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18 21:17:20   字数:3968字

一名黑衣人在天机城的郊外飞奔着,猩红的眼睛里透露着兴奋。

他就是那名皇家拍卖行举行的拍卖会里的那名异端,也是隶属于异端组织第三统领苏里手下的主使——柳绝。

柳绝本来是在龙胤皇城执行任务,就在几天前,苏里突然通知他来天机城参加拍卖会,若是拍卖会上出现有用的东西,就必须拍下。

在拍卖会上出现的开灵草让柳绝很是意外。

这件东西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提升伴生魂通灵几率的宝物,对于他们异端来说就是救命仙草。

异端的功法修炼到后期,神魂越来越强大,只能靠吸食血肉来提升体魄,避免爆体。

而开灵草炼制成的丹药能够直接提升体魄,大大地降低了后期爆体的风险。

所以柳绝很果断地拍下了开灵草,准备带回去向苏里邀功。

快速奔行的柳绝没有发现他早已经成为他人的猎物。

有两个人在他出拍卖场之后就一直吊在他身后,远远地跟随着。

天机城外不远处有一条大河,只要越过这条大河,就能脱离天机城地界。

柳绝眼看就要接近大河,速度不由降低了不少。

柳绝身后跟着的两人看到他停下来,猫着腰躲到河边的一处小土丘后。

这两人正是田不良和林福神,他们在拍卖会里就决定了敲闷棍的顺序。

按照林福神的说法,纪怀希被他追踪着,逃是逃不掉的。

而这黑衣人身上有开灵草,并且在逃跑,必须先拿下黑衣人。

田不良躲在林福神的大幡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林大爷,你这大幡真能掩盖我们的气息么?要是这黑衣人早就发现了我们怎么办?”

“放心吧,我这大幡可神奇着呢。”

林福神躲在土丘后偷瞄着来到河边的柳绝,祭出了他在拍卖会里拍下的白玉小剑。

这白玉小剑可是灵皇祭炼的灵宝,能够发出相当于灵师的攻击,要不是参加拍卖会的那些人都各有目的,他们绝不可能以这么低的价格买到手。

“他停下来了。”田不良紧张地看着不远处的柳绝。

“给他来一发!”林福神兴奋地狂吼。

柳绝正停下来准备找个地方过河,就听到了身后的人声,连忙回头看去,脸上瞬间布满惊骇。

一道绚丽的白光闪耀,堪比灵师高手的攻击覆盖了方圆百米,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河边的柳绝。

柳绝身为异端的主使,一身修为达到了二星驭魂师,虽然内心被恐惧所占据,但他不准备坐以待毙,启用最大的速度向旁边闪躲。

伴随着一声轰鸣,地面被轰得往下塌陷。

一股庞大的气浪袭来,压迫得林福神和田不良都睁不开眼睛。

气浪过后,田不良从土丘后爬起,看向柳绝所在的方向,兴奋地大吼:“好厉害!一击必杀!”

然而田不良的神情很快凝固,只见被轰地浑身鲜血淋漓的柳绝艰难地从爆炸的边缘爬出来,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田不良两人。

柳绝的眼神看得田不良和林福神心头发凉,寒毛倒竖,二星驭魂师即使身受重伤,给两人带来的压迫感也是极大的。

“这都不死?!”田不良惊呼。

“娘的,拼了!再给他一发!”林福神灌注魂力进入白玉小剑,再次激发了灵皇灵宝。

林福神之前感受过,白玉小剑里的魂力储存一天内只够激发出三次攻击,随后便要让白玉小剑休息,集聚足够的魂力才能释放下一次攻击。

现在柳绝承受了一发堪比灵师的攻击而未死,修为绝对恐怖,要是发起狠来他们两人说不定就得交代在这里,林福神只能再次激发白玉小剑。

又一道绚丽白光从白玉小剑中发出,直奔柳绝,将整片河面都照亮了。

“不!”

