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薄卿   更新时间: 2017-04-22 22:45:08   字数:2113字

她自小吃过的珍奇食物甚多,这冬枣的品质比起贡品也不逞多让。

一股微弱的热流自胃部源源而起走向四肢百骸,温暖舒适的感觉将高烧后导致的虚冷无力一扫而光,连精神也好了许多。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所有的不适都没有了?

“怎么样,什么感觉?”宋泠月眼睛亮晶晶的,兴奋的看着品尝的二人。

“鲜爽生津,脆甜无比。”虽然对宋泠月的行为表示不喜,肆云蘅还是公正的评价了这盘冬枣的味道,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冬枣。

“长意,你……觉得怎么样?吃了点水果有没有觉得身体舒服了一点?”宋泠月失望的扁了嘴,转头试探着。不应该啊……

“好吃是好吃,就是凉了……”肆长意笑盈盈的肯定,忽的痛苦的捂住肚子倒了下去。

“啊!”

“长意!”肆云蘅吓得连忙接住她,朝着云想厉喝:“快去找大夫!”

“是!”

“呜……好痛。”嘴角溢出血来,苍白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双手死死的按着胃部颤抖:“表姐,你,你为……为什么要害我。”

“怎么会这样,我,我没有害你啊。我真的没有!不会这样的,不可能的!”

宋泠月也慌了手脚,无措的站在原地眼泪婆娑。

不可能,这冬枣是她用空间里灵泉的水种出来的,灵泉自她从现代穿越过来就出现了,是可以治病解毒的。她只想看看灌溉的水果蔬菜是不是一样可以而已,没想过会害人。

“别怕,别怕,大哥在,不要害怕。”把肆长意抱到床上,一边安抚着一边擦着她嘴角的血迹。

云想的动作够快,大夫不多时便小跑了进来。

“草民……”

“李大夫不必多礼,快来看看我妹妹她这是怎么了。”肆云蘅心里乱的很,打断李大夫的行礼让出一块地方。

肆长意只蜷着身子痛呼,李大夫搭脉片刻也冒出了薄汗。

“是不是中毒?李大夫你快说是不是中毒啊。”宋泠月等的着急,忍不住出言询问。

“表小姐请安静一点,老夫还未诊完。”李大夫不满这般聒噪,忍不住温和的提醒。

“宋小姐还是出去等吧!带着你的冬枣!”肆云蘅再也忍不住的,蓦然站起来冷冷的赶人。

直视着那冰冷的眼神,宋泠月害怕的瑟缩了。她知道这一回,那个宽容大度的蘅哥哥不会再护着她了。

她是……她还以为他很喜欢她的呢。果然男人的爱都是靠不住的!

她明明是一番好意,她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问题。

为什么蘅哥哥却护着肆长意,她是现代人,怎么会被一个落后的古人骂!

“蘅哥哥最坏了!”委屈的冒出眼泪,宋泠月大喝一声提裙就跑了出去。

肆长意虽然在床上躺着却也时刻关注着情况,见宋泠月哭着跑出去,肠子都要暗笑到打结。

“少爷放心,小姐只是胃部虚弱,冬枣伤肠胃,又与喝的药相冲,故而如此难受。老夫开上几剂药方就是,无碍无碍。”

李大夫细细看了一番,又奇怪的说道:“不过小姐身体恢复的这样快,也是难得。”

“好好,无碍就好。”拿了李大夫的药方,好生将人送出去,肆云蘅长舒了一口气,想起刚才的事情又不放心别人去煎药:“云想,好好伺候长意,我去煎药。”

“是。”云想欢喜的应下,恭送着他出去,又拿来干净的棉巾为肆长意清洁面部:“小姐技高一筹,可比表小姐不知道聪慧到哪里去。”

“噗。”肆长意弯弯唇角将嘴中染着血迹的枣核吐到痰盂,悠哉的歪着头:“哦?我如何技高一筹了。”

“宋小姐太小家子气,满口不合时宜,行为上也没有规矩。宋小姐就是宋小姐,终究小姐才是肆家的嫡小姐,何以叫她处处显摆,认不清身份呢?”云想知道肆长意故意考她,也胆子大起来。

“宋小姐既然知道闯门会惹得小姐不悦甚至责难霓儿,却一意孤行,而后又求情,可真是长了脸又拢了人心。那时候,她可没管小姐是否生病,嘿嘿,也幸好小姐今天心情好没发火,要不然,少爷又要怪您骄纵了。至于那盘冬枣……小姐,吐血一招,实在妙哉。”

肆长意敲打着床沿,舒服的活动着脖颈。说的没错,虽然不排除溜须拍马故意诋毁的意思,但是她很喜欢听:“聪明的丫鬟我喜欢,多嘴的丫鬟我不喜欢。以后跟在我身边,少不了你的好处。”

云想听懂了其中的意思,欢喜的几乎要跳起来:“多谢小姐!那奴婢去给您再端些蜜饯来备着。”

欢快的背影远没有当时做侍妾时候的傲慢,直到那背影消失不见,肆长意才缓缓坐起来:“都听到了为什么还不进来。”

“何以跟她过不去,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姑娘。”叹息传进来,肆云蘅无奈的走进来。

“可怜?”肆长意嗤笑一声。

宋泠月可怜?

可怜?

哪里可怜?

“是啊,就是因为她可怜,哥哥从小就帮着她,就是因为她可怜,别人都会同情她。大哥,那我可不可怜?”

下巴抵在膝盖,肆长意沉了语气:“是,我是用枣核戳破了嘴,可刚刚的其他,也是我能算计的?哥哥,类似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吧,哥哥哪一次是护着我的?”

“我……”肆云蘅沉默了。他以前忽略了这些不合适的细节,只是觉得泠月身世坎坷要多加护佑,但是……长意还是他最疼的妹妹啊。

肆长意背过身去肩膀不停的颤抖,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动物。

“长意,我错了,你误会大哥了,我错行了不行。”该死的,这个节奏不对吧。

肩膀还在不停的颤抖,实际上背着身的肆长意憋笑到肚子痛。她知道大哥疼她,她知道。不过大哥着急解释的样子还是……很有趣的。

l“长意……以后我……”

“噗……”忍不住笑出声来,赶忙捂住嘴巴。

哎哟,不小心暴露了。

“……你,是不是笑了。”

“哈哈哈!大哥你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哈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爆发出来,肆云蘅的脸逐渐僵硬,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肆长意!我宰了你!”

“哈哈哈!”

薄卿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