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将进酒   更新时间: 2017-04-23 07:44:37   字数:3250字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长出双手,就是想要去抓住、去握住不想放开的东西,即使是那条虚无缥缈的命运纺线。

冷冷的冰雨拍打着张伟的脸庞,一片片叶子顺着雨水漂流,天空低沉的可怕,雨水带着倾盆之势,狠狠地冲刷着这座城市。

雨水对于狂魔没什么影响,未曾接触到狂魔身边就被一股无形之墙阻隔。

刚才的狂魔绕有兴趣的走了过来,这个见到自己并没有逃命的人类有点意思。

张伟死死的盯着这个狂魔,在四周扫视一番,抄起一根钢管,直冲上前,朝着狂魔的头部砸下。或许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狂魔并未做出任何反抗。

“铛!”

随着金属碰撞的回声之后,张伟手中的钢管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飞射出去,重重的落到地上,那股惊人的反弹力道,让张伟的手臂不停颤抖。

“哼!”

狂魔冷哼一声,右手掐住张伟的脖子,犹如拎小鸡一般,张伟毫无反抗能力。

不过,狂魔并未在张伟脸上看到他所期望的表情,张伟狠狠咬着牙,眼睛死死的盯着狂魔,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那这个狂魔已经死了不下千下。

似乎厌烦了这个玩具,狂魔轻轻抬起左手,左手手指上的尖刺飞射出去,狠狠地贯穿了张伟的心脏,湿热的鲜血飞溅到狂魔脸上,脸上的狂热之气愈发浓烈,大手一甩,张伟犹如垃圾一般被甩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雨水混合着血液流淌。

狂魔大吼一声,转身离开,化作模糊的身影疯狂杀戮!

张伟无力的躺在血泊中,眼睛看着简凝那边,现在,我连握住你的手都做不到……

我,讨厌这种无力感…

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我都守护不住,阿爸,简凝……

体温飞速流逝,张伟只能感到寒冷和黑暗,我,这是要死了吗?

眼皮好像非常重呢,一微一合,完全闭上后,张伟却是感到温暖,再也不想起来了……

就这样死去也可以呢……

“别死啊!”

一道来自心中的声音响起,右手手背的冰晶符印发出耀眼光芒,在这雨夜中似乎要照破黑暗。

一道蓝色光柱破开乌云,径直的照射在张伟身上,唤醒了本就存在却无法降临的力量,超乎想象,亦可称为‘神’!

狂魔猛然回首,将手中的残害的尸体一甩,惊悚的看着身后那本该死去的家伙,这股力量,令他又想起那些神族……

光柱逐渐散去,但是那股力量却是越来越强。

张伟一头乌黑的短发,瞬息变蓝,黑色眼眸变成高贵的蔚蓝眼眸,更加犀利。

雨水未能接触到他的身上,便化成一道冰晶,呲啉呲啉的撞碎在地上。

“呼~我寒愁冰又回来了!”

仰天大笑后,暴起而飞,瞬间来到狂魔小兵面前,在那股威压之下,狂魔小兵不经意腿软,跪下。

“又再见了,狂魔一族,不过你这魔兵级别的蝼蚁还不是我的目标。”

“呵!”

寒愁冰眼眸闪过一道蓝光,以自身为中心,一股寒气蔓延出去,所过之处结成寒冰。

寒愁冰目光一凝,在他的感知中,还有五个狂魔,身影化作疾电,快速离去。

一片被冻结的落叶落到被冻结的狂魔小兵身上,硕大的冰雕轰然破碎,滩倒于地。

空中飞射的雨滴化作冰晶雨,狠狠地撞击着这座城市。

五道身影站立于森林中,表情凝重,因为一颗魔核破碎了,这意味着他们中有一个伙伴死了。

“拉曼兜!”

最为雄壮的狂魔狠狠吼道,紧握的铁拳把一棵粗壮的树木打断。

“父亲大人,请让我为拉曼兜报仇吧!”这个狂魔一步向前,站在一块裸露的石头之上,身上的气息暴涨,脚下的石头瞬间龟裂。

此时,一股寒风吹来,将周围那早已冻结的树木尽数摧毁。

“玛赛刻,停下。”

为首的一位狂魔淡淡的说到。

“父亲,为什么?”玛赛刻微微一愣,疑惑的问道。

为首的狂魔并没有回答玛赛刻,其余的三个那闪烁猩红眼芒的狂魔小心靠拢,紧握的拳头散发着恐怖的火焰,周围的残冰悄然融化……

“出来吧!”

为首的狂魔说到。

三个狂魔皆是挥出右拳,恐怖的火焰化成一条狰狞的火龙,卷起残冰,袭向百米之外的一个小山丘,轰然一声,炸开一个巨坑。

火焰未能持续燃烧,就被一层寒气熄灭,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一人,一剑,直指天涯。

愁冰握着无比熟悉的冰神剑,脚下生风,不过瞬息就站在狂魔面前。

蓝眸轻轻一扫,嘴角微微一抽,脸上的嬉戏神情收敛起来。

“暗炎王'勾极勒?!”

为首的狂魔目光一凝,“这般模样,冰神寒愁冰?!”

