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落倾   更新时间: 2017-03-25 18:07:17   字数:2041字

他们在村子的出口与其他人会合,然后拜别了送行的村长和村民,上马远去。本来他们是打算边走边玩,但如今在锦田村待了这么久,接下来的路就不能再这么悠闲了。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他们已经出了抚南地界,却赶不上进城,于是只好决定在郊外待一宿。不过对他们江湖人来说,露宿野外是常事。花羽薇、花梦晴、顾墨弦三人去打野味,花昭零飞到树上摘了一衣摆的野果。这果子红红的,吃起来酸酸甜甜,味道很不错。

花若雨和花暮柒在旁边捡了不少干树枝,花冰瑶坐在一旁看着姐姐们忙碌,自己却清闲地啃着手里的野果。等花羽薇三人提着一篮鱼回来,火已经生了起来。花冰瑶的果子已经不知道吃到第几个了,只见她坐的那里一地的核,花昭零衣摆上野果也所剩寥寥。

花若雨看到他们回来,有些告状意味地说道:“昭零摘了一些野果,现在被冰瑶那小贪吃鬼吃得就剩五个了。”

“啊,大姐......”花冰瑶一脸委屈地看着花若雨,这果子太好吃了嘛......

“我都没吃。”坐在一旁一直沉默的花暮柒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五姐!你怎么也这样......”花冰瑶哀嚎道,五姐向来惜字如金的。

花暮柒淡然地坐在那,仿佛刚才那话不是她说的。

花羽薇听完这些话,对花冰瑶命令道:“再去摘一篮。”

“三姐......不要......”一篮啊,要我眼睁睁地看你们吃一篮!花冰瑶心里如有冷风吹过,无比凄凉。

“再减一条鱼。”

“啊,我去!”呜.......坏三姐......花冰瑶一下子站起来认命地拿起一旁他们拿回来的篮子跑去摘果子。

顾墨弦很有趣味地看着,嘴角带笑,“冰瑶肯定很后悔不答应得爽快一点。”

“她每次都以为三姐不会对她这么狠心。”花梦晴看着花冰瑶在那里上上下下地摘着果子,在心里摇了摇头,冰瑶就是太贪吃了。

“她最听羽薇的。”花昭零用棍子拨着火堆,使火烧得旺一些。

“你们是太惯着她了。”花羽薇无奈地说,然后抓过一尾鱼,拿出匕首刮净鱼鳞,剖开鱼肚,将里面清理好,又把鱼骨剔净,再用一早削好的竹竿把鱼串起来架在火堆上。

旁边其他人也在处理着剩下的鱼。不一会十条鱼都处理好了,两条一串,放到火上烤,烤到半熟就撒上一些调料。不一会香味飘到了树上,花冰瑶默默地摸了摸肚子,摘果子的速度更快了。

“我摘完了!”花冰瑶跳下来,把篮子往地上一放,眼睛就黏到了鱼上,对果子也不那么馋了,嘿嘿,反正摘的时候也吃了不少嘛。

花羽薇拿起篮子,给其他几人分果子,花梦晴一吃也喜欢上这果子的味道了。把自己的那份吃完了还惦记着,但她不似花冰瑶那般大胆,不好意思开口。干脆自己也去摘一些吧。花梦晴想着就要起身,却被伸过来的一只手拦住了,那只手拿着一只篮子,里面装着十几个果子。她疑惑地转头,发现是顾墨弦。

“墨弦哥,你不吃么?”花梦晴有些犹豫,迟迟没有接过篮子。

“我不爱吃酸。”顾墨弦把篮子塞到她怀里,从架上取下一串鱼,朝她扬一扬,“我吃这个就好。”

“谢谢墨弦哥。”花梦晴心里偷笑,面上却淡定地抓起果子吃着。

顾墨弦轻咳一声,面色有些不自然,连忙举起鱼咬了一口。

不一会,鱼都烤好了。花冰瑶觉得只吃鱼实在没什么意思,于是提议道:“咱们来玩游戏吧?”

“玩什么?”花梦晴好奇地问。

花冰瑶抚着下巴,思考片刻说道:“嗯......就玩猜拳怎样?”

“没意思,这个都玩腻啦。”花梦晴失望地嘟起嘴巴。其他人也兴致缺缺。

花昭零建议道:“其实可以下个有意思的赌注。”

“比如呢?”花梦晴期待地望着她。

“比如输了的人要跳舞!”花冰瑶兴奋地跳起来,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哈哈哈......”花羽薇看着她那搞笑的动作,大笑起来,“冰瑶,要不你现在就给大家跳一个?”

她们的笑声在林间回荡,殊不知有人正在不远处遭受到生命的威胁。

河边,身穿夜行衣的男子牢牢地护住身后虚弱的女子,防备地看着向他们逼近的十几号人。他的左肩被划了很大一道口子,大量鲜血涌出,顺着手臂流下,染红了手中紧握的剑。

“徐振扬,你还是放弃挣扎吧,乖乖跟我们回去,你和你的妹妹就还可以活命。”为首的男子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眼神轻蔑地看着那男子。

“你做梦!”徐振扬背起他妹妹,拿着剑冲过去。就这么拼了!就算命丧此地也绝不能妥协。男儿的傲气告诉他不能服软,他要坚持下去。

那群人没料到他还有力气,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还真让他干掉了几个。但他们人数众多,男子仍然不是对手,且此番反击更是惹怒了他们。

兵器相接的打斗声伴着杀气让林子里的花若雨她们察觉到了,她们停止了嬉闹,竖起耳朵仔细探听。

“大姐,是林子外传来的响动。”一旁默默无语的花暮柒首先听准了目标。

花羽薇站起来,双眼一眯,眸中暗影闪过,“这是兵器相拼的声音。”

“走,去看看。”

她们穿过丛丛竹子,打斗声越来越清晰,还夹着女子的哭喊。在月色倾泻之下,溪边一个神色惊痛的女子扶着一个用长剑撑地的玄衣男子,他身上血迹斑斑,衣裳也被划得破烂,但面对还剩下七八个黑衣人的他脸上却是一片坚毅,与此时的境地格格不入。

那些黑衣人中有一面目凶煞的高大男子看到六姐妹一行人就挥着刀喊道:“这是哪来的小子、娘们的?滚滚滚,小心我......”

他话刚说一半,就被一旁的首领按住手臂,示意他退后,然后他上前拱手说道:“手下人性子鲁莽,冲撞了各位还请见谅,这里我们在处理些私事,各位还是早些离开得好。”

落倾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