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06 00:22:24   字数:2224字

大雪铺天盖地的飘下来,一片片晶晶莹莹地好似轻盈的羽毛,在风雪里缓步慢行倒也不失为一种浪漫。

司命立在半空之中,风雪飘过的时候,轻轻在他身上停留,却不融化,好似他人并不在这里。但是一袭白衣飘飘,风尘轻舞的他,已然是融入了大雪的风景里。

“阿姐,我等了好多年啊,你终于找到了吗……”

此刻希有看着那塌掉的山,在厚重的风雪的遮挡下,一切都变得不大清晰,唯一肯定的是刚才的一切已经被大雪覆盖。

希有叹一口气,突然觉得牙很疼。

“尊主,风雪消散了味道,此时灵气乱流,臣下不能准确找到仙子的所在。”

“知道她现在如何么?”

“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

“嗯,走吧。”希有裹紧了身上的羽衣斗篷,背对着断山向反方向走去。

“走?你要走?”独孤语气里带着诧异。

“她应该已经没事了吧,她不会想见到我的。你也别等了,她不会来了。”

雪花还是轻轻的飘,很快下了细密的一层,遮住了希有离去的脚步。

时间在悄悄的流逝,这一方天空,始终有着两个人,一个独孤清颜,一个苍梧。前者不知道后者的存在,后者不屑于前者的存在。静静的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着各自想等的那个人。

尧清觉得很冷……咦……真奇怪……她一个神仙,有什么好冷的?哎呀……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她在哪儿啊……

尧清爬起来,想抻抻灰,但是手在接触到衣服的那一瞬间,居然直接化作虚无穿过去了,可把尧清吓了一大跳!

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疑惑的望望手,又疑惑的望望四周。明明都是一片漆黑的,可她出奇的能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扇门,出于好奇,尧清伸手轻轻地推开了。

推开的那一瞬,刺眼的亮光瞬间充斥了她的眼球,刺得她生疼。疼痛很快消失,眼睛又恢复正常。

她能看见四周的世界,青山绿水,白云飘荡。一群可爱的孩子聚在平坦的草地上,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孩子里有很大的一个声音叫着,“阿姐,阿姐,我们今天去抓鱼吧!”

尧清很想知道这里是哪里,她跑过去,站在孩子们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其中的一个孩子,“嘿,小可爱!”

咦,手居然穿过去了,她根本完全无法接触到他们,他说的话,这些人好像也没有听到。

哎哟我的天呐!尧清心里简直有一万匹马在狂奔……她举起她的手来看,当然看得见形状!看得见色彩!然而遗憾的是,透过这支胳膊了,又有一方天地,绿绿的草地和远方的青山。

吓人!郁闷!简直倒霉!

他看得见这群孩子,可他们却看不见她。是不是说她会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可怕了!她才不要!

孩子堆里,突然有一个人抬起头来,目光和她的交汇,那个孩子冲她微微一笑。尧清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所有人里唯一能看见她的,而是因为这个孩子本身。她生得粉雕玉琢的,同样长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这是一双和她多么相像的眼睛啊!

孩子好像看懂了他的惊诧,对着她的笑里带了一丝狡黠。一转身,就带着小伙伴们跑向远方。

画面一转,又是一道门。这次她没有推,可是门自己开了。一阵短暂的白光闪现,四周的画面清晰起来。一个女子披战甲,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把剑,剑尖还滴着鲜红的血。她同她对面的人说:“认输吧,不过是睡个几百年而已。”

那人呵呵一笑,转手就将锋利的剑插矢插入自己的胸膛。女子的背影在那一刻显得分外萧索,她的眼睛里落下一颗滚烫的泪水。这次尧清看清楚了,那个女子不只是碧绿色的眼睛和她相像,更像的,是同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

一道又一道的门在尧清的面前打开,她的情绪从最初同那个与她想像的人感同身受,到慢慢无视,直到最后彻底漠然。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她已经大致明白了,与她相像的那个人就是她。

大概这就是它的记忆城,每一道门背后都有它的故事,她的记忆。难怪从前以为自己是棵树的时候没有传承记忆,原来她根本不是一棵树……

尧清终于从她的意识里挣脱出来,身体有些麻木,有些僵。大概是睡了很久……哪怕是仙身都承受不住了吧……

活动活动手,灵力在四肢里游动。索心链解了呀……不多时,身体就恢复了灵活。打量四周,又是黑黢黢的一片。使了一个火球术,周围立刻光亮起来。

她身体被卡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头顶的一方是天空,是一块山石撑起来的,她出不去。嗯……不对……她是神仙,哪里能出不去呢。

记忆城里所有的所有,连接起来,就成了她伤痛的过往。极致善良而被彻底伤害的背后,她心里开始住进了一个恶魔。从前良善助人为乐的她叫做伏辛,那么现在,满怀仇恨需要发泄的她继续叫做尧清。

不知道三十三层天上的各位,准备好承受她的怒火了吗?

崔丽雪山的天一如既往的飘着雪,算算日子,已经快要半年了吧。独孤清颜撑着一把竹节伞,拎着一壶酒,静静的站在雪山前。

这天依然和往日一样的平静,司命也已经在这里守了半年了。虽然时光过得有些无聊了,但是只要能这样守在她的面前,无聊也不算什么。

期间希有也来过一次,当然也知道尧清在这雪山底下修养。北溟的少东家,已经恢复了仙身,看得出是非常的拼的了。既然是仙身嘛,自然要与司命来一番较量。只是两个人都很有分寸,没搞出太大动静来。

希有当然没有司命闲,待了不多时确定尧清的平安就走了。

天空里一如往日的飘着雪,看了半年的雪景,实在是不觉得有什么特色。

“咔嚓……咔……咔…嚓……”

平静的山坳里终于传出了响动,深腹被尧清施法形成一个通道,就像闲庭散步,尧清从山腹里走出来。

司命看着那张一如既往的脸,就如多年前一样,平和又带着点骄傲。他降下云头,站在她的面前,就像手足无措的少年。

尧清自然是看到他了,可还没等他说什么,召了一朵祥云,自顾飞走了。她不知道要对他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那便不说了。

各人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路,缘法中有别,道路不尽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