柳绝目露绝望,他受了重伤,此时无法再像刚才那样躲避,只能动用全身力量抵挡,开启了一道方圆百米的魂力护罩。

但柳绝的魂力跟白玉小剑所发出的魂力不是一个档次的,绚丽白光很快突破他的防御,把他轰进身后的大河里。

“糟了!”

田不良看到柳绝被轰进大河里,大叫不好,若是柳绝被河水冲走,他们就白忙活了。

“快去捞!”林福神也知道不好,就要起身赶往河边。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破空声,好像又有人赶来河流边。

林福神和田不良无奈,只能再次躲到土丘后等待,希望赶来的人快点离开。

来到城外的荒野之后,牧北川的追击速度变快,即使纪怀希开启了不灭武体,也被渐渐追近。

纪怀希被追得只能通过跳河逃避牧北川的追杀,他一路狂奔,终于赶到了大河边。

刚到大河边的纪怀希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两道大坑,空气中也弥漫着浓厚的魂力气息。

“刚才有灵师高手在这里动过手!”玉冰卿惊呼。

不远处土丘后的林福神和田不良也看到了前来的纪怀希,一时间全都咬牙切齿,纪怀希把他俩害得太惨了。

“给他来一发!”田不良很愤怒。

“等等,你看后面是谁?”林福神指向纪怀希身后闲庭信步走来的牧北川。

“牧北川!”田不良看清来人之后变色,牧北川怎么也来到了这里?

“躲河里,也没用。”牧北川冷冷地看着河边的纪怀希。

林福神把白玉小剑对准了牧北川,眼看就要发动。

田不良吓得赶紧拦下林福神,道:“林大爷,你疯了?这可是圣魂殿准圣子,把他打死了谁担当得起?”

林福神面露疯狂:“要是让牧北川抓住纪怀希,我们就什么都得不到了!放心,这次保准一发死!”

林福神解释着,在这荒郊野外的,没人能看到,即使杀了牧北川也是无头案。

随后林福神对着牧北川发动了白玉小剑今日的最后一次攻击,一道更甚之前的绚丽白光闪耀天空,直指圣魂殿准圣子。

牧北川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时,终于变色,满目错愕。

绚丽的白光覆盖了牧北川周身百米的范围,堪比灵师一击的白光压迫得空气都发出阵阵爆鸣声,大地瞬间塌陷数米,攻击范围内不留丝毫生机。

纪怀希呆呆地看着被白光轰中的牧北川,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是那把白玉小剑!”玉冰卿却瞬间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马上督促纪怀希:“快趁机逃跑,是林福神他们!”

纪怀希打了个激灵,林福神和田不良被自己得罪透了,现在又掌握着白玉小剑这件大杀器,如果给他来一发,估计死得比牧北川更惨。

他不知道林福神今天已经把白玉小剑的攻击次数用完,不能再催动白玉小剑攻击。

思及此处,纪怀希转身扑进河水里,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眼看牧北川被正面轰中,林福神兴奋地从土丘后钻出来,大吼道:“打中了!”

“你,找死!”

林福神还没能高兴多久,一道冷冷的声音从白光中冒出,牧北川脸色铁青地从地上的巨坑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牧北川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脸上全是灰尘,之前滴尘不染的白袍也破了个洞。

要不是圣魂殿高层担心牧北川的安全,硬是要他带上一个圣魂殿殿主级人物的防御灵宝在身,估计他现在已经是死尸了。

“怎么可能……”林福神面色大变。

“你不是说保证死的么?怎么一点事都没有?”田不良躲在土丘后低吼。

他可是田家少主,要是因此得罪了圣魂殿,不止他遭殃,连田家都可能被殃及到,所以田不良捂着脸躲在土丘后,死都不肯露面。

“误会,我们只是在试验这灵宝而已。”林福神干笑着解释。

牧北川哪会这么轻易被骗,还是在一步步逼近,誓要杀死这冒犯自己的两人解恨。

要是再能激发白玉小剑一次攻击就好了,林福神暗想着,冷汗直流,思绪不停飞转。

“你不是要去追那纪怀希么,他跑远了。”林福神指着不远处的大河,并且再次用白玉小剑对准了牧北川。

牧北川深深地看了一眼林福神,让土丘上的林福神心底发凉,感觉像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般。

