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良善之人。   更新时间: 2017-12-05 01:10:38   字数:2098字

这段日子的天宫里较之以前要安静些,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但有上头的人兜着,他们下面的人也不会太当回事儿。不过今日,天空里的安静彻底的被打破了!

“娘娘!娘娘不好了!天宫里来了个凶狠的妖怪!”

“仙君!仙君不得了了!魔族那边来人了!”

“……”

一霎时各种谣言纷起,说什么的都有。然而作为故事的中心,谣言的主角,尧清是无奈。剑已经收起来了,不过既然是来找人,哦不!找整个天界的晦气的,随他们怎么说她都不怕!反而闹得越大越好,不揪几个老乌龟出来宰了,怎么咽得下心里这口气?

原本安静的天宫里,因为,这个所谓的妖怪的闯入,变得乱起来。仙仆仙侍们到处跑,想找个避难所,然后实在又找不到个好去处,只能在天空里漫无目的的四蹿。

于是更乱起来!

有路过的认识她的小仙仆,从她身边跑过去又折回来,“清子姐姐,有妖怪来了!别愣着了!快跑吧!”

“哦。”尧清不咸不淡的应着。然而小仙仆并没有这样就了结,直接拉着她开始跑。

“等等!”尧清一声大喝,“他们是不是说妖怪会打人?”

小仙仆稍迟疑,点头。

“他们是不是说妖怪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

小仙仆再稍迟疑,点头。

“哦,那不好意思,那我可能就是你们口中说的妖怪本人了。”尧清这样说着,面不改色,仿佛在跟他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小仙仆又是一点头,半晌才反应过来,指着尧清也是半天一个“你你你”你不出名堂来!

尧清冲他微微一笑,“你想去哪边?”

小仙仆颤颤巍巍的伸着手往西边指,尧清对着他又是一笑,一脚把他往西边儿踢,顺便送他一程嘛!

小仙仆被踢得既不远也不重,于是乎不多时,天宫里就传遍了尧清是妖怪这句话。

……

尧清呢,别人知道了她是谁自然会来找她,所以她倒是既不慌嘛也不害怕。慢悠慢晃的继续走啊,就等不怕死的人赶着上前来。

再说景留天那块,苍梧已经自己回了天。他知道嘛,不管是伏辛还是尧清,其实都是一个人,都不是善茬。

坐在景留天悠闲的喝着茶的他,在听见天宫里以讹传的讹以后便知道是她来了。这么高调,和以前还真是不一样呢!听说她把宫里的仙官仙侍们踢下去了好多………真是剽悍啊……

“凤兮凤兮归故乡啦,遨游四海求其凰啊,三尺长剑嘞,斩不尽啊相思情缠,那逆了苍天,踏破了碧落黄泉,苍苍茫茫啊九州大地里,旷野千里无边无际………”

苍梧轻声哼着这首歌,这是多前少年前唱的啦……好像他想到了什么,哼着哼着又突然一顿,“我亲爱的姐姐啊,阿辛还是尧清?欢迎回家啦!”

嘴角蓄着春风般的笑,拎了一壶酒,拿了块点心,不慌不慢的走出去。好似外边闹的天翻地覆的,完全和他没毛病。

尧清嬉笑着蹲在墙头,看着密密麻麻围了四周一圈的天兵天将,“真给我面子啊……”

“尧清,月前玉帝罚你在凡间轮回百年,如今百年之期未至,你是私自返天,还犯下如此大事,该当何罪?!”

“呵呵。”尧清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无罪!”

尧清扫视四周,眸子里满是轻蔑,“哪里蹦出来的狗随便乱叫?!在人堆里藏头露尾的,没什么真本事的鼠辈,敢不敢出来大声说?天庭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当下,被蔑视的天兵们,自然是受不起桀骜的态度,一堆人哄然而上!天宫里生活了千年的尧清,自然知道这天兵大多不是什么好鸟,手下更是没有轻重,再不是那种轻飘飘的把人踢走的态度了。

她还没有兵器还没有亮出来,然而完全用不着!到底是腥风血雨里生出来的,那些脓包的天兵在她手里走不过一个回合。

单手撸了他们的兵器,借力一扫,立马倒下了一大片。啧,真没用啊。

在尧清果断削了一大片天兵之后,神仙们才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这个平时很乖顺机灵的姑娘居然要反了他?!这怎么可以!

当了一辈子和事佬的药老君又蹦出来了,乐呵呵的说,准备去劝劝,年轻人嘛,血气方刚,容易冲动!

等真到了尧清面前的时候,开始劝小姑娘放下屠刀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没有资格,仙仆、天兵也是打今儿起才意识到,药老君的那张脸,简直可以是变幻无穷的。

作为目前天界里最资历最老的神仙之一,药老君说穿了就是个炼丹药的,但活了那么多年的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厉害手段的。打从他们进天宫起,就没有看过药老君吃过谁的瘪,都基本把他当做座上宾,毕竟仙丹还是个好宝贝啊。

可是那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指着药老君的鼻子,“太荇,那么多年没有见了,上次见我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我请你在碧波天吃茶吧?”

老君惊得下巴都快落到地上,手里拿着的一把纸扇也掉了下去没了声响。良久,老君终于规规矩矩的站好,规规矩矩的同尧清轻施了个礼,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了。就这么走了?一群天兵天将风中凌乱了。

他们只觉得尧清可怕,连老君也治不了她了!可是尧清看着来时风风火火,去时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看到药老君,心里突然又是一阵悲悯。

当年终于成了当年了,我们谁也回不去了。

明明老君都已经那样走了,却又因为是他一言不发,所以天兵天将都未曾散去,尧清依旧被他们团团围住。

余怒未消,必要迁怒。打作一团,惨被蹂躏!至于具体为什么怒,就不得而知了。

尧清的下手开始没了顾忌,谁说神仙就一定不会死了?她这一刀下去可以插到人家的仙骨,结束人的仙生。又一刀插人的命脉,结果人家的性命。

有什么迷住了她的眼,杀得越来越狠连路过的空里泛着淡淡的血腥味。直到意识到没工夫再跟那些蝼蚁玩,想到她还有她应该要做的事方才停手。可还站着的已经没几个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