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薄卿   更新时间: 2017-12-06 10:00:19    字数:2439字

早早的宜郡王妃便送了请帖邀请肆家姐妹过府为小郡主过生辰。往年都是在郡王府举行,而今年皇后亲临,特意将生辰宴设在了永安山的别院,幸而宴会是在晚上,否则必定天不亮便要赶往。

马车在半山腰便不能再前行,肆长意和肆芷晗下了车一看,蜿蜒石板路蜿蜒直上,不知是四下露重还是如何,竟是湿润无比。远处可见几位女子,结伴而行,八成也是赴宴的客人。

“大姐,我们莫不是要走上去?”肆芷晗软声软语的望着不见尽头的石板路,小脸顿时垮了下来。

“走吧,我们走慢些。累了便叫独孤逆背着你。”

肆长意柔下声音,抬手拉起那只小手慢悠悠的踏上台阶,为求心诚,今年的请帖上特意写了不许软轿只得步行。肆芷晗偏头看向冷着脸色的独孤逆瑟瑟缩了肩膀,姐姐的侍卫好可怕。

台阶并不陡,前后四人也走的并不快,赴宴的客人不知赶超了多少回,可肆芷晗毕竟是个孩子,半个多时辰下来小腿也酸了。她不愿让独孤逆背,肆长意只好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暂做休息。

肆芷晗歪着身子凑在肆长意耳边,神秘兮兮的道:“大姐,你的侍卫总是看你。”

嗯?肆长意蹙眉,肆芷晗只当他不信,又信誓旦旦的说:“他冷着脸我害怕,所以一路上总瞧他,可他总是望着大姐。”

肆长意将信将疑的抬眸看向那目不斜视冷然严肃的侍卫,独孤逆耳朵内力过人将一番话听在耳中,而现在赤裸探索的目光,更让他有些心虚。

“这是走不动了?人人都说肆将军武艺超群,将军府的姑娘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传言果然有假!”

肆长意顺着那挑衅意味十足的娇蛮声望去,为首的少女一袭水红色锦袄裙,利落英气,小模样与大多京中女子妩媚温柔不同,眉宇间特别的英气和五官的深邃组合十分的惹眼,十分的好看。她身侧的女子鹅黄色衣衫十分低调,打扮也温温柔柔普通的紧。

她知道这两个少女,水红衣衫的事骥郡王与北疆印月族公主的小女儿宁姝郡主,而黄衫姑娘则是贾环柔的妹妹贾环双。

她从未见过宁姝郡主,今日上来便针对与她,恐怕是拜那贾家姐妹所赐。

肆长意眼眸如刃,贾环双被看的背后发毛,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肆长意向来不是爱吃亏的性子,抖了抖衣袖起身做了请安礼,柔声道:“传言大多不可信,爹爹神武我等不能及实在惭愧,只是今日得见郡主,却是比传闻那豪情万丈还要男儿气魄。”

宁姝郡主听她惭愧本来还得意洋洋,觉得肆长意不过如此软弱,可听到后半句笑容却再也上不去,她竟敢笑她是个假汉子!

噗嗤!

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笑出了声,宁姝郡主的脸色就更黑了:“你们京都女子就是逞得口舌之快,可敢与我比试一番!”

“小郡主宴会在即,我岂敢与郡主过招,小女子爱逞口快,若有何地方得罪了郡主就请郡主莫要责怪,告辞。”

这姑娘有病吧。肆长意自然不应,福身告辞后想要拉起眼巴巴的肆芷晗继续前行。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告一段落。

“大姐小心!”

五指成爪抓住肆长意的肩膀,宁姝郡主啐道:“最嫌弃你们这般只知欺凌弱小之人!”

肆长意示意独孤逆和肆芷晗主仆后退,顿时抓起肩膀那只手,转身低头就是嗷呜一口!

啊!宁姝郡主惊叫一声,赶忙一拳挥了出来,这个卑鄙的女人!

“郡主!”

“不许过来!”

