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挽青   更新时间: 2017-10-27 12:36:25   字数:3071字

老道在龙王亭吃了亏,他受了老和尚一掌,心脉险些震断。他没有回到宁傲天那里,也没有去医院疗伤,而是直接打车朝着距此不远的伏安县驰去。伏安县有一大山,名曰漆山,山上有一道观,他的师兄就是道观的观主。

受了这么重的伤,试想一下,在当今世上也只有师兄能够为他医治,去医院只会耽误时间,死的更快,所以他还不如直接去找师兄。

老道集齐全身真气护住心脉,硬是撑了四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车子停在道观门前,老道一下车就跌跌撞撞了朝着道观跑去,使得得不少来上香的香客大感惊讶。

“师叔,师叔回来了,快去禀报观主。”两名接引香客的小道童见状,一名直接跑了上来扶住了他,另一人则直接跑进了观内,去禀报他们的观主。

“师叔你怎么了?什么人竟然能把你伤的这么重?”小道童大惑不解,却还是扶着他朝着内堂走去。

一进入了内堂,只见一名老道飞速的迎了上来,他一身道袍,手持鹿尾拂尘,虽然年纪老迈,但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双目之中炯炯有神,两旁太阳穴高高凸起,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见了师弟被伤成这样,心中亦是大惊。

他师弟的功夫虽说在同辈之中是最弱的一个,不过当今世上能够伤他的人已经很少了,想不到却依然被人伤成这样!由此可见,对方的功夫当不在自己之下。

“师兄,救我!”清木老道十分痛苦的道。

“师弟放心,师兄我一定会救你的,告诉师兄,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师兄一定让他血债血偿!”清泉道人嘴上这么说,双手可丝毫没闲着,命弟子将清木道人扶到床上盘膝坐下,自己则坐于他背后,双掌抵住他的背心,丝丝真气顺着经脉传入青木道人的休内,为他推宫过血,打通阻塞的经脉,并且清理污血。

清木道人也毫不客气,贪婪的吸收着师兄的真气,以为自己疗伤所用。

旁边的弟子看的着急,两名老道的额间皆显出丝丝汗迹,青木道人头顶上空缓缓散出白烟,显然伤势过重。

过了半响,清泉老道长吐一口浊气,缓缓收功。清木老道亦是如此,心口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疼痛。

“多谢师兄救我一命,又耗费了师兄不少精力。”清木老道朝他一抱拳,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我师兄弟之间,还说这些干什么?对了,你的功夫已经算是顶尖高手,按理说世间应该没有什么人还能够打得过你才是,为什么这次却伤得这么重?是碰上什么硬点子了吗?”清泉老道有些疑惑,不禁问道。

“唉!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徒弟。”清木老道有些气愤的道。

“傲天?他怎么了?”闻言清泉道人有些疑惑。

“他没事,他自己的生意被一个叫叶风的人端了好几处,心中不甘,让我为他出头,本来那小子武功平常,眼见着我就能把他杀死,可在这时,却忽然不知从哪蹦出个老和尚来,还说他是那叶风的师父,那老秃驴功力深厚,我打不过他,反而被他所伤,师兄,我看世间也只有你能够与他匹敌了,你可一定要为师弟报仇啊。”清木道人一口气说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泉道人一旁听着,心中已经起了不小的疑惑和担心。

“老和尚,老和尚?那老和尚长什么样?”清泉道人一连喃喃了两声老和尚,忽然如同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问道。

“当时情况凶险,我也没注意,只是看他高高瘦瘦,小眼睛,高鼻梁,面如黄蜡,好像……好像左眉之间还有一颗黑痣。”听师兄问起老和尚的相貌,清木道人虽然不会形容,不过还是依言描述了个大概。

“左眉之间一颗黑痣,黑痣!难道是他?想不到这老家伙竟然还没有死,真是冤家路窄,老天有眼,这是让我亲手杀你报仇啊。”清泉老道闻听此言,忽然如同疯癫了一般,哈哈大笑,又咬牙切齿。

“师兄,怎么了?”见他这奇怪的举动,清木道人连忙疑惑的问道。

“没事,师弟放心,这个仇,师兄一定为你报了!明天我们就下山,去南江市。”清泉道人面上忽然一下阴沉,一股杀气骤然显出,就连旁边的清木道人和那几名小道童,身心上下都没来由的一颤。

