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20 12:08:01   字数:4000字

“快停手,小兄弟真要冻坏了!”

纪怀希在房顶上活蹦乱跳,手忙脚乱地把裤裆里的冰块给弄了出来。

“哼,小小年纪不学好,下次还有这样的情况我就让你尝尝冰冻鸡丁!”玉冰卿翻白眼,威胁着纪怀希。

“不敢了!”纪怀希脸色被冻得青紫,郁闷地离开了客栈的屋顶。

一脸郁闷的纪怀希独自回到房间内,发现武风和龙芸都已经睡去。

武风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得极香,嘴里还说着逆天宝物,暴打大坏蛋等梦话。

龙芸睡在纪怀希的床上,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纪怀希苦笑,这间客房里只有这两张床,被两人占据后,他今晚只能睡地上了。

“你还想着睡,赶紧给我修炼!”玉冰卿出现在纪怀希身边。

纪怀希睡眼迷蒙:“我今天很困,被追杀了那么久,让我休息一会吧。”

“唰!”

一道冰水从纪怀希头顶淋下,带着阵阵寒气,冻得纪怀希牙齿直打颤。

“清醒了么?”玉冰卿玩味地看着纪怀希,“还有五天就要去西冥地宫了,你现在跟那些天才差距这么大,只有加紧修炼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纪怀希直哆嗦,清醒了不少:“我知道我跟他们差距很大,可是只有这短短的五天,根本没法改变什么。”

玉冰卿飘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示意纪怀希也坐到旁边,慢腾腾地给两人分别倒上一杯茶,一副悠闲的样子。

“我想了一下,你的修为比那些天才差了许多,短时间内是没法赶上了。”玉冰卿喝了一口茶,“但是你既然不能以质取胜,那就以量取胜。”

“怎么才能以量取胜?”纪怀希急忙问道。

“以量取胜的意思是,你多修炼一些武技,到时候对上这些天才,拥有更多武技的你绝对能让他们防不胜防。”

纪怀希翻着白眼:“这个时候你让我去哪里找更多的武技?”

玉冰卿玉指指了指自己,轻笑道:“不是还有我么?”

“你还有什么厉害的武技没教我?”纪怀希眼睛发亮。

他会的武技除了辅助型的武技不灭武体之外就是玉冰卿教他的冰棱锥了。

只不过冰棱锥虽然是一个攻击武技,但纪怀希用起来没有玉冰卿那么熟练,攻击范围也小,对上比自己弱的人还好,对上比他强的人就没什么用了。

就像对上牧北川的时候一样,他施放出的冰棱锥对方完全可以剁掉,即使打到对方,也只能造成一点不痛不痒的伤。

“冰墙,冰环,还有从你买下的兽牙里得到的一门武技。”玉冰卿数着能够教给纪怀希的武技。

“那颗兽牙里有一门武技?”纪怀希惊讶道。

冰墙和冰环他见识过,冰墙是防御性武技,而冰环是限制性武技。冰墙能够在自己周身制造一面很厚的墙,帮助抵挡很多的攻击,

冰墙的厚度是根据释放者的魂力多少来决定的。

冰环作为限制性武技,效果也很强悍。

玉冰卿曾经说过,对方身上哪怕只有一滴水珠或者汗珠,她都能在那个地方形成一道冰环,能够很大程度地限制对方的行动。

现在纪怀希最感兴趣的是那颗兽牙里的武技,这颗兽牙是他和玉冰卿那天逛天机城时遇到的三件看不透的宝物之一。

这可是他们花上大价钱买下的,要是里面能有一门厉害的武技就赚大发了。

玉冰卿出钱买下来之后就一直在研究,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研究出了门道。

“这门武技的品阶可不低哦。”玉冰卿从冰麟戒内招出兽牙,“这可是一只狼类灵兽生前拥有的天赋武技——天狼啸。”

灵兽,顾名思义,就是通灵的妖兽,就连那西冥老妖都没有达到灵兽的级别,可见这颗兽牙的珍贵。

而之前之所以玉冰卿也没法看透这颗兽牙,是因为它的表面被一层更强大的封印力量封印,玉冰卿研究了很久才勉强解封。

“是音波武技?”

