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冷清寒   更新时间: 2017-05-11 00:16:06   字数:2198字

夜色茫茫,伸手不见五指。此时的仙台城,万籁俱寂。

一声突兀的狗叫声响起,但是很快又没了声息。街道上,一道黑影一闪而没,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疏雨阁”是中原三大宗门弟子包下的客栈之一,此时客栈大门紧闭,屋舍内早已熄灭了蜡烛。

“哒、哒、哒”静谧的街道上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戴着鬼脸面具的男子出现在“疏雨阁”门口。来人左右观望一眼,高大的身形跃起,轻飘飘翻过了院墙,落在了疏雨阁之内。

此人正是聂羽,此刻他动如脱兔,身影幻灭间已到了一间屋舍门前。他伸出手指,放在嘴里沾了点唾沫,轻轻将门上的薄纸捅开一个窟窿,透过窟窿向里面偷偷观望,见屋内那弟子睡的正香,便用长剑轻轻撬开门栓闯了进入,看准了床上正在做梦的弟子,长剑划过,一剑封喉。

鲜血迸溅间,那弟子双眼圆睁,双手捂着喉咙,哼哼唧唧却再难发出一点声音。

面具之下,聂羽双眼幽森,嘴角噙起一抹冷笑,转身出了房间,赶往下一个目标。

就这样,他杀了七个人,整个楼里都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这些人皆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便不明不白死在了自己的睡梦之中。到了第八个房间,聂羽刚刚破门而入,床上的男子便惊醒了过来。

“谁?”他发出一声低喝。

回应他的是聂羽充满杀气的一剑。那男子反映倒是不慢,就势一滚,躲开了聂羽的必杀一剑,

这一剑显然将他吓得不轻,他睡意全无,惊慌失措的喊道“敌袭,敌袭!”

“袭你妹!”既然已经暴露,那也不必再遮遮掩掩,大不了杀他个天翻地覆。聂羽大吼一声,攻势迅猛异常。

那男子没有兵器在手,仅靠双拳反抗寥寥几招便被聂羽一剑削翻在地。

其他屋舍内的弟子终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皆手忙脚乱穿上衣服,慌慌张张的提着武器冲了出来。

楼层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聂羽衣不染血,抱着膀子斜倚在刚开的门框上,镀上黑铁的长剑斜插在身旁,血珠犹自滚落。十几人冲出房间,各各衣衫不整,睡眼朦胧,见此情形立马清醒了过来。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屠戮我炎阳门弟子,就算你有天大的背景,今日也难逃一死。”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青年越众而出,提着一把长刀,遥指聂羽喝问。

“哼,你们炎阳门之人,我杀了便杀了,他们该杀,你能奈我何?”聂羽提起长剑,傲然而立,与对方针锋相对。

“狂徒你找死不成,竟敢如此。”那白衣青年眉头一拧,怒视聂羽。

“呵呵,废话那么多作甚,我是来杀人的,不是和你聊天的,废话少说,我送你们归西吧!”聂羽冷笑一声,浑然未将那青年放在眼里。

“既然你这么狂妄,那我便将你斩了,抽筋扒皮去点天灯。”那青年神色阴冷,身上杀气弥漫而出,提着长刀便冲了过来。

“怕你不成?”聂羽手中长剑一抖,修罗剑法施展而出,一时间煞气弥漫,杀气逼人。他这套剑法虽然是他自己创造的,现阶段还很稚嫩,但却诞生于杀伐之中,刁钻很辣,胜在剑随心动,与自身很契合。

那青年施展一套不知名的刀法,犀利而霸道,他凌空一劈,向着聂羽面门而来。剑走轻灵,聂羽的长剑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身形微微一错,长剑顺着少年的刀面滑了下去,当长剑被对方刀柄阻隔的时候聂羽长剑一转,右手微抬,剑锋斩在了对方的刀面上。

“铛”的一声,那青年的大刀应声而断,只留下刀柄留在手中,并且他虎口裂开,有鲜血飞溅。

那少年修为在练气境第一个小阶层,肉身力量最少达到了六七万,自持修为高过聂羽,便有点轻敌。却不料聂羽虽然刚刚突破锻体境,可却经过了天凤的涅槃之火淬炼,肉身达到了极致,在力量之上远远超越了他,轻易就斩断了他的长刀。那少年见势不妙,立刻飞身后退。聂羽脚踩幻天追风步如影随形,眨眼间便到了他的面年,长剑如那出洞灵蛇,剑芒吞吐间直罩面门而来。那少年反映倒是迅速,心下大骇间就地一滚,

躲过了聂羽这致命一击。

聂羽也不追击,长剑一收,负手立在原地,讽刺道“炎阳门弟子不过是些徒有虚名之辈,今日一见不过如此,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你这贼子倒是有些本事,本来还打算与你单打独斗的,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炎阳门不顾宗门名誉。群战于你了。”那白衣少年灰头土脸,定了定神说道。

“哈哈哈,炎阳门还有名誉可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今日便让尔等都血溅当场。”聂羽讥讽一声,长剑遥指炎阳门众人。

“众位师弟师妹们,一起上,联手铲除这恶贼。”白衣青年一声令下,炎阳门众人拿出兵器,纷纷应声而上。

“哈哈哈,杀戮开始了,今天之后,我要让这中原震颤,让你们三大宗门寝食难安。”鬼脸面具之下,聂羽的眼中满是疯狂的杀意,面对炎阳门十八人而面不改色,豪气干云一声大笑,提剑便迎了上去。

“藏头露尾的鼠辈,今日之后,你便下地狱去吧。”炎阳门一个弟子喝吼一声,一杆长枪如龙,直奔聂羽胸膛。

聂羽幻天追风步展开,身形如烟飘忽不定,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那使枪的弟子一枪刺中聂羽,面上刚刚露出喜色,却不料那“聂羽”竟如烟尘一般消散开来。那弟子暗道不好,就要抽身后退,却不料脖颈出微微一凉,接着他便看到了自己的后背,一腔热血喷洒开来。

鲜血飞洒间,露出了聂羽魔神般的身影。此时的他,一身黑色劲装被鲜血染成了黑红色,鬼脸面具之上,也有血液滴下,让他看起来像是从地狱走出的恶鬼,狰狞而吓人。

聂羽杀完一人,刚站稳身形,耳畔便传来疾风之声,一杆铁戈横扫而来,而且那使用大刀的白衣弟子不知也从哪找来一把黄金锏,当头抽下,虚空都是一阵颤抖。聂羽见势不妙,凝神警惕着两人,便要抽身后退,却不料背后“啪”的一声,随着声音响起,背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聂羽先前踉跄两步,倒吸一口冷气,皱了皱眉。

后路被封,他一时间进退维谷,陷入两难之地。

冷清寒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