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挽青   更新时间: 2017-11-02 14:47:31   字数:3169字

“阿威,你快来看看,咱爸这是怎么了?爸,你醒醒……”正在这时,只见地上的那个女人忽然急促的叫道,带着哭腔。

被叫阿威的男子听罢,连忙回身去看老人。此时此刻,只见老人面色煞白,口中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这一幕幕,引来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

老和尚站在旁边一看,心中已经明白他是什么回事?见叶风如同一根木头一般站在旁边,或许是在生气,不由苦笑一声,上前推了推他。

“臭小子,还记得我曾经教过你什么吗?让我看看这些年你的医术有没有落下!”叶风初听老和尚此言,明的是要试自己的医术,暗中却是要自己救那个老人,无奈,只得长叹一口气,继续上前。

“快送医院,快打120。”女子大声吼道,阿威这才急急忙忙的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来不及了,等你们赶到医院,老人估计已经不行了。”就在这时,叶风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他们的耳中,男子回过头来,凶神恶煞一般的望着他。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这样。”

“拜托,大哥,你说是我撞到你爸的,你看到了吗?你有证据吗?凡事都要讲究个理字,你啥都不知道,凭啥就说是我撞倒你爸的?”男子被他这一番话驳得体无完肤,心中想着自己确实没有证据,只不过赶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他扶着爸,这才起了联想。

“我是医生,让我来给他看看吧。”见他对自己的敌意稍稍减轻了一点,叶风白了他一眼,进一步说道。

那男子居然也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路。叶风上前蹲在地上,伸手探了探老人的脉搏,又试了试呼吸,道:“这是心脏功能衰竭所导致的间歇性休克,情况紧急,你们谁有金针?”叶风一脸严肃,朝着周围围观的路人问道。

众人一听他说出这么一句话,不由大感惊讶。原来这小子是个中医,而按照他们的常理来推断,中医一般是靠不住的,而且他还这么年轻,不由埋怨连连,说他耽误了老人最佳治疗时间。

“臭小子你找死,我看你是故意想耽误时间,好让我爸早点死,然后来个抵死不认账是不是?”阿威闻言也是大怒,一把抓住叶风的衣领,顺势便将它提了起来,一脸怒像。

“你他妈不想你爸早点死的话,最好给我放开。”叶风冷冷的说道,双目深邃死死地盯住对方的眼睛,阿威被他看得心底没来由一寒,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老和尚,你的金针呢?”按他对老和尚的认识,老和尚一般有两件东西不离身,一是佛珠,二是金针,所以他才会猜想老和尚或许会有他需要的东西。

“哼!小兔崽子还好意思说,我的包袱都给你落在龙王亭的寺庙了,哪里还有什么金针?本来还要找个机会去取回来了。”老和尚苦笑一声说道,不料他这么一说话,立时引得不少路人朝他看去,见他这怪异的装扮,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没有金针,这就麻烦了!”叶风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多耗一秒钟,老人就会多一分生命危险!

“叶风,你看这个可不可以?”正在这时,一旁的林依依忽然走了上来,手中拿着两枚发卡。

叶风一见,长叹一声。

“只好用这个替代一下了。”说着接过发卡,从中一掰,分成两断,两枚共分成四段,捏在手中。

“你干什么?”阿威见状,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将他拦住。

“让开!”叶风一把将他推开,胖子直接上前将男子死死压住,以防他防止叶风救人。

叶风径直走到老人身旁,出手如电,飞快的将四枚“金针”插入穴道,旋转一周又拔出来,如此往复,快的根本让人看不清,眼花缭乱。

不过一会儿,老人的面色就渐渐的红润了起来,呼吸也没有之前那么困难了。

叶风收了针,站起身来长吐了一口气。

“好了,现在他应该没事了。”叶风对他们说道,行里名间的人看见这一幕就会知道,老人的确已经没什么大碍,现在只是短暂的昏迷而已。

不过依旧有些不明事理的人,满目怀疑的眼光,就这么几下就给治好了?那这世间还有西医干什么?