纪怀希对音波武技印象深刻,今晚他可是在音波武技下吃过大亏,要不是玉冰卿及时用冰环控制住那名领头人,他不一定能赢下对方。

“是的。”玉冰卿肯定道。

玉冰卿所会的冰系武技大多数是实体攻击,这种攻击对人有效,对伴生魂之类的魂体效果不大。

而天狼啸这样的音波武技刚好能弥补这个缺陷,天狼啸不仅对人,对魂体之类的东西伤害同样很大。

“那我都要学!”纪怀希兴奋地狂吼。

最后,玉冰卿把三门武技全都教给了纪怀希,虽说是临时抱佛脚,但技多不压身,若是多练习几天,还是能形成战力的。

第二天早上,当纪怀希带着武风和龙芸出来的时候,云茹霜看着武风和龙芸两人直发愣。

只见武风和龙芸眼睛外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特别是龙芸,面色憔悴,看起来真像一个病恹恹的少年,根本看不出她原来是个长相甜美的少女。

相比起来,纪怀希倒是显得神采奕奕,一副龙虎精神的模样。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纪怀希怎么你们了?”云茹霜忍不住问道。

“禽兽!”武风哭诉。

“变态!”龙芸也发表不满。

这两句话一出来,难免让云茹霜想到昨晚纪怀希对两人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云茹霜鄙视地看着纪怀希:“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正要下楼的纪怀希反问道:“我是怎样的人了?”

“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嘛?!大禽兽,死变态!你想想你昨晚上对我们做了什么?”武风带着哭腔。

云茹霜看到武风这样子,更加相信纪怀希对两人做了些什么,质问道:“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纪怀希耸耸肩,道:“你自己问他们咯。”

云茹霜带着疑问看向武风和龙芸,等待他们的解释,如果纪怀希真的对他们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她一定会替天行道。

“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练了一晚上武功!”龙芸指控纪怀希。

“对呀,一刻都没有消停过,害我们一晚上都没能休息!”武风跟着投诉道。

这算什么?

云茹霜哭笑不得,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

武风朝纪怀希挥舞着小拳头:“你今晚再敢练武我就跟你拼命!”

“好了好了,我房间还有空余的位置,你们俩晚上来我的房间睡吧。”云茹霜向武风和龙芸发出邀请。

其实云茹霜对纪怀希勤奋的态度还是支持的,纪怀希作为己方的一个重要战力,每变强一分,他们进入西冥地宫之后生还几率便大一分。

“欧耶!终于摆脱这个禽兽了!”武风欢呼着。

纪怀希摸摸鼻子,这两个家伙走了其实还不错,昨晚上武风和龙芸被他吵醒,就不停哭闹,弄得他也没能好好修炼。

“大家早啊!”

众人还在吵闹的时候,后边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乐星海身穿着深蓝色的劲装,朝众人走来。

乐星海径直来到纪怀希身前,对纪怀希行了个礼,道:“你好,我是昙华宗的乐星海,昨晚不知道你是我的盟友,没有邀请你,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对方就这么过来跟自己道歉,让纪怀希大感不好意思,自己之前是不是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但是乐星海起身时眼里瞬间闪过的那一抹寒光被纪怀希捕捉到,让他心中顿时一寒。

他之前的感受果然没错,乐星海果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乐星海不是个善茬,表面温文有礼,实际上笑里藏刀,若是不对他多加防范,估计会被他给阴死。

“没关系。”纪怀希微笑着回应。

武风却在旁边插嘴:“乐大哥别理他,他是禽兽!”