愁冰并没有说话,手中长剑替他说明了一切。

大手一挥,冰神剑闪过一道亮光,蔚蓝剑气带着呼啸的声音,直指勾极勒。

勾极勒猩红眼芒一闪,一堵无形的火焰墙将这道剑气卸去。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到这个世界,不过,你的力量似乎受到极大的限制呢。”

愁冰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我现在顶多就伪仙境的实力。

勾极勒微微一笑,轻呼“琉星”。

身后走出一个狂魔,形如狼人,一双尖锐利爪中流动着暗炎。

琉星一步上前,脚下发出爆炸声,下一秒身影化作一道模糊的残影。

愁冰一惊,感受身后传来的劲风,左脚倒退一步,弯腰举剑,硬是接住琉星这一击。

冰神剑与利爪摩擦,产生一道道细小的火花。

“魔君级别的狂魔!”

愁冰眉目一皱,手中长剑更是化作一道道流星,不断刺向琉星。

“锵!锵!”

这般攻势依旧被琉星接住,不远处的玛赛刻略感疑惑的凑近他的父亲暗炎王'勾极勒。“父亲大人,我怎么觉得这个冰神寒愁冰,没有传闻的那么厉害,那般实力,连排名第一的佬斯基大叔都难以将其击败……”

勾极勒邪魅一笑,“连你都能看出,为父又如何不知呢,依照尊主的说法,神族是无法进去到这个物质位面,除了进入六道轮回之中,但又会忘却记忆和神力。强如我狂魔一族,也得尊主亲自发威,才能打开一条通道,让我们能够进入这里。”

勾极勒望着仍旧在战斗的两人,手中缓缓升腾起一股惊人的火焰,“虽然不知道这冰神是怎么来的,但,我很清楚,现在的他,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

迅速挥出手中的火焰,星星火苗犹如火海之势铺天盖地,琉星身形一闪,退回千米之外。

愁冰望着这铺天火海,脸上竟是凝重之色,的确如同勾极勒所说,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好,身上的五神封印并没有完全解开,实力也就恢复到伪仙,比起全盛时期,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魔王级别的对手,若是全盛时期,倒真没怕过,但是,现在,却不然了。

刚欲提力接招,体内的血气骤然翻腾,持拿冰神剑的右手掌心微微开裂,一丝细小的血痕爬上冰神剑之上,这个身体,承受不了这股力量了……

狠的一咬牙,愁冰硬是挥舞冰神剑,一道道惊人的剑气挥出,只能在火海中切割出一道道缝隙,转瞬间又被火海填补,愁冰不再反抗,慢慢放下手中长剑,任凭漫天火舞将其吞噬。

望着消失火海中的愁冰,玛赛刻一拍掌,高兴的走向勾极勒,“父亲大人,这个冰神死定了吗?”

虽然感知中,火海之中全然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但勾极勒并未放下警戒之心,抬了抬手,琉星举着锐利尖爪,猛然掠进火海,在勾极勒的操控之下,琉星并未感到一丝伤害,反而觉得一丝温暖。

前方一道剑芒闪过,勾极勒大叫一声不好,而琉星也迅速做出反应,双爪不停挥舞,硬是挥出几道气刃。

哐!

琉星惊讶的看着手中那个陪伴自己多年,无往不利,战无不胜的武器,被击碎了。

直至那柄深蓝的长剑没入自己的胸膛,霸道的寒气将体内尽数捣毁,最终无力的倒下了……

愁冰额头骤然放光,居然是一道和手心一模一样的冰晶符印。眼眸时时刻刻都在闪着光芒。

我说:“风起!”

从愁冰嘴里发出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充满威压,天地间狂风大作,卷起千堆雪,漫天飞舞。

勾极勒嘴角一抽,言灵,这可是神级的力量!

这家伙,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吗?

勾极勒大吼一声:“走!”

手上爆射出一团火焰,袭向愁冰,大手一甩,带着玛赛刻和两个狂魔飞遁而去。

那团火焰未能接近愁冰周身十米,就被漫天雪花熄灭了。

我说:“云开!”

那低沉的声音带着神奇的魔力,将整片天空恢复如初。

“咳咳…”

愁冰轻咳几下,吐出几口淤血,额头的冰晶符印逐渐消去,眼中光芒渐渐暗淡下来,身上气息微弱。

“果然呐,现在这种状态用神王变,还是太勉强了……”

身上的力量逐渐消失,又要变回张伟了吗?

这次得休整一段时间了,下次觉醒,应该就能把封印解除了吧……

愁冰用尽最后的力气,高高跃起,重回到欢乐谷,最终在简凝旁边,无力的倒下了。

夕阳余晖照耀着这个刚刚经历一场战争的城市,直至最后的一根蓝色头发变为黑色,强大的冰神寒愁冰又变为张伟了……

昏迷的张伟旁,那座简凝化成的冰雕,悄然无声的倒塌下去,化成一块块冰渣。

一辆红色的宝马X1开了进来,走下两个黑衣大汉,抬起张伟放进车里,犹如来时一般,迅速起步消失不见……

将进酒说:

今天三更来了,够骚,加快速度,后天就够十五章了,字数嘛,十二章的时候就够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