阿威是能够看清楚的,自己的父亲的确没有之前那么呼吸困难了。心中不免对叶风起了丝丝好奇和感激,同时也带有丝丝愧疚。

恰巧这时,救护车也来了,医师整治了一番后,吊了瓶药水,用担架抬进了车里。

“幸亏老人急救的及时,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依旧还是要留院观察一阵子,病人的家属跟我一块到医院去吧!”穿着白大褂的医师缓缓说道,在场众人这才相信,叶风是真的有真材实料的。

之前还怀疑过叶风的阿威,听到这一句话后直接跑到了叶风面前,跟他鞠了一个90度的大躬。

“谢谢你,这位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父亲,之前我还那么误会你,真是不好意思,我在这儿给你道歉。”阿威一脸惭愧之色,道。

“没事,救死扶伤是医者的本分,行了,快到医院陪你父亲去吧。”叶风笑了笑,道。

男子因为急着要去医院,本来想问问他的名字也来不及,只好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叶风。

“先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这个电话找我。”阿威说毕,紧接着跟着上了救护车,朝着医院疾驰而去。

这时,在场的路人才猛烈鼓起了掌来,大声叫好!赞叹连连。

“行了,大家都散了吧!”叶风说着,随同老和尚他们直接走了,见他们走后,其余的路人也三三两两直接离去。

“小子,我刚刚看你一共施了七针,看来你医术又退步了不少啊!这种病你竟然把老纳的独门绝技“渡厄十八针”都施了出来,看来真的该找时间好好补补你的医术!”老和尚一副鄙夷的神色,懒洋洋的说道。

对此,叶风直接无语。心想你这么牛,你咋不来呀?还要我上,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三人边走边玩,一直到下午,这才回到别墅。不料刚刚到家,就看见门外站着不少警察,他们尚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进到里面,沙发上坐着两人,正是警察局局长雷震和他儿子雷驹,一副忧郁的表情,见他们回来,急急忙忙就迎了上去。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雷震首先一句就带着无比的担忧。

“怎么了?这么严肃?出什么事了吗?”叶风见他们这个样子,疑惑的问道。

“何止是出事,简直出大事了,而且这事跟你们脱不了关系。”

“到底咋了?你倒是说啊。”闻言叶风急道。

“我问你,你老家是不是在清河县张家村?”

“是啊,那又怎样?”

“是就对了,听说张家村有一古刹,名叫灵光寺,你以前是不是住在那儿?”

听他说完这一句,叶风直接惊呆了!为什么他知道的这么详细?难道他特意去调查了自己?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师父,灵光寺的住持。”叶风将旁边的老和尚让了出来,朝雷震说道。

老和尚摘下墨镜,双手合十,唤了声:“阿弥陀佛。”

“什么?你就是那里的住持。”见状雷震面上大感惊讶。

“正是,不知施主能否告知?贫僧的寺院怎么样了?”老和尚也是一脸的疑惑。

“来人啊,给我抓起来。”听他承认,雷震二话不说,直接指挥着警察一把将反扣了老和尚的双手,将他抓了起来!

“雷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见了这促起的一幕,叶风也不禁甚为讶异。

“什么意思?我们现在怀疑他杀人谋财。”雷震冷哼一声,怒叱说道。

“怎么可能?雷局长你没搞错吧,我师父是和尚,和尚怎么能够开杀戒呢?”

“搞没搞错回到警局再说,在这儿咱们各持一理,谁也说不明白,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配合调查,如果真是冤枉,我们自然会放人。”雷震一脸严肃的道。

“阿弥陀佛,我想施主是搞错了,你们抓我得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胡乱抓人可是犯法的。”老和尚也趁机为自己辩解道。

“犯法不犯法不是由你说了算,现在你的嫌疑最大,无论如何也得先跟我们回警局再说。”

“那施主可否告诉贫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好让贫僧了解自己犯下的罪过!”

“好!我就告诉你。”雷震继而又坐了下去,缓缓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星期前,有一队驴友到张家村去旅游,晚上恰好住在你的灵光寺,可是第二天起来,却无缘无故全部都死在那里,被当地的村民发现,立马就报了警,因为这个案子疑点重重,而且又死了那么多人,你们县里的警局不敢擅作主张,直接上报到市里,副市长很是重视,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令我们在一个月内查清事情的真相!接了这个案子后,从你们县里的警局知道了以前你和一个老和尚是住在哪里的?不过老和尚就在出事的那一天忽然消失了,所以我们怀疑,本来想过来找你问问,没想到啊没想到,竟让我们直接碰上了那里的住持。”雷震说完,又偷眼瞧向了旁边的老和尚,一脸的怀疑。

挽青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