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01 20:31:29   字数:2118字

咦哟,这位俊秀出尘的美少年啊,好巧也曾瞧见过,正好是那个姑苏武安侯家的老大陈淮安。

这样的贵公子啊,不晓得是不是太闲所以才囚住她,但这人很闷,他不说你问也问不出什么名堂。马车颠簸里晃得她愈来愈疲乏,不说话还正好省省力气了。

马车猛地颠簸了一下,大抵是磕到了石头。尧清一下撞在马车的方几上,有些狼狈。

“陈大,本仙女强烈要求休息。”

尧清四仰八叉没个样子,更凸显出陈淮安坐姿端正,他正举着一杯茶细细的品着,看也没看尧清一眼。

“嘭”尧清双手撑在方几上,表情从痛苦挣扎到面目严肃不过一瞬。

“陈大,你知不知道随便抓神仙是要收天罚的…尤其是你这样不仅抓了神仙又还虐待她的人,天官阎王都不会放过你的……”

陈淮安依旧面无表情,慢吞吞的饮了一口,“你倒是喊他们来呀。”

“…………”少年,这样就过分了啊!

“停车。”声音温温和和的,只是人依旧冷清。

马车停在树荫下,车外一方天空白云飘飘,风吹袅袅,拂过绿草茵茵,有鸟有虫还在鸣叫。

终于见了新鲜风景,尧清伸伸懒腰活动活动四肢,让人生出她真的只是一个凡人的错觉,没有仙的肃穆,只有人的活泼。

绿草比起颠簸的马车好似是柔软的床褥,尧清躺着躺着,意识就开始慢慢模糊。

她们在奔跑,在嬉闹,在玩耍,充满了欢笑。

她不知道是哪里,她看不清是哪里,有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溪,有苍翠欲滴的青山。她坐在水中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不远处的少年们……好像是在捉鱼。

“阿姐阿姐,你看我捉的好大一条鱼啊!”一个清瘦的少年双手高高举着一条鱼,眼里盛满了喜悦……

才不大呢!尧清这样想,然而梦里的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带着些兴奋,“哇呀,小梧好厉害!”

一个孩子迎着水流跑上来,也不怕摔倒,把尧清想说的话说了,“才不大呢!”

少年眉清目秀分外好看,尧清觉得颇为眼熟,他说,“阿辛,你看我捉的鱼那么多,我才厉害!”

“嗯嗯嗯……你也厉害,都厉害,要大家都厉害才好!”咦,尧清觉得她说话真别扭,然而她更像是旁观者,改变不了什么。

被夸奖的少年笑了,他眯着眼,尧清忽然看清了那是一双紫色的眼睛………

哼——我的天呐!尧清登时惊醒。

依旧有蓝天白云,只是太阳西偏了些,头顶也多了把紫竹伞。尧清微微惊诧,好像大梦未醒,“咦…陈大……”

陈淮安看了吃惊的尧清一眼,眼里满是嫌弃,潜台词是你为什么哪哪都能睡?高贵清冷的陈生,施施然收起伞离去。

这少年也是别扭得很!

尧清拍拍屁股起身,一垂目发现不远处躺着条翻肚皮的青蛇,三角头,天灵溢着灵气,大抵是有了点自己意识的……只是七寸处精准的插着一片叶子。

厉害呀这少年,尧清两指捻起蛇身,“哟,今天吃蛇肉煲啊……”

少年人头也不回。

“哎呀呀,人善了要被人欺,仙善了畜生也要害本仙……啧啧,这毒蛇……”尧清一把将蛇丢出老远,叹了一口气,“陈大啊,你为什么也要害本仙啊……”

……

马车终于上了官道,坐在马车上终于不再是一种煎熬了。尧清在这舒适的细摇慢晃里又昏昏沉沉的做起梦来。

梦是断断续续的,每次梦的都衔接不成完整的一段,记忆原来的主人果然不是正常人。她梦见一个月明风高的夜,身着粗衣兽皮的人们围着火堆兴高采烈的跳舞,好像是在庆祝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她只这样觉得,却实在不知晓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她离热闹的人群有些远,但也不是彻底远离,她感觉她好像融不进他们的喜悦里,偶尔有人从她身边路过都会恭敬的同她行礼。

那个唤她阿姐的孩子跑到她的身边,仰着头天真的问她:阿姐阿姐,我们打跑了夷人了,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阿姐没有不开心啊,只是阿姐一想到,所有的胜利都有我们最亲密的兄弟姐妹们将生命献给天神换来的,阿姐就觉得很难过。”

她闭上眼,就有战斗时惨烈的场面浮现。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尧清下子就惊醒了。她失手打翻的茶碗咕噜噜的滚到马车边。马车已经停了,偶尔有些喧闹传过来。

车里点着一支蜡烛,少年安静的坐在灯前翻看一本书,听到声响,也不过是抬了眼皮瞄了她一眼。

尧清撩开车帘看看车外,天已经黑了,月亮吊在檐梢,入眼的还有繁华的街道。

“陈大,天都黑了啊。”

“嗯,难为你睡了那么久,居然还知道天黑了啊。”陈淮安合上书,“该走了。”

尧清跳下马车,活动活动在车里得不到舒展的身子,“去哪?”

陈淮安眼光颇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抬脚迈入马车前的宅子。宅前挂了一只素净的灯笼,就着烛光可以看见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陈宅”。

尧清是知道问得又多余了,跟在陈淮安后面入了宅门。

进了府,尧清才知道虽然门口挂的是陈宅,但其实这根本是别苑。娇花绿树假山池水,一样不少啊。

园子里的仆人安静又本分,恭敬的追随在他们身后。从门外看觉得这院子不甚大,但进来着实已经走了很久。

陈淮安走得慢,夜路不甚明亮,尧清越走越偏,倒好像累了。又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又是那些叫她姐姐的孩子……

尧清在半梦半醒间走着,果然不负众望的摔了。摔在了陈淮安怀里,登时一个激灵。

咿,果真是落魄神仙不如鸡……不对,不是鸡,是人。

烛光昏黄,没了法力的尧清目视千里的本事是没有了,但是还是能看清陈淮安脸上“好好走路都会摔,所以你是猪仙对吗”的意思。

果然,陈淮安开口了,“好好走路为什么会摔?”下半句大抵就是:所以你这辈子是投胎做了猪妖吧?

然而少年只是打量了她几眼,又继续走。尧清伸手蹭蹭鼻子,也神仙光辉的形象是不是被她丢光了?陈大以后回了天可不要同玉帝告状哇。

良善之人。说:

最近甜多了,想吃糖,随便拉个人来组几天cp……

今天才露脸的淮安是个有故事的人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