宁姝郡主吃瘪的恼火,肆长意也不是什么文弱女子,自小习武岂能叫她占了便宜?宁姝郡主不留情,她下手也没给面子。两个千金贵胄你来我往,你一掌我一拳,说是高手过招却夹带着女儿家的啃咬,说是泼妇打架却虎虎带着招式。

两家主子不让插手,四下只得围着二人相护,防着她们跌落摔倒真伤着。

“你这个毫无仪态的死丫头!”

“你这个不知所谓的疯女人!”

宁姝郡主被压在石头上紧紧抓着肆长意的衣领,肆长意捏着她的耳朵,各不相让。

“你放开我!肆长意!”

“郡主不想打了?”

扬眉一挑凤眸戏谑,因为突然剧烈的运动而变得粉嫩的脸颊艳若桃李,宁姝郡主挨得肆长意很近,被她身上特别的轻香围绕,看着那明艳无双和脸庞忽然有些害羞:“不……不打了。”

肆长意甩手放开她,又恢复了那仪态万千的千金小姐,笑眯眯的无比妩媚,宁姝郡主暗道做作,向身后招了自己的手下,头也不回的上山了。

徒留下贾环双有些尴尬,望着肆长意磕磕巴巴的说道:“肆小姐,郡主就是这般火爆的性子……”

“可看的热闹?贾小姐?”肆长意莞尔逼近,犀利的目光几乎让贾环双忍不住后退。

“您什么意思?您莫不是怀疑是小女子与郡主说了什么?”贾环双心虚却不甘示弱的挺了胸膛。反正她没有证据,能把她如何。

不足为虑的东西。肆长意嗤笑一声并未把贾环双放在眼中,刚要离开,她却又哆哆嗦嗦拉住了肆长意的手:“是……是你先陷害我姐姐的。”

嗯?肆长意眉头刚皱起,却见贾环双眼中闪过恨色,身子顺势往台阶下倒去。

这是山上台阶,贾环双倒是下得去手!

白影忽现,拦腰将快要摔下去的贾环双揽在怀中,旋身站稳,将面色惶恐的女子扶好:“姑娘可还好。”

贾环双是自己看见太子过来才倒下去的,哪怕知道没人救她也不会怎样,可是山阶坠落,她岂能不怕。眼泪说来就来,贾环双无辜的看向肆长意“多谢太子殿下,只是肆小姐,我不过代姐姐道歉,你何以如此狠毒要将我推倒?”

“你胡说,是你自己倒的!”肆芷晗看的清楚,如今贾环双诬陷,她怎么看的下去。

“请太子殿下做主!”贾环双觉得梨花带雨,娇弱的让人怜惜的俏模样连肆长意也忍不住喝彩。

墨子牧看看美人眼泪簌簌,在看看肆长意满不在乎,忍不住心中失笑,幸而今日碰到的是他。摇了摇头,柔声道:“双儿可知本殿下双目从未失明?”

啊?贾环双不明所以的忘了擦泪。

“在高处时,本殿下已看的清楚,本殿下从不知道双儿待自己如此狠辣。”墨子牧的笑容如沐春风,清朗的一字一句却叫贾环双如坠冰窖。

太子看见了!贾环双眼神闪躲:“太子殿下再说什么?双儿不懂。”

墨子牧收了笑意:“不懂也罢,前头宁姝郡主在等你,快去吧。”

贾环双吓得脑中一团浆糊,听得他松口,连谢恩也来不及便低头溜了上去。

“怎么,不谢谢本殿下替你解了围?”

“呵。”

若不是因为你,恐怕贾家姐妹她也不必得罪。肆长意扯扯笑容与他保持距离,淡淡道:“若无殿下,自有独孤逆将他们扔到山下,神不知鬼不觉岂不更好。”

倒怪本殿下误事了?墨子牧弯弯眉眼,一袭白蟒袍更衬公子清贵。抬眸打量肆长意身后的独孤逆,心头划过一丝熟悉感,他好似很面熟:“走吧,本殿下送你们一程。”

薄卿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