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吃蚂蚁的小猫   更新时间: 2017-02-26 13:10:08   字数:3409字

“暗血境域,危机并存,雷泽之中,能者得之。”

玉冰卿念着玉盘上的字,这些古老的文字她竟然能看懂。

意思大概是,有个地方叫做“暗血境域”,危险与机遇并存,这个人想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后来者,有能者才能得到。

而雷泽之中,纪怀希猜测应该是那人想要告诉别人“暗血境域”所在的地方。

这个人应该是第一批被杀害的强者,修为已经到了极其骇人的地步,还是被人杀害。

他探测到那个叫暗血境域的地方有莫大机遇,没能传达出去,反而被人杀害。

“雷泽之中……”玉冰卿低语,若有所思。

“那个暗血境域,或许就是这大阵想要隐藏的地方。”纪怀希猜测道,“难不成这里真有宝藏?。”

纪怀希心神动荡,他没想到自己真的能碰到所谓的西冥地宫的宝藏。

又或许那里面会有父母所说的真相,被有心人隐藏。

真相到底是什么,纪怀希的父母没有明说,或者关于真相的石碑早已被阴谋者抹去。

即使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也能看出阴谋者图谋不小,花费这么大的手笔,背后的意图一定恐怖。

“这雷泽之中应该对应的是八卦,雷对应震位,泽对应兑位,那么雷泽之中应该说的是离位。”

玉冰卿分析着,看向石窟的各个方向,石窟的四周都连着不同的通道,跟之前他们进来的那条一样,根本没法分清石窟里的方位。

即使能分清方位,玉冰卿也找不出来,她的方向感极差,一时间面色有些难看。

玉冰卿研究了好一会,还是放弃了:“我找不到那个地方在哪里。”

她只是对八卦略微了解,称不上多有研究,又是个路痴,分不清方向,要在这地底破解阵法,太勉为其难。

“我们就不能破坏这个阵法之后再进去么?”纪怀希问道。

“这个我需要研究一下。”玉冰卿沉思了一会,说道,“我回冰麟戒查查典籍,你先用这些地脉血晶修炼体魄,我研究好再出来。”

玉冰卿递给纪怀希一些地脉血晶,这些地脉血晶是之前跟西冥老妖和狼灵的战斗中被她打下来的,全都被她收集了起来。

“好的。”纪怀希点点头。

这个阵法诡异,他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等玉冰卿研究出结果来了。

玉冰卿走后,纪怀希盘坐在父母的尸骸旁边,吸收着玉冰卿敲下来的地脉血晶之力。

完整的地脉血晶是无法被吸收的,只有碎片才能被人吸收。

纪怀希自己试过,这地底的地脉血晶有一股很强悍的防护之力,他没法击碎,但是玉冰卿却可以。

他现在就是在吸收玉冰卿之前敲下来的地脉血晶,玉冰卿敲下了很多水晶碎片,足够他修炼很久。

这些地脉血晶真不愧是天材地宝,里边含着的血脉之气不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是顶尖的。

就是纪怀希手中这块巴掌大小的血晶,里面含着的血气就相当于纪怀希运转《第一武典》十天才能修得的量。

有了这些血气的补充,纪怀希的体质得到飞快提升,体内的血气犹如滔滔大河,疾速运转。

玉冰卿说过,他不用担心心境的限制,只要提升体魄,就能使用更强的力量。

所以纪怀希一有空就会抽出时间来修炼体魄,期待能将体魄修炼到更高的层次。

修炼体魄跟修炼魂力不同,炼体除了要修炼功法之外还需要大量的锻炼或者吸收大量的血气,提升的难度很大。

而修炼魂力只需要吸收灵力,运转功法就可以。

这段时间以来纪怀希在炼体一道上遇到了瓶颈,因为他缺乏锻炼,又没有血气补充,试过了很多次都没法突破三星操魂师的体魄。

现在有了这些地脉血晶,他的体质终于又开始提升。

纪怀希按照《第一武典》总纲和功法上的运功路线不停锻炼体魄,体内的杂质被不断排除,发出刺鼻的恶臭。

这些杂质是生活中不断积累而成的,积累得越多,体魄就越不完美。

同等级的体魄中,趋于完美的体魄,远比充满杂质的体魄要强。

但是在萤火大陆上,因为有伴生魂的存在,体魄强度变成鸡肋,大多数人都在想办法让伴生魂变得更强,而不去提升体魄。

随着这些杂质被排除体外,纪怀希的身体变得更加精炼,强度在不断提升。

从外部看去,纪怀希的体表筋脉有规律地颤动着,肌肉的线条渐渐趋于完美。

虽然他的体魄还是在三星操魂师,但是他现在只需要一拳,同是三星操魂师的体魄会被轻易打爆。

到最后,纪怀希的肌肉颤动时,竟发出堪比野兽怒嚎般的声音,不过从外表看上去完全看不出来。

他的体内的肌腱无比精炼,看起来跟普通人一般,若是动起来,却有着蛮牛之力,无比狂暴。

地底无日月,无法判断时间的流逝,纪怀希不停地借用地脉血晶修炼,体质渐渐达到了三星操魂师巅峰。

就在纪怀希体质逼近三星操魂师巅峰的时候,在他肚子里的魂核之下,出现了变化。

一颗犹如米粒般的光珠在他的丹田中浮现,散发着点点神秘的荧光。

米粒般的光珠,带着星辰般洪荒的气息,立于魂核之下,竟能跟玉冰卿那拥有着浩瀚魂力的魂核争辉。

纪怀希愕然,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尝试用神识探入光珠之内,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一丝光芒。

