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15 12:23:25   字数:3603字

“我出五千万!”纪怀希清朗的声音响遍全场。

“什么?!”

云茹霜都快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旁边的少年。

“怎么会……”

金觉峰如鲠在喉,神情呆滞地看向纪怀希这边。

他对玉佩势在必得,然而纪怀希却在最后时刻出了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天价,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支付能力。

“哦?有意思……”

乐星海眼神深邃地看向了云茹霜这边,随即莞尔一笑,这样的剧情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呢。

“你们谁还有余钱,借我一些,我回去还给你们。”金觉峰转身看向身后的师弟师妹们,要向他们借钱。

金觉峰的师弟师妹们面面相觑,没有一个回应金觉峰。

他们都是龙庭宗的普通弟子,囊中羞涩,哪里凑得出上千万给金觉峰?

眼看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毫无动静,金觉峰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竞拍玉佩的能力,无力地瘫坐回自己的位置。

“你死定了,不管你是谁,都必须要死!”金觉峰对纪怀希的恨意到了极致,看向纪怀希的时候眼里的杀意都快凝聚成实质了。

这边的云茹霜也坐不住了,按照皇家拍卖行的规矩,如果拍下东西无力支付,视情节的轻重会给竞拍者严厉的处罚。

像纪怀希这样的,一定会被认为是来闹事的,最后说不定会被皇家拍卖行的人打死拖出去喂野兽。

就算是她出手保下纪怀希,纪怀希也难逃处罚,至少会被打断手脚。

云茹霜可不相信纪怀希能拿得出五千万金币,那可不是五千万大米,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

五千万金币对他们云海帝国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纪怀希一个平民小子怎么可能会拿得出?

“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你,你还要作死,你知道你自己犯了多大的事么?”云茹霜面色冷峻,对纪怀希不再客气。

虽说纪怀希是一个难得的年轻高手,但是他刚才的做法已经让云茹霜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要带纪怀希去西冥地宫。

像纪怀希这样年轻气盛,不知轻重的人,即使把他带到西冥地宫,也很有可能会坏事。

纪怀希显得很轻松,道:“放心吧,我能付得起。”

旁边的武风也大喊:“就是!我家纪大哥有一大袋子钱呢!”

“闭嘴!”

纪怀希捏着武风的脸,这小屁孩的嘴太欠揍,老揭他的短。

反倒是云茹霜听到了武风的话,变得冷静下来。

“就让你装,到时候我就看你怎么用你那‘一袋子钱’付账,到时候你被人带走,我就另选他人。”

云茹霜冷冷地看着纪怀希,这样的人不适合跟她组队。

如果纪怀希付不起钱被皇家拍卖行的人带走,她肯定不会出手救他的,甚至要拍手称快,云茹霜恶狠狠地想到。

那块玉佩很快就被拍卖行的人送到纪怀希手上,当他接过玉佩的一霎那,眼眶瞬间湿润。

“这是……”

纪怀希抚摸着玉佩,泪眼模糊。

他在接触到玉佩的一霎那,就感觉到玉佩内部传来一股熟悉的感觉,那是属于亲人的魂力波动。

玉佩内部流出一丝魂力,流入纪怀希的体内,在他的身体内流动一圈,最后流进了他的脑海里,传达出一股深深的思念,就好像父母在抚摸着他的头一般。

这就是父母的玉佩!

纪怀希很肯定,也坚定了他要去西冥地宫的决心,不管父母是死是活,他都要去看看。

“你父母只是失踪,他们不一定是死了。”玉冰卿安慰道。

“我知道。”

纪怀希这样说着,内心深处还是很低落。

被困在那地宫中这么多年,纵使他父母再厉害,不吃不喝这么多年,生还的希望也很小了。

“纪大哥,你怎么哭了?”

武风不知道纪怀希父母的事情,他最在意的是这天价买下来的玉佩,自从玉佩被送来后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却发现了纪怀希眼眶早已湿润。

“你怎么了?”云茹霜也发现了纪怀希的异状。

“没什么。”

纪怀希擦干眼泪,他不想让云茹霜知道自己的事情,那样可能会让他此次去西冥地宫之行平添变故。

但云茹霜何其机灵,看到纪怀希这个样子,再联系到昨天主持人对她说的十几年前有一对纪姓侠侣进入西冥地宫,而纪怀希也姓纪,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

“据说当年有一对侠侣进过西冥地宫,而那男的就姓纪。”云茹霜试探纪怀希。

纪怀希心中一惊,难道云茹霜察觉到什么了?

他试探着问道:“有这样的事?他们叫什么名字?”

云茹霜摇摇头:“具体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男的姓纪,他们是你什么人?”

纪怀希知道,没有办法隐瞒了,云茹霜既然已经怀疑到他,再隐瞒的话很可能破坏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他们很可能是我的父母,从我出生后就没见过他们……”

纪怀希把自己的事简短地告诉了云茹霜。

云茹霜闻言露出一股同情的表情:“真可怜,那么小就没有了父母。这是你父母的玉佩么?”

“是的。”纪怀希点点头。

武风在旁边插嘴:“纪大哥的父母也没了么?”

“闭上你的嘴!”

