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零源   更新时间: 2017-11-09 19:26:16   字数:2064字

夜已经笼罩住了整个世界,唯有空中云朵露出来的一丝月光照在城市中。

医院此时已有许多病人已经睡下了,医院的走廊里也是静悄悄的,一片漆黑,只有每层的值班室有灯光亮着,表示着那里面还有人没有睡下。

静悄悄的走廊里,突然有了一点点沉重的脚步声,惊的值班的护士急急忙忙的从值班室的电脑上移开视线,朝着玻璃窗外面害怕的望去。

不过,她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而且脚步声也完全没有,走廊里还是那样的静。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的想了想,嘴巴默念着“那不过是幻觉,那不过是幻觉……”。

然后她就继续把目光转向了电脑屏幕,看着上面的韩国电视剧,嘴里念着“欧巴好帅啊”之类的话,满眼桃花的看着电脑。

然后,在她对着电脑屏幕发着花痴的时候,脚步声有响了起来,只不过这一回,护士并没有听见,还是看着电脑屏幕。

值班室微弱的灯光透过了玻璃窗,照到了值班室外面,照到了墙壁上,那一块墙壁上被灯光照的和其他的墙壁不同,显出了本来的颜色是与周围漆黑一片相反的白色。

不过,那个地方的灯光却是突然被遮住了一会,然后又重新恢复了正常,但是那个护士全然没发觉,值班室的全部东西都很完好,但是,却出现了那么一幕小小的不正常……

老大爷姓闫,算是一个家境还不错的人,当然,这只是隔壁房间的病友认为的。他实际上还是一个退休了的地方老领导,只不过没什么人知道,就连他自家的孩子都是隐隐约约知道一点,但却仍旧没有被直接告知。

闫大爷患了膀胱炎,时不时半夜要去跑趟厕所,一夜估计都是得有个三四次了,但是他对此也只能听医生的慢慢来,毕竟这病也得了好久了,只是最近才很严重的。

闫大爷今晚也没有例外,也是半夜睡着睡着就被一点点尿给愣是憋醒了,没办法,只好起身去厕所,加之虽然他可以要一个高级房,但是他却不要,只要了最普通的房间,只不过没有同房病友而已,所以他只能跑到走廊的厕所去。

闫大爷刚一走出了房间,就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然后只觉得背后怪怪的,吓得他立刻转身回头看,但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只见到了一片漆黑。

闫大爷心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这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啊!还用得着怕那些怪力乱神?科学才是需要信奉的一切!

然后就继续走向厕所。

刚一进厕所,闫大爷就立刻开始放起了水,整间厕所只有几盏灯,而且还都是比较昏暗的,加上厕所里面又容易回音,就使得厕所里面回荡着一声声“咕噜咕噜”的声音。

闫大爷突然就停止了放水,他有个习惯,不管是什么东西,在他放水的时候站在他的身后都会让他无法放出来。所以,闫大爷感觉,他的背后有什么东西。

闫大爷先是试着放了水,但是却是没有反应,明明他有尿意,但就是放不出来,这也让他确定他的背后有什么东西。

闫大爷强行装着镇定,抖了两下,然后拉起了裤子,接着表面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向身后转过去。

不过,这后面却是什么都没有,一片空,除了空气还是空气,还有就是有一两只不知名的小虫子飞过来飞过去,在闫大爷面前晃悠。

闫大爷松了口气,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能够相信怪力乱神的存在,他可是一直相信着组织的科学信仰,然后就一脸轻松的走了出去。

只不过,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刚刚他走出了病房之后就一直跟着,并且盯着他,然后他就带着一丝迟疑回头看向厕所里面。

这一回,不知是他眼花了还是真的,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看见了一只类人形怪物,一只十分吓人的可怕怪物,就站在刚刚他放水的位置的后面。

闫大爷吓得混身胆寒,眼睛瞪得老大,后背直冒冷汗,脚下也忘记了动弹,整个人就那么傻楞在了那里,嘴巴微微张着,想要叫出来,但却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舌头。

接着,他就看见了那只怪物朝着他半爬半走的带着诡异的笑脸过来了,眼见它的手已经能够碰到了闫大爷,但是它还是继续走过来,直到脸部几乎要和闫大爷的脸贴着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闫大爷吓得大气不敢出一下,整个人因为这怪物的靠近抖得更加严重了,眼睛里已经满是绝望了,露出了对于这只怪物的恐惧。

怪物就保持着这样看了一会,然后缓缓张开了嘴,嘴角直咧到了耳根,露出了里面充满腥气的口腔,然后狠狠的咬了下来。

闫大爷闭上了眼,他知道他没救了,只是过了半响,都没有感觉自己的头搬了家,然后颤抖着地睁开眼,发现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怪物,只有他自己一人在这厕所里面。

闫大爷整个绷紧的人都放松了下来,直接就软摊在了厕所的地板上,然后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切,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梦,或者说是他的幻觉罢了,然后就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走出了厕所。

只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先前的那个怪物,在靠近他的时候,巨大的爪子在地上划的一道痕迹,证明了怪物的存在和刚刚发生的全部。

同时,在闫大爷刚刚走出厕所,他的身后又突然出现了那只怪物,怪物刚想要双臂收拢,勒死闫大爷时,闫大爷回了一下头。

只不过,闫大爷什么都没有发现,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神经兮兮了,于是又继续走回了病房,躺回床上过了一会,便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之后,闫大爷发现自己莫名的一身冷汗,然后重新整理一下自己,出去和病友继续吹牛打屁,然后把这件奇奇怪怪的事情告诉了这些人,只不过,却是没一个肯真正相信的,只有一个坐在旁边的年轻男子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在听着。

零源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