外表光辉,里面竟然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纪怀希越发疑惑,随着他继续运转炼体功法,那粒光珠开始疾速旋转,带动着体内的血气飞速运转起来。

被光珠带动的血气按照着《第一武典》功法的路线,飞速流动,比纪怀希自己控制着运转的时候还要快。

有了光珠的控制,纪怀希体内深处一些难以被发现的杂质也被排出,要是纪怀希自己修炼,他自问没法做到这一点。

这些隐藏的杂质被排出之后,纪怀希的身体越发晶莹,力量再上一个台阶。

随后光珠的运转变得缓慢,带动着纪怀希体内的血气缓慢运转,一遍一遍地冲刷着他的身体,竟是自动运转着功法,帮助纪怀希修炼。

光珠上流出一道微不可见的白线,流动到纪怀希体内,经过一处处经脉,最后又留回光珠内。

纪怀希察觉到,这道白线是一种能量,跟魂力差不多。

它随着血脉的修炼在缓慢地变强,但是增长得很慢。

光珠在运转的时候,会自动吸收周围的灵气补充,不仅提升血脉的力量,还会让白线增强一丝。

纪怀希骇然地发现,如果这白线增长到一定的程度,甚至能当作魂力使用。

到时候即使他没有伴生魂,也能够使用极强的力量。

这简直是一项逆天的发现!

要知道在萤火大陆上,众所周知一定要有伴生魂才能修成魂核,拥有强悍的力量。

而《第一武典》竟然能修出另一种形式的力量来,不比伴生魂修成的魂力弱!

若是《第一武典》被开来,伴生魂的修炼方法很可能被替代。

那样所有人都能够修炼,也不用再等到十六岁再去觉醒伴生魂。

只要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修炼《第一武典》

随即纪怀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一下想到了很多东西。

《第一武典》最开始只是武家的一门炼体功法,显然武家也没有发现《第一武典》的特别之处。

否则武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个庞然大物,取代圣魂殿。

唯一的可能就是纪怀希修炼的《第一武典》产生了变异,跟武家修炼的第一武典有所不同。

这个不同之处也很显然,就是纪怀希修炼的《第一武典》融合了异端的功法,成为了一种新的功法。

这种功法或许才是完整的《第一武典》,才会异变成现在的效果。

异端的功法和武家的功法在这之前是分开的,两者都有着各自的缺陷,修炼到后面会出问题。

那么又是谁把这本逆天的《第一武典》分成了两半呢?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正当纪怀希陷入沉思的时候,身后一道劲风袭来,招式狠辣直欲取命。

纪怀希早有察觉,从地上跃起,出掌迎敌。

来人剑指凶悍,已来到纪怀希身前,一往无前,显露无敌之姿。

纪怀希不及细想,霸拳轰出,跟对方的剑指对上。

顿时双方交接处发出一声爆鸣,魂力四溅,各自后退。

来人稍微退半步,脚上虚空踏步,魂力激荡,硬生生止住退势,冷然地看着纪怀希。

纪怀希面色连变,连退出好几步,踏出一窜烟尘,体内血气暗涌,吃了个暗亏。

“是你!”纪怀希看清来人,惊呼道。

来人衣抉飘飘,宗师风范,无敌之姿,一身白袍银边,不是牧北川又是谁。

“这次,无人救你。”牧北川冷冷地看着纪怀希。

纪怀希心中微寒,牧北川比他强太多,还是先退走,等到修为足够之后再跟他一决胜负。

刚刚后退一步的纪怀希又马上止住脚步,老脸通红。

之前还跟玉冰卿说有我无敌,这才跟牧北川刚见面就差点吓得他失魂落魄,夺路而逃,太丢脸了。

何况在这地底,修为被压制,牧北川肯定没有了三星控魂师的修为,他不一定会输。

刚才那一击,纪怀希虽然处在劣势,但是没有了之前那么大的差距,可见两人之间的差距在缩小。

像牧北川这样的人,毫无道德底线,只认定自己做的事情,连偷袭比自己弱这么多的人都会用上最强的力量。

而刚才跟牧北川的交手让纪怀希感觉,牧北川现在的实力隐隐在一星控魂师和三星操魂师之间。

这样的实力跟纪怀希已经极为接近,还不如西冥老妖和狼灵的实力。

思及此处,纪怀希目露坚定,竟是主动出击,攻向牧北川。

牧北川正要对纪怀希出手,却发现对方朝自己冲了过来,拳风凌厉,一时愕然:“你……”

纪怀希一拳轰向牧北川的胸口,大吼道:“准圣子又怎样?同阶之内,有我无敌!”

吃蚂蚁的小猫说:

这章发得有点晚,昨晚出去嗨到很晚才回来,昨天缺更的一章之后我会找时间补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