纪怀希恶狠狠地盯着武风。

云茹霜打消了让拍卖会的人把纪怀希抛尸荒野的心,毕竟他是看到了这可能是家人遗物的东西,才会疯狂拍下的。

“以后管住自己的嘴。”云茹霜警告纪怀希,然后说道,“等下我会让皇家拍卖行的人收回玉佩,等以后你有钱了再买回来,不然你很可能会被抛尸荒野。”

“我是真的要拍下玉佩。”

纪怀希无语,云茹霜的好心他能看出来,要是没有玉冰卿的保证,他还真不敢拍下玉佩。

“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装会死?”云茹霜又生气了。

从没见过这么倔的人,没钱还要充胖子,到时候纪怀希没钱付帐的时候一定要让他跪下来求她,她才会帮纪怀希,云茹霜再次恶狠狠地想着。

纪怀希苦笑,又被误会了。

也难怪,让谁来看都看不出他能掏出那五千万金币,到时候只能看玉冰卿的了。

在纪怀希和云茹霜交流的这段时间,又拍出去了一件宝物,两人都没有看到这件宝物是什么,此时主持人激昂的声音再次传来。

“大家还在为刚才错失玉佩感到惋惜么?下面这样东西,同样有让人晋级灵师的效果!”

随着主持人话音落毕,侍者们抬上来一株栽种在花盆里的药草,让在场的人再次惊呼。

“什么?!”

刚回过神来的纪怀希看到那株药草的时候一脸震惊,这株药草他不久前才见过,不是开灵草又是什么。

“相信大家都听说了,西冥山脉出现了一株开灵草,被人夺得,就是我们眼前这一株,现在被人拿来拍卖,底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万!”主持人介绍道。

“我们的那株开灵草还在么?你不会弄丢了吧?”纪怀希赶紧问玉冰卿。

“怎么可能?我每天还给它浇水呢。”玉冰卿很快否认。

“那这株开灵草是……”

“我也不知道。”玉冰卿其实也很疑惑,“开灵草按理说应该是百年才成熟一次,不会这么快又培养出一株,即使有两株也不可能靠这么近。”

“为什么?”纪怀希追问道。

“因为开灵草成长需要大量的灵气和地脉之气支撑,两株开灵草靠得太近会导致灵气不足,最终两株都无法成活。”

这是纪怀希第一次听说开灵草的信息,明白了开灵草的珍贵之处,他之前能得到那株开灵草简直运气逆天。

那既然这样,为什么拍卖会里又会出现一株开灵草?

纪怀希心底隐隐有些不安,但又想不到到底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田不良看到开灵草的一瞬间眼睛都红了,他老爹也是听说这次拍卖会会有开灵草才让他来的,没想到这株竟然是他们当初得到的那株!

他不知道这是另一株开灵草,还以为纪怀希把当初他们得到的开灵草拿出来拍卖了。

“可恶的纪怀希,还跟我说不是要钱!”田不良狂吼,“都拿出来拍卖了还说不是要钱?!”

“阿嚏!”

不远处的纪怀希又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道:“谁又在骂我?”

这边田不良早已经把纪怀希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当初纪怀希如果早把开灵草卖给他,他也不会挨那么多板子。

旁边的林福神此时倒是很冷静,看着台上的开灵草,眼睛直转悠,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还那么冷静?”田不良也发现了林福神的异样,“快帮我一起骂纪怀希那个王八蛋。”

“贫道说过了,贫道只相信缘。”林福神说得玄之又玄。

“拉倒吧。”田不良才不信,“没钱就直说,还只相信缘。”

“……”

众人开始争先恐后地报价开灵草,很快开灵草的价格就被炒到一千一百万。

武风从那些人的对话中得知这开灵草是能让伴生魂通灵的宝物,还能帮助修炼体魄,早就垂涎不已,伸手就要去按下报价器。

“一千一百五十万!”

武风大喊着,手却被纪怀希抓住,没能按下报价器。

“你看着他一点。”

云茹霜呵斥纪怀希,她都后悔带这两人进来了,老添乱。

武风是个小孩也就算了,纪怀希这么大了还不知轻重。

众人纷纷看向云茹霜的包间,这包间里的人够狠,每次开价都势在必得,难不成他们又想竞争这开灵草?

纪怀希尴尬地看向主持人,说道:“抱歉,是这小孩乱喊的,你们继续。”

主持人看到了被纪怀希抱起来的武风,点了点头,朗声道:“刚才那次报价不算,现在的价格还是一千一百万!”

“一千两百万!”

田不良再次报价,他受了他老爹的嘱托,这次竞争开灵草势在必得,一次性报上了他这次带来的所有金额。

其他人都被这个价格吓到,其他的很多势力本来是能出更高的价格的,但他们或多或少拍下了一些东西,现在很难再出比一千两百万更高的价格了。

一时间拍卖会场安静下来。

田不良红着眼:“我看这次还有谁能跟我抢……”

然而田不良话音没落,那名黑衣人所在的豪华包间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

“两千万!”

众人震惊,两千万金币已经超过了一般势力所能承受的价格,而那些大势力又看不上开灵草,看来这黑衣人是对这开灵草势在必得了。

按理说开灵草的效果还不如之前那块玉佩,这黑衣人不抢之前的玉佩,偏偏抢这开灵草,让很多人不解。

“呃……”

田不良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晕倒过去。

吃蚂蚁的小猫说:

今天起晚了,这章更新有点晚,抱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