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01 22:13:31   字数:2222字

这少年人真是奇怪啊,姑苏城破乱之后,正常的姑苏城人应该喊天叫地悲恸一番,最起码也应该有一些叹惋,然而这少年人实在沉静得很,她记得隐约看到武安侯府可是被烧了个七七八八的,可这人自己住在这么个别院里可丝毫不觉得亏心啊!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别院里日子过得十分舒适,让尧清生出了一种被圈养的错觉。这几天除了睡就是睡,让她觉得她委实有当废人的潜质。

尧清打了个哈欠,看了看一旁静思的少年人,一身玄衣,眉目里满是专注。白棋黑盘绿叶红荷美少年……如果她不是被威胁来的话,她可能会觉得这画面真真是极好的了。

“咦,陈准安……你精神是好……嗷……”尧清拖着慵懒的尾音打着哈欠,一摇一晃的走过来在陈淮安对面坐下。

陈准安看一眼一脸没睡醒模样的尧清,“嗯,我也觉得,从没见过你这么能睡的人。”

“不是啊,我哇,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睡的……你就当我有点爱睡就好了……”

“呵呵……”

陈淮安挑眉,他原以为的清清冷冷仙子啊,岂止是有点爱睡?小住别院五六日,日日不上三竿不见影。更奇葩的,方才陪他下棋呢,下着下着就打盹……打盹打盹就睡着……简直一言难尽。

“哈!哈!”尧清听着这目中无人的少年的鄙夷,只当是狗吠,还时不时能自娱自乐一下。

才说了几句话,乖顺可巧的侍女便端来了吃食。一碗八宝莲子羹冒着喷香,是才从荷池采的新鲜货,甜里带鲜。

尧清浅尝一口,觉得果然是好手艺,忍不住夸赞了两句。一旁站着的侍女瞧着主子不说话,便大着胆子多说了一句。

“夫人您可不知道啊,昨儿个您说想吃花池里的莲子,今儿我们爷特地就吩咐管家采了新鲜的莲子给您做了莲子羹。我们爷啊……可宝贝您了……”

年轻的小侍女虽然年纪小,可心一点也不小,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话才刚说完,尧清就呛了一口粥。

咦,夫人?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是!本仙女是……”

“咳咳……”陈淮安干咳两声,板着脸严肃道:“大抵是你们太闲了吧?告诉管家多给你找点事做!”

“哎呀夫人,奴婢下次再也不瞎说大实话了!奴婢知错!奴婢这就去找管家!”小侍女一脸惶恐的样子,转身跑开却阴笑个不停。

哎呀呀天知道,她们家主子好不容易带了个姑娘回来,搞了半天却从管家口里知道还不是夫人。主子的心都快路人皆知了,却又不行动,让她们这下面的人好心焦,管家都吩咐好多次要在姑娘面前多夸主子的好了……

“陈大啊,”尧清从被呛的恐惧中挣脱出来,“我说我来这都好多天了吧……”

“嗯。”陈淮安继续一本正经的研究棋盘。

“你是不是给我找点事做了然后放了我啊……我一个神仙老在凡间不好,你放了我呢,以后你回天了我肯定感谢你的真的!以后天庭有事我罩你,你绝对不用担心我报复你的真的!”

尧清吧啦吧啦的说着,然少年一直头也没抬一下,让她很是尴尬。

“嘿,少年!”尧清伸出手敲敲棋盘,棋子被她震散开脱离了原来的位置。

陈淮安终于抬起头来了,“我没什么要你做的。”

“……”所以你是猴子请来逗我玩的吧?!你知不知道大圣消失好多年了都!我们不能真诚点吗?

“我没骗你。”陈淮安依旧一本正经。

“嗬——呼——”尧清深呼吸,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动手。良久,她用她自以为最和善的表情和语调问:“淮安啊,你知不知道我是神仙?”

陈淮安抬眼,眼神仿佛尧清傻了一样,“知道。”

“你相信我?”

“嗯。”

“那你为什么要困着我?”

“你会跑。”

“那你为什么怕我跑?”

陈淮安低头沉默了会,再抬头时眼里柔情似水,“你说呢?”

“……”如果我知道我大概就不会让你说了……

尧清认真的看了一下这如芝兰玉树般的人,叹了口气,“咦,无趣!”

“其实,若你不知晓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的……”

“那你倒是说啊!”尧清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我也是神仙……”

咦,知道了嘛,就说哪里有凡人那么聪明厉害嘛!不过,这样带记忆入凡世的难道不算违规?

“这样告诉你,是因为本尊想你知道,本尊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不仅是凡人陈淮安说的,也是同为神的本尊说的。”

陈淮安……不,这也许只是个皮囊,皮囊底下究竟是谁,她看不见理不出。

“三十三重天二品仙女尧清,主天下植物的灵,我愿以天地一方聘你为妃。我允许你与我平等的与我享有我所享有的一切,所有忠诚于我的人们都将同是你的臣。”

“………”

“我允许你迟疑,但不允许你不相信。”

尧清看看陈淮安,一脸的懵圈,“陈大,你没病吧……”

“你叫尧清,我要娶你。”少年人得目光如炬,没有丝毫躲闪。

“哈哈哈……陈大,你真的太搞笑了,虽然我总说我是仙女好像有点假的样子,不过你也没必要这么逗我吧。哈哈……”

陈淮安没有笑,沉默的看着她,好像老鹰看猎物一样。尧清突然觉得是真的。

“是真的。我知道有很多男仙觊觎你,不过我不一样。那么聪明的你,不是早就应该猜到了吗?”

尧清收住了笑,她同样严肃了,碧绿色的眼珠只盯着陈淮安,那样子好像要把他盯出一朵花来。

“仙子所寻,正是本尊。”

“啊……原来是你——”尧清大惊,“果然啊果然,我说四海八荒三十三天哪个人那么卑鄙恶毒!”

陈淮安的脸色瞬间不好了,但风度依旧。

“果然你就是仙界万把年才出一个的变态希有是吧?!害我一次还不够吗你?害人还可以举一反三吗?”

“我是希有不假,但我,从未想过害你。”

“好啊,那你…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给我下索心链?!”

陈淮安略微思忱,“那不是害你,我只是想留住你,你是我活着万把年来唯一的不想要却出现了,想要了又得不到的东西。”

真过分!尧清一把将棋盘推到地上,“这就是你变相囚禁我的理由?!我才不是东西!”

陈淮安,不,是希有,看着尧清气冲冲远去的背影,心里认真思考,他,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良善之人。说:

原谅我的死直甜不起来——真的对不起大家了……

虽然糖发不成,但是陈淮安的身份出来了,尧清的身份也要出来了……

大故事大时代要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