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栀子祭缕   更新时间: 2017-07-14 19:21:54   字数:2218字

换上紫色的长裙,再配上钟离月纤一贯的冷漠神情,以及周身的气势,就像那天山雪莲般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临走时,钟离月纤小声对怜儿说了些什么,怜儿点头,随即便消失在院中。看着怜儿消失在视线中时,才向前厅走去。

前厅内:钟离羗泽,乐正瑶,乐正羽正在谈着什么。钟离月纤在靠近院子时,便隐约听见她们在讨论着什么。“军队?起兵?国宴?不会是想篡位吧,呵,这三皇子野心不小啊。”

意念一动,一枚丹药便出现在手心里,放进嘴里,待丹药融化后,这才拖着沉重的身体进入院子。

屋内正在讨论的三人同时听见有脚步声响起,忙换了话题讨论。

乐正瑶的笑声从屋内传来。钟离月纤只觉得格外的可笑。

钟离月纤用手帕捂着嘴,艰难的开口道:“咳咳咳,母亲,什么事啊,这么高兴,咳咳。”

乐正瑶见原来是钟离月纤,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暗自呼出一口气。

忙上前扶着钟离月纤:“原来是纤儿,这不,今天三皇子来府里做客。”

钟离月纤转身,这才看见乐正瑶口中所谓的三皇子。身穿黑色长袍,眼神看似温和,实则犀利且带刺,嘴唇薄,鼻梁高挺,确实是帅哥一枚,实力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怪不得为那些脑残的千金小姐追捧。可惜这种人,自私,心胸狭窄,他的眼中只有权利和财富。不可交。

钟离月纤微微附身行礼

“见过三皇子。”

“不必,纤儿快坐下吧。”

三皇子乐正羽不敢置信,传闻钟离月纤常年顽疾缠身,命不久矣,容貌更是不堪入目,现在看来,传闻也不是全部都是真的,起码钟离月纤的容貌是旁人不能及的。虽然不能做正妻,待我登上皇位后,做妃子还是可以的。

乐正羽的心思藏的极深,不过眼中闪过的贪婪还是让钟离月纤发觉了。低头喝茶时,嘴角微微翘起。

乐正羽,呵,敢对我动不该动的心思,是嫌弃自己命太长了?

收起心思,乐正羽这才切入正题道“刚刚本来准备去叫纤儿的,既然纤儿来了,那么我就直说了。今天来,其实是来退婚的。”

钟离月纤听了大吃一惊,猛地站起:“什么!咳咳咳。”因用力过猛,又倒退坐回了椅子上。

乐正羽见钟离月纤反应如此之大,自然而然的认为,钟离月纤被她的魅力所折服,所以听到退婚不敢相信。

乐正羽故作痛苦状道:“纤儿,不是我想退婚,只是父命难违,我也是逼不得已啊!不过,做不了正妻,还可以做侧妃,我是不会抛弃纤儿的。”

钟离月纤冷笑,侧妃?说的好听点叫侧妃,通俗点就叫妾。且不说我钟离月纤不会做妾,就是给我正妻之位,我都不屑于要。

钟离月纤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眼泪瞬间挤满眼眶,可怜兮兮的看着乐正羽:“真的没有转换的余地了吗?”

“纤儿,我。。。”乐正羽看着钟离月纤这泪眼汪汪的样子,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心动。

钟离月纤绝望的看着乐正羽,从袖口撕下一片布以血代笔

“不用说了,既然三皇子这般绝情且没有骨气,那我钟离月纤以后再也没有未婚夫君,以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待话说完,血书便也写完了。将血书扔给了乐正羽,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留下一脸不可置信的乐正羽和目瞪口呆的乐正瑶,钟离羗泽。

自钟离月纤休夫后,这件事便不知为何在大街小巷传开了。众人都知道是三皇子抛弃钟离月纤,钟离月纤因爱的太深,绝望才会越深,最后才狠心休夫。

当然这件事,肯定是怜儿去办的啦。

返回院子,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后,钟离月纤感觉一身轻松。拿起前两天林老头送的丹书,躺在摇椅上一边啃水果,一边快速浏览丹书。

不到一个时辰,钟离月纤就将足足有十厘米厚的丹书浏览完了。

“原来修真世界的丹药是用本命天火炼制效果最好。其次是用灵火(指具有灵气的火。在浩渊大陆排的上榜的灵火:东方极炎之地——烈焰灵火;西方极乐之地——幽姬鬼火;北方极寒之地——冰蓝灵火),再然后就是兽火(比如炽焰狮的本命火)”

本命天火可以焚烧一切事物,且极难领悟,悟天火时要遭受烈火焚烧般的痛苦,如果承受不了这一关,那么你的灵魂便会被天火焚烧殆尽,魂灭,则人死。

所以没有人敢尝试,那些胆大的终究没有熬过去,无一例外,都被天火焚烧灵魂,难逃一死。

灵火虽不算难得,但因为灵火分布的地方,必定及其凶险,每天因寻找灵火而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每天仍然有大批修士前赴后继。正应了那一句: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而兽火就比较常见,且容易得到,所以这里的炼丹师都用的是兽火。

这就是为什么,这里的丹药效果不好,炼丹师稀少的原故了。

就在钟离月纤快睡着时,怜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小姐,我们去屋里说。”

见怜儿神色凝重,眉头皱起,钟离月纤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把书收回纳戒,走进屋里。

怜儿紧随其后,将门关严。这才开口:“小姐,今天我去了花园,发现那真的有地下密室。我找到了机关,进入后,我看到了一个人。”

“人?什么人?”

钟离月纤有不好的预感,怜儿说的这个人,或许是对“我”很重要的人。果不其然,怜儿回答道:“小姐,是国师大人啊。”

“什么!”钟离月纤惊呼。“父亲怎么会被关在密室里,他有没有受伤。”钟离月纤不由自主的起身,抓住怜儿的胳膊,焦急的问。

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刺痛,就像是被针扎般难受。

“小姐请放心,国师大人只是被铁链锁住,修为被封印了,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碍。”在怜儿的安抚下,钟离月纤这才重新坐回椅子。

情绪很快便恢复平静。“这么说,现在的这个和父亲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并非是钟离羗泽。

那么这就有理由解释,为什么这三年来,钟离羗泽对“我”的不闻不问了。父亲是皇帝这一边的,为了不让皇帝察觉,就抓了父亲,换另一个人做国师。

而乐正瑶与乐正羽商量篡位很有可能在三年前就有了这种想法,这三年一直暗中招兵买马,训练军队。国宴那天,便是她们起兵造反的时间。”

栀子祭缕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