纪怀希忍不住敲了一下武风的头,这小家伙竟然只吃了一餐饭就被别人收买了。

乐星海没在意,笑道:“没事,我相信你纪大哥是个好人,你昨晚不还夸他来着嘛。”

“他刚好昨晚变成禽兽了!”武风高呼。

“你够了!”纪怀希额上青筋暴起,“给我适可而止。”

“说到昨晚,我得到了一个消息,纪小兄弟可不简单呢,能够从牧北川的追击下逃脱,还伤到了牧北川。”乐星海突然提到。

“哪里哪里,侥幸罢了。”纪怀希打着哈哈。

昨晚纪怀希被追杀了?

难怪昨晚纪怀希回来时全身湿漉漉的,而且纪怀希是从牧北川手下逃脱的,这让云茹霜很惊讶。

要知道牧北川可是三星控魂师,据说一星驭魂师都不是他的对手,而纪怀希只是三星操魂师,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按理说牧北川只要动动手就能轻易拿下纪怀希,却没有做到,反而被纪怀希所伤。

实际情况只有纪怀希自己知道,他确实被牧北川虐得找不着北,对方从头到尾最多只动过两根手指,就连最后受伤也只是他侥幸造成。

“丧家之犬,拿命来!”

真是说谁谁到,乐星海才说到牧北川,众人就看到牧北川怒气匆匆地冲进客栈,隔着老远就对纪怀希大喝。

客栈里的人都不明所以,牧北川平时都很冷静,今天这是怎么了,大早上跟吃了火药似地?

只有云茹霜一行人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云茹霜和龙芸震惊地看着纪怀希,乐星海说的竟然是真的。

纪怀希却心中暗暗叫苦,他自己的实力自己知道,面对牧北川只能跑路,此时已经脚底抹油,准备开溜了。

然而乐星海却提前拦在纪怀希身前,在身前筑起一道水球。

牧北川的剑指点到乐星海身前的水球上,荡起一道道涟漪,指尖上的劲道被水球的柔劲抵消,很快消散。

乐星海招出的水球也轰然散开,水花四射,客栈的楼道瞬间被打得千疮百孔。

牧北川哪肯善罢甘休,剑指再出,威能倍升。

乐星海神色微变,不敢怠慢,在身前筑起一道水华,如同一块镜面一般,挡住了牧北川的剑指。

剑指点在水华上,狂暴的魂力沿着水平面四散,威力被快速消减,然而水华的承受能力有限,最终还是被剑指击破,散成水滴倒射而回。

乐星海身形倒退,避开了被牧北川打回水滴,显得有些狼狈。

牧北川剑指力道用尽,无力再攻,身体在空中硬生生定住,随后飞速倒退。

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一滴水滴炸开,激荡的魂力轰得在场的人一阵心神震动。

若是刚才牧北川不退后,说不定会吃一个大亏。

牧北川退回楼下,脚尖点在一张桌子的桌面上,神色不善地看着乐星海,两人第一次交手,竟是平分秋色。

“让开!”牧北川呵斥道。

“这可不行。”乐星海摇摇头,“纪小兄弟现在是我的盟友。”

“你拦不住我。”牧北川目光冰冷。

云茹霜此时站了出来:“还有我呢,纪怀希现在是我们的盟友,我不可能让你动他。”

牧北川身体微不可查地颤动了一下,可见他心里有多愤怒,他从未这么难堪过,圣魂殿准圣子竟会被人逼得进退两难。

光有一个乐星海是拦不住牧北川的,他有那个自信,再加上一个云茹霜就不同了,或许需要牧北川全力出手,才能拿下纪怀希。

这恰恰是牧北川不愿见到的场面,他不能在这里全力出手。

“牧兄息怒。”乐星海打圆场,“西冥地宫一行之后,你们俩的恩怨你们俩自己解决,我们不再插手,怎么样?”

乐星海这算是给牧北川台阶下了,牧北川岂能不知,冷哼一声,从桌面上走下,坐到了一边。

随着牧北川离开,他刚才站着的桌面发出一道爆裂声,炸成很多块,众人看得暗暗吃惊。

“他们能联手,我们当然也能。”

那名跟云茹霜不对头的神秘少女从楼上走下来,笑意盈盈,轻移莲步,走向牧北川,竟是要跟牧北川联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