几人是天武城要犯!如果有谁发现了他们并上报,重重有赏!”

“不是吧?”纪怀希一眼就看到了那堆画像里还有他和武风的身影,满脸不可置信。

“赶紧跑啊!”武风也看到了画像,连自己的裤子也没拉,拔腿就跑,一下子就冲出了村子。

“这小屁孩……”

纪怀希心底暗骂,也没敢停留,让玉冰卿回到冰麟戒里,拿上行李跟了上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