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树下菩提   更新时间: 2017-04-23 13:16:20   字数:2364字

姜天用神识破开唯一一扇有着禁制存在的房门毫无疑问是那掌门老者的房间,打开房间一阵香风就迎面扑来。

房内大小不亚于一个小型广场,里面环肥燕瘦或坐或立有着数十名仅穿了一件薄薄纱衣的妙龄少女,衣内景色若隐若现引得人浮想联翩颇有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感。

她们见姜天入内就开始曼妙的轻舞起来,纤细的腰肢灵巧的扭动着纱衣飞舞仿佛置身天堂,姜天毕竟还是个小处男怎么受得了这诱人的景象鼻内两股热流喷涌而出。

姜天回过神来一把抹去鼻血,有些尴尬的看着已经翩翩起舞的少女们开口道

“在下姜天烈火门已经被剿灭,你们自由了”

闻言少女们难以置信的愣住了,片刻后不知是谁开了个头姑娘们开始低声哭泣起来最后都抱在一起哭作一团,期间自然少不了春光乍泄的景色看得姜天鼻头又是一热,他尴尬的自语

“看来今天伤势有点严重啊”

哭了许久后,少女中有一个看起来很有威信的银白发女子安抚了剩下的人后走到姜天面前直接跪下。

“谢恩公,将我们从魔窟中解救出来。白兰代表众位姐妹谢谢你了”

说完深深的拜了下去姜天连忙低身去扶她,眼睛不可避免的落在女子半露出的玉兔上姜天热血上涌一滴血液滴在少女面前。姜天连忙扶起白兰,一只手捂住鼻子。

“恩公,你是受伤了吗?”

白兰看着姜天衣服半碎身上还有许多伤口还以为血是从伤口滴落的。姜天有些尴尬的开口

“这天气有点热啊!”

说着还用另一只手扇扇风,这时其他人也缓了过来纷纷拜倒以表感谢,也不怪姜天意志不坚作为一个连小电影都没看过几部的小处男在数十名妙龄美少女穿着这样魅惑的纱衣前只能举旗致敬了。

姜天转身就跑出房间,

“你们等一会儿啊”

于此同时山脚下两个练气修士被烈火门的异动吸引而来。两人看着满地昏迷被废去修为的弟子脸上大惊

“什么,难道烈火门被灭了?!他们的实力还略胜我们嵩明派一丝,那我们不是也危险了吗,快回去禀报师门”

姜天找到烈火门存放物资的房间,把灵石之类的装入纳戒后有拿了数十套新衣才回到了掌门的房间。

“你让她们把衣服换上吧”

姜天把衣服交给白兰转身站在门口,白兰看着姜天的身影眼中异彩连动分发下衣服给姐妹们换上。

“恩公,我们换好了”

听见白兰的声音传来姜天转过身去,看着换上衣服不再那么暴露的少女们松了口气。衣服都是男式的而且相对女子的身体明显宽大许多所以穿着有些松垮垮的颇有几分风情,不过至少不会像之前一样让姜天失态。

在和白兰交谈后,姜天大概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些少女都是流匪从村中掳来的,大部分都被卖入青楼剩下姿色卓越的处女就被留下作为鼎炉日日服用特殊灵药等到“成熟”后就会被连生机一起被吸收掉。

“难怪我觉得他们的根基虚浮不似正常的筑基修士,原来是这样修炼的原因”

姜天自语道,突然他神识一动拿起斩仙就走出房间。白兰正不解时,一个身着青衣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房前。

“在下嵩明派掌门白鹤不知道友来此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白鹤笑着一拱手,姜天虽然对他的突然造访有一丝不快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姜天微微一颔首惜字如金的开口。

“姜天”

白鹤像是没看见姜天这有些失礼的行为一样接着笑道

“烈火门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实在是本门势力薄弱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然定当替天伐之。今日得幸有道友出手除去这一毒瘤,实在令人佩服。不知道友和令师尊是否有时间到嵩明派小叙一番也让我尽地主之谊。”

白鹤自然感知到了姜天筑基修士的气息但他不认为这样一个少年能自己覆灭烈火门,这里可是有着三位筑基修士所以猜测姜天是跟着师尊过来历练。

“我的师傅去见一位元婴老友了”

姜天脸都不红的瞎说,白鹤对他的话也不会全信但能教出一个不到二十就进入筑基的弟子想必修为不会低于金丹,即使是这样也是他惹不起。于是他脸色笑容越发浓郁

“那既然如此,就请道友府上一叙”

“稍等片刻”

姜天给了白兰一个小袋,白兰好奇的打开发现里面全是金币数量不下半百。

“恩公,你救我们出来白兰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还能收恩公的东西呢”

“回去好好生活吧”

姜天走向其他女子同样给了她们一袋金币,看着姜天的动作白鹤目露奇异之色在他看来以姜天的年纪有如此修为应该是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主,可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半分少年得志的骄纵让白鹤对姜天的师傅产生了好奇,究竟要怎样的师傅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

“白道友可愿帮我一个忙?”

“姜道友请说,在我能力范围定当竭尽全力”

“送这些少女回到家乡”

白鹤自然不会拒绝刚好他正想着如何交好这样一位天骄以及他身后的师傅,这对于嵩明派的发展也有着巨大的帮助。

“你们都上来吧”

山下走上来十一名统一身着青衣的修士,其中带头的黑面男子赫然也是筑基修士其余弟子也在练气四品之上。这也是姜天之前不悦的原因,如若自己露出怯意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姜天看了白鹤一眼,白鹤一副弥勒佛的模样笑呵呵的和姜天对视着。

“你们送这些姑娘回家,要是她们少了一根寒毛”

说到这里白鹤停了下来笑着看向众人,对上白鹤的目光他们都心虚的低下了头甚至连黑面筑基修士额头都是有种一层细汗。

当姜天问向白兰家在何处时,她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

“那些流匪毁了我的家,白兰已经无处可去愿日夜侍奉在恩公身边”

“你不能跟着我”

虽然姜天也很期待有这样一位娇媚的侍女,但考虑到自己的历练必然是危险重重根本照看不了这样一位弱女子。

“不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去一个地方”

本来听到姜天拒绝神色黯然的白兰一下子又喜上眉梢,笑靥如花的微微一欠身“谢恩公”

根据剩下女子们的话语黑面男子将弟子分做八队护送她们。女子们走前对着姜天再次一拜

“下辈子我们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恩公的救命之恩”

姜天右手摸着下巴古怪的笑着,白兰忍不住问道

“恩公怎么了”

“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一种说法,当你救了姑娘后如果你长得不错姑娘就会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但是你长得对不起观众的话人家就会说下辈子当牛做马来报答”

白兰看着姜天莞儿一笑,笑的姜天心神荡漾暗道一声妖精。

“那小女子只有以身相许咯”

闻言姜天一愣,白兰已经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跑开。

树下菩提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