清木道人和清泉道人师兄弟这么多年,师兄的秉性他最了解,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的气愤过,心中虽然怀疑师兄或许和那老和尚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师兄不说,他也不好问?反正师兄答应了替自己报仇,其他的什么过程便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结果。

……

某日上午,南江市。

“老和尚,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大城市,就让我这个做徒弟的带你好好玩一玩,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尽管跟徒弟我说。”南江市中心街道上,叶风朝着旁边的净悟说道。

反观净悟,却是一脸懵逼相,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这身装束,越看越奇怪。

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西装,佛珠也给叶风取了下来,配上副墨镜,再加上个光头,十足十的像极了黑道大佬。

如果不是他强行反抗,自己这留了十几年的长胡子,恐怕也得被他刮了去。

“是啊!禅师,如今我们可是混的风生水起,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光着屁股到处跑的小屁孩了,你看我,是不是又胖了几圈?”胖子甩了甩大肚子,朝着老和尚说道。

见他这个样子,活脱脱像个肉球,老和尚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阿飞啊,我看你面色发暗,双目有些无神,是不是最近经常失眠,而且尿多啊?”

听他这么一说,胖子心中忽地一惊,以一种十分讶异的目光望向他。

“你怎么知道的?哦!我忘了,禅师可是咱们村里唯一的神医,看来我身体这点小毛病还是逃不过禅师的双眼!那麻烦禅师指点一下,我该怎么办?”

“哼哼!办法是有,就是要多喝茶,多吃清淡食物,这样才会对身体有好处,不能再大吃大喝了,那样反而会搞垮你的身体。”老和尚哼哼了两声道。

胖子直接无语,一张肥脸立马就拉了下来,让他天天吃斋喝茶,还不如杀了他。

当即换了个话题,避免了现场的尴尬。一旁的林依依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的想笑。

谈笑之间,三人已在大街上兜了不下两个圈子,什么该玩该吃的都见识过了?紧接着在老和尚的强烈要求下,三人准备往回走。

“哎呦,哎哟!救命啊,救命!”正在这时,忽然一阵求救声传入他们的耳中,三人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一位老大爷,有气无力,不住呻吟。

可来来往往这么多过路的,硬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扶他。也是,大家都被讹怕了,谁还敢学雷锋去做好事,谁不怕被讹?

也不知老大爷在地上躺着多久,面上一脸痛苦的表情。老和尚看见,慈悲之心大发。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和尚双手合十,高叫一声佛号,紧接着便朝着那老人走去。

“喂!禅师,扶不得,扶不得啊!”见状胖子连忙迎了上去,将老和尚一把拉住。

“说的这是什么话?为什么扶不得?”老和尚大感奇怪,朝着胖子怒言问道。

“禅师你有所不知,现在这个社会,骗子多得很呐,你防都不胜防,你现在只要一去扶他,他立马就赖上你了,反正我是被讹过好几次,再也不敢做好事了。”胖子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仿佛依旧心有余悸。

“哼!胖子,那是你自己蠢,做好事得看人的,自己眼光不好还怪别人,叶风说着,一把推开了胖子,上前就将那老人扶了起来。”

“大爷,你没事吧。”叶风见这老人双目痛苦,面色苍白,一脸的病态,心想就算是骗子也不可能这样跑出来骗人吧,说不定人家真的是有困难,当即也不管胖子的劝阻,直接上去将他扶起。

“哎哟!我没事,谢谢你了小伙子,这么多人过路都没有扶我,只有你呀,你可真是个好人呐!”老者一脸感谢的说道。

“大爷没事,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叶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那就麻烦你了,小伙子。”老人说完,朝着叶风勉强的笑了笑,正要迈开腿,忽然气血上涌,大脑一昏,直接又倒了下去,如果不是叶风扶住,他这一摔必定要伤筋断骨。

“大爷,大爷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叶风心里慌了,伸手便去号他的脉门,同时扒开眼皮细细观望。

“爸,爸你怎么了?”然而就在这时,一男一女忽然急急赶来,见了这一幕,大惊失色。

“你……你……好你个臭小子,撞倒了我爸,不知道他有心脏病吗?要是我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那男子见了叶风,二话不说,一把将他推开,大声怒吼道。

叶风瞬间懵了,自己做个好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挽青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