牧北川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逼近。

白玉小剑对他确实有震慑力,他的防御灵宝并不能连续使用,而是有时间间隔。

若是这个时候林福神对他来上一发,他根本无力抵挡。

“哼,你们会后悔。”牧北川说完就顺着大河往上游走去。

牧北川不知道的是,林福神刚才把今天白玉小剑的使用次数用光了,也无法再催动白玉小剑攻击。

目送着牧北川离开,林福神破口大骂:“装什么装?有种你回来!道爷还会怕你?呸!”

“快走吧,要不他就真回来了。”田不良连滚带爬,从土丘后滚下,朝着天机城的方向跑去。

可是田不良惊讶地发现,林福神早就跑在了前头,只给他留下了一个背影。

“臭老道!”

田不良暗骂,林福神太不靠谱了,刚才还在大放厥词,结果自己先溜了。

田不良和林福神一路上不停叹气,他们忙活了一晚上,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

这边纪怀希跳进大河后却没有走远,因为玉冰卿提醒他河里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柳绝在。

这柳绝受了两记攻击还没死掉,生命力着实强悍。

但他也伤得极重,不能动弹,只能藏在大河下闭气调养。

纪怀希对异端没什么好感,招出一道冰棱锥,对着柳绝的心脏刺去。

柳绝也感受到了纪怀希逼近,连忙想向后躲避。

可惜柳绝早已身受重伤,这一下牵动了他的伤势,最后一口气都吐了出来,活活被纪怀希吓死了。

可怜的柳绝,身为异端的主使,一身修为达到了二星驭魂师,竟这么憋屈的死在纪怀希手上。

纪怀希从柳绝身上找到另一株开灵草和那张伪造的武家总纲,没敢再多加停留,转身朝大河上游游去。

纪怀希杀柳绝的时候耽搁了一些时间,这才往上游游了没多久,玉冰卿就发现牧北川再次追了过来。

“牧北川怎么老能追踪到你在哪里?”玉冰卿心感不妙。

“我怎么知道?”纪怀希在心底狂吼,加快了划水的速度。

然而在水里游的速度怎能比得上牧北川奔行的速度,牧北川很快就赶上纪怀希,冷冷地盯着藏在水中的纪怀希。

“上来吧。”

牧北川双指点出,一道犀利的魂力射向纪怀希所在的地方,要把纪怀希逼出水面,击出一大片水花。

纪怀希跳出水面躲避,顺势弄出更大的水花,射向岸边的牧北川,随后玉冰卿将空气中的温度急速降低,那些水花变成了一道道冰锥。

在有水的地方,就是冰系御魂师的天堂,纪怀希弄出的这一道道冰棱锥威力更甚以往。

牧北川没想到对方还能反击,伸手去挡,手掌被冰锥划破,窜出一道血线。

纪怀希趁机再次潜入水中,快速逃脱。

牧北川看着自己手上流出的点点血珠,再也不能冷静,看着纪怀希逃脱的方向,怒道:“伤我,你死定了!”

就在牧北川要再次启程追纪怀希的时候,身前被一道身穿华服的身影拦住。

“牧北川,你有没有看到我妹妹?!”龙二焦急地问道。

“滚!!!”

牧北川忍无可忍,他追踪纪怀希的时候三番两次有人出来阻挡,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龙二愣住了,他只是问了牧北川他妹妹在哪里而已,对方怎么就生气了?

等到牧北川绕过呆滞的龙二要继续追踪纪怀希时,他发现他一直追踪着的纪怀希身上那截指骨的气息消失了,也就是说他跟丢了纪怀希。

“可恨!”

牧北川由郁闷变得狂怒,一个小小的三星操魂师竟然数次在他眼前逃跑,这是完全不能容忍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